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拍手叫好的背后(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表白的话

离开老家已有几年,虽然有时并未刻意打听,但我们也能从别人透露的消息中获悉老家那些乡人的境况。

那晚,远在湖南老家的好友在和老公视频聊天时,告诉我们夫妻一个消息,那个姓张的男人得了尿毒症,一只眼睛已经瞎了。

老公听到好友告诉他这个消息后,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幸灾乐祸,笑着说:“那家伙终于也沦落到这田地了,活该!”

对于老公说这样听起来显得极不人道的话,我并不反感,就连我本人在获悉这个消息后,也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心里没有丝毫的怜悯、惋惜,反倒是感觉很解气。

我想,那个男人如今应该猖狂不起了吧?再也不能仗势欺人了吧?他是否会在夜深人静时,回忆他这充满戾气的大半生呢?他是否会想起那些被他欺凌过的弱势群体呢?

不管张某是否还记得,反正,我是不会忘记多年前那件曾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的往事的。

那天上午,老公出去干活了,只有我一人在自家开的小超市照看生意。

就在我亳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张某一行人开着小车直奔我家而来。他们一下车后就把我家挂猪肉的铁钩,连同猪肉一并取下来,以我家涉嫌出售不合格猪肉为由,对我进行了道貌岸然的说教和带恐吓性质的警告,然后没收了二十来斤我们正准备出售的猪肉。

看着他们扬长而去,我很无奈,只得打电话告诉我老公。

老公知道后气愤不已,想找姓张的讨个说法,于是在家门口旁边的公路上专门等候,又去别家售卖猪肉的小店“打劫”的张某一行人返回。

张某长得牛高马大,满脸横肉,双目透着凶光,让他人一看就知此人绝非善类。我早就听乡亲们说过,此人脾气暴躁,为人凶狠,年轻时就因打架犯法而蹲过监狱,出来后死性不改,依然在老家横行霸道,不可一世,让众人敢怒不敢言。

也不知他通过什么手段获得了一定权势,镇里让他和一帮混混成立了肉食稽查组,负责监管全镇的生猪屠宰,猪肉检验和出售。

他就这样轻轻松松垄断了全镇的猪肉市场,由他的手下和合伙人宰杀生猪,然后强行要全镇售卖猪肉的经营户购买他们屠宰场的猪肉。

他虽然名义上是肉食稽查组的头头,貌似能起到监管肉食安全的作用,而事实上他的屠宰场宰杀的猪多是病猪,猪肉挂在肉钩上,摆在肉案上,让人远远看去就感觉挺怪异,让购肉者心里不踏实。很多售卖猪肉的经营户从张某的屠宰场把猪肉进回去后,大半天都卖不了几斤,剩下的猪肉不是变臭了,就是肉的颜色越来越难看,越发难卖出去,几番折腾后,只能是自认倒霉。

这样一来,大伙只能偷偷地到相邻的镇上去购进猪肉来出售。我们家在张某的屠宰场经历几次亏本生意后,也和别人一起去邻镇购进肉质更好、价格更适中的猪肉。

张某得知此事后,气急败坏地他和一帮人到处没收经营户在邻镇进的猪肉。

那天,他在获悉我老公也是他嘴里所说的不老实的人后,直接开车到我们店里搞所谓的突击检查。

老公也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从来不会任人搓揉,他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他觉得张某没收我们店里的经过邻镇检验部门检验后,显示合格的猪肉,只是一种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粗暴行为,他要和张某说道说道,从他手里要回被没收的猪肉。

当张某开着车正快要经过我家门口时,老公朝他招手示意,请他停车。老公的话还没说完,张某就在车里开始恶声恶气地骂人了。

老公问他怎么无缘无故就骂人,张某依然恶狠狠地、带着挑衅的口吻说:“我今天不但要骂你,还要打死你。”说完,他就把车停下,快速从后座拿起一根又长又结实的铁棍,径直朝老公奔来。

老公没料到这家伙这么蛮横不讲理,他虽然对其人的猖狂早有耳闻,但传闻毕竟只是听说而已,没有亲身感受,所以当时并没有如临大敌的感觉。他做梦也没料到张某还没等自己开口讨说法,就来这让人措不及防的一招想致自己于死地,这样的凶狠,野蛮,果真是名不虚传!

老公很快就明白了张某是想给自己来个下马威,想教训自己,他也不是怕事的,他随即快速跑到屋里拿了砍肉的刀来自卫。

老公身材瘦小,凭体格而言,他远不是牛高马大的张某的对手,若与张较劲,似乎不太占优势,但他极灵活,善于躲闪,一旦看准了时机,出手同样快而狠。更要命的是,谁若是挑战了他的容忍底线,他也会拿命相搏。

我清楚情况危急,如果不尽快把两人拉开,让他们尽快息怒,后果将不堪设想。一旦双方干起来了,也许我的老公会被那个以凶狠著称、毫无人性的家伙打个半死不活,然后让我们这种无权无势的弱者只能吃哑巴亏;也许我老公会在双方的打斗中侥幸占上风,给张某来几刀,让他尝到苦头;也许两人的过激行为会导致两败俱伤,两人都将为自己的冲动付出惨重代价。

我同时也清楚,如果我老公被那个家伙伤害致残,那将是家庭的更大不幸,这对本不富裕的家来说,将是雪上加霜。如果我老公暂时占了上风,没让那个家伙捞到便宜,以张某这个人的个性、德行而言,我可以断定他会在过后对我们家展开疯狂报复,这同样会让我们不得安宁。

这两种结果都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我们也承受不了任何打击,何况,我那年少的孩子也需要一个安宁的成长环境。

想到这些,我只得拼命拉住我的老公,并大声骂他,让他保持清醒。

值得庆幸的是,那天刚好有一些邻居也在场,都极力劝说张某和我老公都别冲动。有几个与张某挺熟的人拉住了张某,我则和另外几个拉住了我老公。

不知道张某当时是不是见有多位熟人极力劝自己,才让他的火气渐渐变小,还是见我老公手里拿了锋利无比的砍刀,并且亳不畏惧,大有要与自己拼命的决心,才让他渐渐变怂了,张某只是在骂了我老公几句后,就转身上车,然后开车离开了。

被我死死拉住的老公没能追上去和张某较真,但他一直为自己的尊严受到如此糟践,却未能出一口恶气,而心有不甘。事后,他还骂我是胆小鬼……

老公到底是光明磊落的人,他并没有因为不甘心而在心里酝酿报复大计,也未经常向人提及那次经历,对这件事,他似乎不再耿耿于怀。而张某,这个让众人只能在私下里憎恨的强盗流氓般的中年男人,倒是也没再来我家寻衅滋事。

这件事虽然已过去了多年,但每当我想起那惊魂一幕时,依然让我心有余悸。

我想,如果那天没有那些乡亲在场,或者他们即便在场也袖手旁观,不为双方极力解围,那结果会是怎样的呢?

我不敢细想!

嚣张跋扈的张某,多年来未曾遇到他人教训与惩罚,未曾应验“恶人自有恶人磨”的古话,似乎挺幸运;但老天有眼,不会让他得到善终,让他还不到六十岁就得了尿毒症,并且让他的一只眼失明。这真是大快人心啊!

我估计那些曾受到他欺凌的人们在得知这一消息后,都会拍手叫好!

松原哪家癫痫医院最好怎样才能减少拉莫三嗪的副作用丙戊酸钠片和丙戊酸钠缓释片的效果是一样的吗北京癫痫病哪里能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