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旅】出差淮安,揽收名胜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文化,是一种传承,更需要发扬光大。我们走在前人搭建的路基上,不要肆意破坏、诋毁、侮辱、恶心它;拓宽、修缮、延伸或衍生,加厚才是重塑经典的必经之路。创作不易,再创作更难,坚守一份执念,珍惜拥有,才能更好前行。 (一)淮安咫尺,久负盛名   一路风尘,从东莞飞往淮安,与H同事会合。没说上两句话,就各自忙碌自个儿的领域。直到工厂员工下班,我们冒着零星细雨再次碰头。   餐桌上,H同事感慨:直到今天你们过来,我才好好吃了个饭。前面三四天一个人在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要么天气太热懒得出来,要么一个人点了餐也没胃口。总是随意地糊弄一下,算是把日子混过去了。听着低吟浅唱地倾诉,心不由地沉静了很多,伴着餐厅幽暗的灯光,每道菜都浮动了起来,挑哪一个都无比地亲切,像拎它们回家一样。感叹,一个女孩子在外奔波确实不易,安全第一,还要爱护自己身体,心理抚慰同样重要。   回到酒店,拿出手机,发现小舅在全民K歌上唱了一首吴奇隆的《祝你一路顺风》,顿感身在异乡,萌发一层淡淡地思念之情。继续翻阅微信朋友圈里的信息,看到自家孩子在暑假托班里的照片,才意识到这是他第一天被托管,不知是否习惯?能否像幼儿园里一样开心地学习、畅快地玩耍?午餐、午睡都还那么艰难吗?一种忧思,千万份不舍,让一个做父亲的人深深触动。   我不知道说什么,能够做点什么?打一个电话回去,恐怕吵醒他母子俩,深夜不归,徒增一份担忧。留一条信息权作解忧良策,自我安抚。纵然无回应,也可当作开机时的一点点惊喜,因为不曾忘记。   无可奈何,将《祝你一路顺风》再次点开,尽管不是原唱,但熟悉的嗓音仿佛是在与我对话,唱给我一个人听,丝丝游弋的情怀萦绕心中,一片温暖。虽说坐飞机忌讳“一路顺风”,因为它逆风飞行才安全。但也是一声祝福,就像老人们祈求平安,投掷硬币一样,只愿亲人们平安!何曾想到,要人去拆飞机检修呢?!   淮安,我来过多次了,以往都是在秋冬之季,四处落木萧条,一股干冷的气流窜流全身,让人不禁哆嗦回避。而今,正值仲夏,蝉声四起,枝繁叶茂,草地如茵,带丛墨绿,道路两旁的银杏树上挂满了果子。虽是烈日当空,炙烤得柏油路上闪闪发光,依然挡不住我要四处走走地愿望。寻找曾经和I同事拾掇过的拐枣,也叫万寿果,而今说起,周边所有人却不知其名,不闻其果。包括当地司机,从来没听过他们身边还有如此圣果,就像外地人不知道“金蝉子”这道久负盛名的江淮佳肴一样。   蒲菜,是这里地地道道农家口味儿,清汤嫩泫,几分惆怅,几分滑肠,淡淡地清香嚼着一声清脆,似大蒜却有了藕带的淡雅,像大葱却少了几许辛辣的粗犷。农家一般不愿轻易拿出来伺奉客人,就像湖南人或武功山人的地耳、崖耳一样,满载土地情怀。这是当地人的一份执念,一份骄傲。有幸吃到,万分感谢!   淮安不大,但名人辈出,真所谓人杰地灵,物华天宝。如今,周恩来当首屈一指,如雷贯耳。如果住在淮安宾馆,可以徒步寻去,穿过一条喧闹的大街,左拐进入甬道,在一处宁静的巷子里,看到一座青砖褐瓦拱型大门的老宅子,由邓小平亲笔题写“周恩来故居”红彤大字的匾额,进门便看到江泽民的题词,接着就是胡耀邦写的“全党楷模”四个大字。宅子依然保留旧时陈设模样,一口老井,几株古树,榆干挺拔伟岸,直指苍穹;观音柳苍老劲奇,有松柏之质、杨柳之态,坚韧而飘逸。一切陈列之物都透着古朴纯雅的气息,让人肃然起敬,一股英灵之气荡然回肠。   淮安人民怀念总理,全国人民同样爱戴人民公仆,世界人民更是敬仰这位人类的领袖。怀着无比崇敬地心情走出太阳的视线,进入泛了霓虹的街道,依然可以在脑际看见明清文人奋笔疾书,汉唐武将驰骋沙场。那宋人巾帼不让须眉,近现代史上名将显赫。不由得仰望星空,璀璨光芒,非同凡响。   