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野丁香(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言情

(一)

四月以来,一种淡紫色的花把整个王母宫山裹在怀抱里。像是一个的女人,环绕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温馨着他、烦腻着他,也依赖着、缠绕着他。看是一帧风景,更像是一个故事,乃至是一种想象……

山裹在花的怀里,男人裹在女人的怀里,都是能让人落泪的美好。

她是自个从石头缝里长出来的藤蔓上绽放的。一开就野了性子,一丛连着一丛;一开就无挂无碍,忘情忘我。植物也好,人也好,长到忘我忘情,活到汪洋恣肆,也算是抵达一种境界了。

她开得柔情似水,也开得个性——只开在与她情意相投的这一架山上,决不去其相邻的另一座山踩一个脚印;她纵情美丽,却决不匍匐在行人的脚畔任其攀折;她高高在上,站在地面的你绝对够不着她,仰望是你表达爱慕的唯一方式。

她还由着性子香。花香并不浓郁,轻悄悄飘过来,钻进你的鼻子,慢慢浸入你的肺腑。“清晨,露重,露是它的味道。傍晚,风起,风是它的味道。阳光遍洒,阳光是它的味道。若逢上下雨,雨还是它的味道。”“你走时,花香追着你走。你坐下时,花香趴在你的膝上。你站起时,花香就停在你的肩上。不经意间,你的一颗心,也被它染香了。”丁立梅如是说。我感觉就是这种淡紫色花的魂魄,是她的味道。

她是一种野生的灌木花。野生,就是为着拆除藩篱重建美好而来的,有动人心魂的力量,像烈风中奔跑的马,风驰电掣,哒哒有声。像草书,随心随性,笔走龙蛇。野生是一种大格局。格局大的东西,才气象万千。就像这漫山的花,一夜间纵情地开放。就像西王母,在荒野蛮钝的时代,她庇佑众生、追逐爱情,用博大母爱、以宽广的情怀,把自己恣意成了一朵母亲花。

泾川地处黄土高原中部,沟壑山体以土质居多,坡势多平缓,植被基本上是人工林。唯王母宫山与众不同,它是石胎石骨,山体自然呈金字塔形状,较为险峻,山上植被也多是自生自长的。山因西王母而得名,山顶端坐着西王母和东王公大殿,山体内孕有北魏时开凿的佛教石窟,石窟外洞内窟。外洞是三层禅洞,从二层禅洞起架三层飞檐楼阁,与石窟浑然一体。春末夏初,飞阁掩映在花丛中,像隐没在紫云堆里,随风而动,半遮真容,若隐若现,极具禅意。

二层飞檐的木柱上镶刻有三幅对联,其中一副曰:“日转星移蟠桃让与野桃红,冬尽春始瑶草变成芳草绿。”我每次经过、每次驻足,被这一红一绿,一让一变所吸引、所感动。也为一种野性的率真、大胆的展现、恣意的抢占所震撼。野桃、芳草,芳草、野桃,这极具放任与自由,散发着浪漫与生机,也透露个性和恣肆的景象,与耸立的王母宫、西王母的传说、淡紫色的渲染一瞬间成为了一种狂野的交响。

我好多次徘徊在王母宫山脚下,远远看山花;我在山下的小路上一趟趟走过,绕到距离花最近的地方;我也会选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仰望。牵了魂又够不着的东西,爱恋的最佳方式便是仰望了。

我在王母宫山脚下欣赏生命葳蕤的野花,也在仰望为王、为母、为女人的西王母。

野花年年盛开,尊贵、祥和、美丽的西王母也在她子民的心中永远盛开如花。

(二)

和很多人争议过这种淡紫色野花的名字。

庄浪县有座紫荆山,山上的花像它,因此喊过它紫荆。它的花色、形状跟公园里的紫丁香一个模样,又喊过它丁香。公园里丁香的叶子心形,叶片较大,它的叶却窄小。比对来比对去,总是定不了性。

五一假期我去田家沟风景区,路过兰家山村时看到它又开满远处的一架小山,停车,寻通往它的路。

一农户门前站立的大嫂说:“它年年开,总是开的那么野,也不知道叫啥名,也没人能走到花跟前。花在山洼石头缝里开,又在山腰,够不着的。”告诉我要想看清楚点,得进到沟里往山跟前绕。

路边,一位老大爷坐在小方凳上晒太阳。

我走过去打听。

他看一眼远山,说:“林僰子啊!”

“为什么只那一座山上有?你看,旁边的山上怎么一僰都没呢?”我追问。

“那座山上有个庙,有庙宇的地方才有林僰子。”

“花是什么时候就有的?是野生的吧?”

“我小的时候山上就开这样的花,老辈人说是旧社会庙里的居士们栽的。也没人管过,却一年赛一年泼辣。真邪性!”老人笑呵呵跟我攀谈。

原来,这花儿跟神仙还沾亲带故呢,怪不得如此清灵秀美。

再回望那座山,顿时觉得那已经不是一簇簇的山花,而是朵朵紫色的祥云了。已经看不见她的喧闹,远远望去,感受到的只有一种安静了。

“开得那么野!”“真邪性!”想起这两句话,我心里一震。

从此,我便执拗地喊它野丁香了。

(三)

“丁香—— 丁香—— 这野丫头,疯哪儿去了?”

