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心灵】又见炊烟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都市言情
无破坏:无 阅读:1928发表时间:2014-04-17 17:23:05 (一)又见炊烟   又见炊烟,浓浓的乡味气息扑鼻而来,雾霭下的炊烟又勾勒起多少年少过往,忽近忽远。   总有一种情结是和家乡有关,茅草房屋顶的缝隙里袅袅而升的炊烟,总飘着浓浓的乡味。飘雨的日子,当炊烟升起时,雨,似乎慢慢地识趣地停了下来,即便是寒风逼仄,也能感受到一番暖意随之而至。有炊烟而起的囱,贴地而起,那是故乡的根,是乡村飘逸的灵魂和最纯真的气息。   小时候,看着炊烟渴望着远方,长大后,炊烟成了最想靠近的故乡情愁。   似乎再难遍寻类似贴墙边,简单用石块垒成的烟囱,周边还都留着出气的缝隙,一旦开火煮饭炒菜,除了囱顶周围还有迎风而起的炊烟。最远的儿时印象,能做起一个像样的烟囱,对于当时来说,这样家庭相对而言是较为富有的,富有放在今天当然是远远不能相提并论了。有的是随便简单用几块砖堆砌而成,有的连烟囱的影子都没。因为用不着也用不起。   几乎家家是茅草房的岁月,低矮茅草房里的“厨房”,黑压压的烟油味,闻不出具体的味道,更多的是夹杂屋顶的柴草味。其实还不能用厨房定义当时起火煮饭的地方,有叫做“宙前”,不知道在老人家的理解中包括哪些,但若用厨房来涵括的话,里面的各种装备远远不够。反倒是用三块砖头架起的灶台到处可见,俗称“三脚灶”,根本也不用专门的引烟装置。三脚架起的灶台,四周都冒烟,一次煮饭,满屋起烟,偶尔熏的眼泪直冒不说,长时间下来,房子里面四周围墙到屋顶一片漆黑。有时碰上湿冷天气,生火不易熄火又是常有的,生火时刷火柴都刷到来气,熄火又来得快,若直接用嘴吹风起火,必然是烟灰满脸都是,那时候盛行的是用竹竿空筒做成的“火炊”,成了最舒心的伙伴,一熄火就拿起“火炊”,鼓足气猛地一吹,火苗也跟着红碳噗嗤起火。   原始又贴地气的生火煮饭,在如今的煤油电时代,已慢慢地销声匿迹,而不远走的还在故乡。无碍又无妨,无声又无息,奢华的社会烦扰,褪不去它依旧满目尘埃的外衣。炊烟在升时,是舒展着一幅无瑕美妙画卷,是奏响的一曲和谐篇章,是薪火相传的万家灯火弥漫,是萦绕着游子的梦呓乡语。   谁家屋顶又冒烟了?不是纵火灾情,而是下厨生火煮饭的炊烟。冬季的炊烟,显得有些瘦弱,凌乱无序的摇摆看不出终飘往哪方,而在冰冷有雨的季节里,冲淡了寒意,厚重了思念。炊烟直上时,涌心头的乡愁便也接踵而至。而对于故乡,即便是在村子里,要好好看一次炊烟缕缕飘荡的样子也不易。   早晨的炊烟起得早去的快,农忙时,赶着地里的活多,大人们赶着凌晨三四点就起床,匆匆忙忙简单煮个饭,炒个菜,未见炊烟,已见做好的饭菜。中午,碰上阳光狠晒的天气,晴空里的炊烟也难以看得有模有样,更何况,若在夏天时分,农忙时节,中午哪来得了时间生火煮饭,早上的一餐和中午,甚至和下午的都搁在了一块煮。下午的炊烟更难得一见了,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农人生活,一进家门,天色已暗,即便生火,也难以分出是烟还是雾。碰巧赶上细雨纷飘,遇到农闲或者天气原因无法下田干活时,更甚是哪家亲朋好友来访,不待黄昏天黑便生火煮饭时,也许就能有幸好好地看看,安静的孤烟断断续续地扶摇而上的样子,近距离的吮吸着浓浓的乡土气息。   依依墟里烟,暧暧远人村。炊烟吹老了岁月,作别了年幼的时光,再也吹不出那份质朴和纯真。风吹烟淡,继而渐渐远去,还没散去的余烟,还蜷缩在烟囱顶,随风而去,终究盘旋而上,如果飞走,散去,是否飞往家乡的方向。   又见炊烟,又见到了家乡熟悉的样子。漂浮上空的炊烟,原来是那么的亲切、自然而谙熟。又见炊烟,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      (二)默爱   辍学,也在他身上发生了,不得已地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心爱的校园。不停地回头望,默念那些校园日子,这是一次无声的告别,他知道,也许再也没机会坐在课堂里认真听讲了。   