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丹枫】 小小的月饼(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多媒体写作

“乳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睡起秋色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

上周满街的人还都穿着长裙体恤,周五的一场雨,秋就这样猝不及防的突然降临,加完班,走在有些凉意的街头,一片梧桐叶飘落在我的肩头,转身、回眸,一声清脆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老师,是你吗?我好想你呀……”

一个高我一头,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扑进我的怀里,声音有些哽咽,我的鼻子酸酸的,看到她眼底的雾气,我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乖,我也想你呀,很想很想……”我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吸了吸鼻子。

扑入我怀抱的是卿浅,四年级插进我班的孩子。那是暑假过后,开学第二天,上午第一节课后,卿浅的父母来办公室找我,拿着一张入班通知,看着他们身后没跟孩子,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站起来边说边往外走:“我和孩子见个面。”我疾走几步,避开办公室其他同事的目光,在走廊尽头站定:“有什么需要单独和我说的,就说给我听吧。这里没人可以听到我们的话。”我真诚开口。

“我家卿浅,先天接受能力差,不瞒你说,期末考试数学才32分,英语也不及格,在原班倒数第一,她的原班主任建议孩子留级。”

“嗯,我明白。孩子呢?”我疑惑。

从转向台走上来一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子,透过厚厚的镜片,胆怯从她的眼里如流水般泻出来。看到我,她用手玩弄着衣角,狠狠地咬着唇,一开口说话,满是苦涩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一串泪水滑过眼睑,滑过脸颊,滑过脖颈,痛楚的表情扎着我的心。我伸出手,轻轻的为女孩擦干泪水,抚摸着她瘦削的背脊:“乖,别哭。”

“我不知道我会留级。”

“留级是好事呀,老天爷为了送一个天使给我,挑了好些年。”

“老师——”卿浅抬起头,忘着我的眼睛,眼里闪过一丝亮光。

“你说的是真的?”

“我从不骗人。”说着,我像老朋友一样拉起她的手,向她父母摆摆手,“孩子我收下了,你们放心就好。”

走进教室,看卿浅那胆小的样子,没敢让她自我介绍,我越俎代庖。

接下来发生的许多事都让我大跌眼镜,语文上的生字不会写,数学上的计算总是错,英语上的单词根本不会读……最糟糕的是说话老带着哭腔,像受尽了委屈的小媳妇。

私下里,和卿浅一次次谈心,课余,一点点帮卿浅补课,做得不好的试卷,除了我和她,秘不示人,她的点滴进步,我都放大了夸。

卿浅的妈妈打来电话:“孩子太喜欢这个班了,对我说,这个班的同学们不欺负人,学习上有不会的,不管问谁,都乐意帮助她。从来没人喊她‘小笨猪’,她开心极了,再也不抗拒家庭作业了,每天放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做作业,就是做不对,也很认真。”卿浅妈妈的话让我很欣慰。

有一次作文,《写写我的班级》,卿浅在文中写:我喜欢这个班,我在这个班里,不再压抑,很快乐。老师一次也没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骂我,说我榆木疙瘩,讽刺我白脸木糊虫,那些滴血的往事没了。在这个班,老师很在乎我,被老师重视的感觉真好,老师会轻轻抚我的背,会轻轻牵我的手,我的老师是天底下最亲的老师。同学们也不喊我‘笨猪’‘白吃’‘第一’这些让我恨不得钻进地缝的外号,我感到安心……

卿浅变了,变的活泼自信,主动做值日,主动学习,再也不眼神空洞的像个木偶一样呆坐着,慢慢的,卿浅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说话也不带哭腔了。

去年中秋节,卿浅特意到烘焙房,亲手做了月饼送给我。打开红色包装盒的那一刻,心里充满了甜蜜,我的小花,终于开了。

白底碎花的包装纸里,躺着焦黄色的小月饼,月饼在盒子里朝我微笑。

今天,在这个有雨的秋夜。一点凉意也没有,心里暖暖的,抱着卿浅仍然瘦弱的身体,那小小的月饼蓦然出现在眼前。

癫痫病治疗中医靠谱么?儿童癫痫存在具体的病因有什么济南治疗小儿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