邻居王婶的女儿叫丁香,和我同龄。王婶喊丁香赶鸡娃上架,喊丁香折黄花菜、拔猪草。丁香看我,吐一下舌头,使眼色示意我别出声。我俩于是偷偷溜远一些,在村口的一棵大核桃树下打沙包、踢毽子,玩到天色黑尽。

“丁香—— 丁香—— 野哪儿去了?”王婶总长一声短一声地唤。小伙伴们就高一声低一声喊她:“野——丁香,野——丁香”,她便四处抓我们,样子挺横,落在伙伴身上的拳头却是轻的。

后来,我去城市里上学,丁香在田地里劳作。我假期回家后常找她玩,她每次都送我自己绣的鞋垫,鞋垫上的丁香花绣的像活的一样,丁香是村里有名的巧姑娘。再后来,我和丁香都嫁人了,基本上失去了联系。

有一次下乡入户,我意外地走进了丁香的家。丁香在院子里剥玉米,见我突然到来,她拉我的手,左看看、右看看,欢喜不尽。我握紧丁香的手,她的手粗糙得都有点咯我,我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丁香老气多了,但面色红润,眼神炯炯,走路噔噔有劲,健旺的像一棵野生的树。

“丁香——野——丁香——”我扯长声学小时候喊她,她咯咯咯笑,笑弯了腰。

丁香忙碌着要擀长面给我吃。难得相聚,我也舍不得离开。我俩在厨房里边忙活边拉家常。丁香说家里养了二十头猪,苹果园正在盛果期,一年下来小日子还算殷实。菜和粮食是自个种的,够吃。人总不闲着,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一年就过去了…… 记得一位哲人说过:快乐的时光是飞快的,痛苦的时间是漫长的。看见丁香的幸福与开心,我由衷的替她高兴。也被她的简单、知足和率真所感染。说话间她两个虎头虎脑的儿子来捣乱,被丁香操着擀面杖给轰跑了。

看着她红红的脸膛、灿烂的笑容,还有那件普通的花布衣衫,一口气吃了两碗她做的手工面,我觉得味道是那样的纯正、绵长和清爽……

离开丁香家时,我被打扮成了山货贩子——两长串干红辣椒、好几个塑料袋手里提,里面是干黄花菜干葫芦条,还有丁香刚从菜园子里割回的韭菜拔来的葱。

看山上的野丁香泼辣辣地开放,我就想起曾经跟我一担萝卜不零卖的“野丁香”,再看那花,更觉得亲切,止不住老想去亲近它。

(四)

三年前春天的一个周末,几个朋友相约春游。车子在村路上慢行,我们在车内欢声笑语。不知是谁惊呼起来:“哇,那座山太漂亮了!”我们一看,是一座开满野丁香的山,于是急忙停车,大家大呼小叫着向满山的野丁香跑去。

一路丁香,丁香一路。我们被遍野的野丁香引向了山的深处。

路转峰回,不远处,在丁香丛中点缀着几户人家。寂寂山谷、淡淡紫云、袅袅炊烟,多美的一副图景!同伴们不再喧闹,静静的在曲折的山路上行进,只能听见照相机咔嚓咔嚓的声响。

我们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农户门前。

拴在门口的狗冲我们狂叫着。吱呀一声,门里出来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他跑过去抱住了狗的脖子,拍着狗的脑袋、捂着狗的嘴巴,狗立刻安静下来。小男孩陌生而又好奇的打量我们。

他奶奶很和善,招呼我们进去喝水,又端了小木凳让我们坐着歇歇脚。随意攀谈,才知道男孩的爸妈都去外地打工,已经两年时间没有回来了。家里只有他们祖孙二人。

小男孩还没有上学,名字叫笑笑,。可我很少看到他笑,总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样。为了和笑笑消除陌生感、逗他开心,我变着法儿给他拍照,并让他看自己可爱的模样。笑笑很快和我亲近了,拉着我在门前的石头边、杏树旁、土堆上。

在一丛丁香前,我说,笑笑和阿姨一块照张吧。我蹲下身,揽着站在旁边的笑笑,笑笑羞涩的笑了。

要下山了,我对笑笑说:“喜欢哪张照片,阿姨洗好后给你送来。”笑笑在相机里翻了翻,指着和我在丁香树下合照的那张,不语。我看看笑笑,再看看我们两人的合影,砰然心动。我紧紧地抱住笑笑,在他耳边轻轻问:想妈妈了?笑笑不语,可眼泪骨碌碌地流了下来……

一路丁香,丁香一路。下山时,我们静悄悄的。

频频回头。泥墙青瓦木门,在丁香丛中。那一老一少,也在丁香丛中。

(五)

春风过处,野丁香如期绽放,仍旧野着性子,漫山遍野地恣肆着。

前段时间,突然落了一场雪。早开的花遭遇寒流颇为凄惨。油菜花倒伏,牡丹花凋谢,碧桃花面如土色,可只有野丁香精神还是那么足。我在王母宫山下走,它的清香始终萦绕在我的左右。

野丁香生于旷野、长在险处、经历风雨,却年年盛开、年年旺盛、年年繁衍。

感受着这岁岁的花香不由的想起了野丫头,想必她家的果树也开花了吧!

远望着这漫山的野丁香常常想起笑笑,想必他应该长高了、上学了吧?

河北有正规治疗癫痫的医院吗长春去专业的癫痫病医院癫痫发作一定会口吐白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