强忍着泪水,他知道,可爱的同学们,美丽的校园,已经远去,回到家,最近的是爸妈憔悴的身影,放下心爱的书本,但放不下至亲至近的亲情。没有多余的话,他说,爸妈我回来了。在旁的母亲侧过身,小心地擦着眼角的泪水。放好从学校带回的书本、衣服、床单、被子……他试图着让自己忙活起来,不想让父母看到他的失落,却,找不到任何可以下手的活。   三人静坐着,还是他打破了沉静,爸妈,没事的,反正也快毕业了,你看邻居的小强也没毕业现在一样过得很好,照样也能赚钱,再说了,有机会读到现在我也很满足了。他嘴角轻轻癫痫需要用的药物有哪些上扬,父母还是沉默不语。   不善言表的父亲到一旁抽起了闷烟,许久,母亲说了一句,你爸兄弟那头托人给你找了份工,你明天去试试,不管怎么样,你要记得要谢过人家,我们没钱读书,但也不能让人瞧不起,你要好好干。父亲转过头说,读书,我尽力了,以后还有没有书读,靠你自己了。泪水,他再也忍不住了,脑里浮现着学校的点点滴滴让他无法释怀,他深深地点了点头,但他没有一点责怪父母的意思。   此刻,他心十堰治癫痫病最好方法里明白,父母满头的白发,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是为他而愁思苦想的,父母微驼的背和沟壑明显般的皱纹,有多少个春夏秋冬是为他而辛苦劳作的,父母简陋的衣裳和无油下锅的饭菜,有多少是为他而节省的。他不敢有丝毫的埋怨,他只有感恩。   一大早,母亲帮他整理好出行的行李,一夜无眠的他,显得有些疲惫,出门时父亲没有出来送他,母亲一再叮嘱,不懂就要问,累点苦点,也没俺家耕田种地累,要勤快,别让人瞧不起……母亲,似乎在这个时候有着跟儿子说不完的话。泛着泪花的双眼,母子俩对视着,望着远去的背影,母亲潸然泪下,父亲慢悠悠地走了出来,说了句,走了吧?然后叹叹了气,咱儿是块读书的料,可惜啊!   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城市的繁华让他一下手足无措,琳琅满目更是让他应接不暇,踏入这片陌生的土地,他有点惊惶有点茫然,更多了一份失落,他还想着如果他能读大学,也许就能在这座城市里好好读了。坐上公交,广播里播着站台的名字,XX大学站,他兴奋,那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那所大学吗?他盯着车窗外,XX大学,几个大字,还有气势磅礴的校门,他呆住了,无限的遐想,无数个校园生活的画面,在他脑海里浮现。广播里播着下个站名时,就像公交车不断前行一样把他拉回了现实。   车已到站,他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岁月的飞逝,家里的拮据,沉重的负担,让他终究不敢再想求学的路。   再走这座城市时,没有了初来时的陌生,却始终没有归属感,他想着老去的父母,他却也从来没想过在这里扎根。儿时的同学、玩伴们,有的考上了大学,每每进入大学校园时,他总是在感慨和羡慕,渐渐的他也懂得了,校园生活对自己来说已经很遥远了。别人羡慕他能赚钱了,他却嫉妒着别人可以坐在教室听课,可以搂着书本看书。他爱看书,却再找不到那份属于校园的纯真。   夜深人静,灯火依旧亮着,斜倚着床头,不愿入睡,孩提时的大学梦,他再也不提起,家那头,白发苍苍的父母亲,他在忧心牵挂着。想想已经好多年没回家了,路途的遥远,来回的车费将会是父母一年的开支,他不忍心,他不舍得,把攒下的钱都寄给回了家。   那年春节,他终于下定决心回家了,电话那头父母劝说家里没什么事就在那边跟着工友们过年,过年干活也能多赚点,但这次他不依了。回家的欲望,跟着他匆匆的脚步回到了家。看着父母依旧简陋的衣服、依然破旧的茅草房,还有简单又隔夜的饭菜,他惊呆了,他的节省就为父母能过得好点,可一如往昔的寒酸,没有任何改观。他问问了父母,怎么回事,父亲没有作答,拿起旱烟杠抽起了闷烟。   母亲,在他面前,再一次流泪。   孩子,钱都还放着,我们从没动过,我们改造房子那些都是骗你的,钱,你爸说,留着给你继续读书,读大学。   他怔怔地站着,任凭泪水肆意地流。 共武汉中医院可以治疗癫痫吗 301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