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母亲的糊涂面(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茶艺

前些年,我在镇上买了房子,曾几次动员耄耋之年的母亲也搬来居住,她怕连累我们,却执意不肯,我放心不下,一有空,便回老家看看。

一到家,就看到满头白发的母亲,正坐在缝纫机前忙碌着,这让我既高兴又心疼。看到我回来了,母亲就一脸高兴的样子,急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招呼我坐下,便张罗着中午饭了。一咋眼功夫,一锅香喷喷的糊涂面就做好了。母亲最了解我了,糊涂面是我的最爱。

记得我十五岁生日那天,母亲就问我:“今天过生日,想吃点啥?”我说:“糊涂面”。于是,母亲便特意做了一锅的糊涂面。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我一下喝了三大碗,真过瘾!当时只觉得,唯有母亲做的糊涂面,才是天下最好的美味。望着一锅饭所剩不多的糊涂面,父亲、母亲还有姐姐,每人都是只喝了半碗。母亲的眼角含着泪花,不知是高兴,还是伤心。坐在灶台前的父亲,沉重的叹道:“唉,看来娃子整天都忍着饥呀!”

在那缺吃少穿的艰苦岁月里,白面就显得异常金贵,往往是家里来客人了,才能做上一顿像样的面条饭。等客人一走,剩下的清汤寡水,姊妹几个争抢着喝,那锅底也被收拾的跟舔过一样干净。也只有糊涂面耐饥。那时的糊涂面,是在清汤锅里,煮上一些厚墩墩的土豆片儿,再搅拌一碗玉米面糊,倒进锅里,看上去,稠腾腾的样子,最后才在锅里下少许面条,放点青菜。辣椒也不沾油,用烧火钳夹住干辣椒,放到炉膛里烧焦,趁热放到石蒜臼里捣碎,撒到锅里,一锅喝热气腾腾,花红柳绿的糊涂面,就算做成了。

吃完糊涂面,锅底总会留下一些锅巴,吃起来又香又顶饥。这时,一家小孩你争我抢,往嘴里塞。兄弟们常因为争锅巴,战争迭起。

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不用再担心温饱问题了。各种各样的辅食营养品,走上了人们的餐桌。然而,走出大山的栾川人,哪怕是在外头一日三餐大鱼大肉,满汉全席,都抵挡不住一碗家乡的糊涂面,对自己的那份深深的诱惑。

妈在,家就在,家里有妈,家才有味道。一碗妈妈做的糊涂面,唤醒多少游子对家的期盼!

天津哪家癫痫医院好呢癫痫病患者饮食注意事项癫痫患者寿命长吗郑州哪家羊癫疯医院治疗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