入住神旺酒店,恰好着一处风景窗,放眼四顾,一汪银湖嵌在城市中央,四周高楼林立。宛如海洋之星躺在少女心房,仰望天幕,静卧大地,等待夜色亲临,和睡梦人一样静谧、安详。      (二)里运河文化长廊   酒店身后,一通光明。河水在灯光照耀下,粼光闪闪;两岸垂柳随风飘拂,轻舞翩翩。我们循着灯光,穿越弄巷,闲适处踱月光,几处转角,小河流淌。远处“中国银行”硕大的匾牌,是我们定位的方向;近观“金域华府”飘飞的幕帐,知道我们身在近旁。   小哥滴车,迂回萦绕,一会儿桥墩酒堡,一时文庙。终是进门,金色灿光,倒映成辉,将路旁的青石砖照得历史感尤重。迫不及待地举起手机将运河对岸,仿古建筑“咔嚓”几张靓照。感受河水带来的清凉,又不舍优柔的晚风从河面吹来,凭栏眺望。几处闲适,几家灯火,龙船淌过,寻它尽头,终是回头,才看见“里运河文化长廊”几个大字浮在拐角处的石墙上。若不是满街灯光召唤,古色古香,眩晕了双眼,恐怕再也不会回望那银白色的灯光字眼儿。   沿着运河一路慢行,不时驻足左边的古建筑,道家观宇,儒风雅居,青砖褐瓦,楼阁小窗。右边绿草如茵,带丛横生,雕塑林立,火树银花。斜脖子的刺槐,倒让我想起儿时的戏耍,那香郁的白花,成串儿地吐蕊,细嫩圆叶可作哨响,拍打成趣。   香煎包子,铜锣补件,立体塑像,让那时的民间生活一下子跳跃现实,照进思绪。我们不曾演戏,却似影中人。H同事打趣,来一笼香煎包子。那可是奢侈生活,普通老百姓恐怕是红薯做饭,芋头当餐。   最吸引人的地方当数灵塔高耸,灯火掩映,艺人忘我。急匆匆赶往前去,“国师塔”三个大字赫然醒目。塔为九层八面楼阁式建筑,高62米,为纪念玉琳法师享年62岁所建。玉琳法师,明末清初名僧,全称大觉普济能仁琇国师,于康熙十五年八月初十在淮安慈云庵跌坐圆寂。   通身透亮,每层檐牙白墙都是灿烂无比,灯光可人。像是炼炉里的钢铁赤诚,更有通灵碧玉般地无可挑剔。我们左右打量,无不折服于足下。邻有“鉴听”,艺人们忘我演奏,一曲“粉红佳人”在萨克斯的铜管中悠扬散出,缥缈在运河的烟波上,洒落于历史的天空下,星辰寂寥,夜色沉凝。   来回观顾,不曾离去,龙船静候,小桥岸头。好客人严阵以待,解说员端庄淑雅,一字一吐地给游客们介绍各处由来及相传故事。我们走到船尾,临窗而坐,小桌案前。总以一种仰望的视角,聆听述说,那里商埠,那儿有九龙柱。是啊,龙生九子,形态各异。石船再现昔日南巡,运河繁华,商旅中转。还有清江浦,那“浦”字一点的落处,解说员讲着古老故事,萦回胸中,水渡口的仁义,坝上淤积。   一座桥,锦绣山河。由此而上下,龙船回,灵塔望,水静而悠缓。夜衬托了灯火,加上一份昏黄的色调,涂抹了游客心情;灯火照耀了历史的天空,多了一些深邃,更显文化的浩瀚。三人行,不寂寞,垂柳两行,隔岸相望。   三两分钟,龙船与起始埠头擦肩而过,以为到了尽头,却没有靠岸的意思。继续前行,古闸留痕,近墩落存。现代科技不淹古人汗水,当下时风不没旧迹温婉。铭记了历史,方显今人之博怀。冥顽不灵,只能遵朱厚照之残缺,不似清皇南巡之伟岸,历史风云,几经揣度?   孩子走过的路,是教育;成人走过的路,是再教育。运河的水哺育了一代又一代江淮人,就像行人走过一波又一波岁月的书页,翻开一本又一本,记得的又能有几多?深入骨子里的印记,总是在不经意处露出灿烂的微笑,呈现自己,面向他人,面向世界。   而今,我不知道收获了多少,看见了什么?只是静静地感受过,天空的沉寂,灯火的璀璨,还有沿河微风的酥软。回想历史的烟波,滚滚东逝。   三人成行,岁月流河。农家别院,小河夹柳,桥跨两岸,风叶向荷,楼底有车,临水停泊。回到酒店,儒释道与外教恰如其分地融合,让这里运河文化如此丰腴而不显繁冗。      (三)吴承恩故居   淮安夏天的清晨,格外敞亮,焦灼的日光刺辣着双眼,再也无法赖床,想拖延也不能多睡一会儿。到早餐厅,人渐稀至,找了一处临窗雅座,静候伙伴,却被日头追着走,再也没能按捺住。退完酒店,时间尚早,正好途经河下古镇,顺道上访射阳仙居。于是,打铜巷,茶庵处,寻得西游圣地、吴承恩旧居。   广场不大,护城河依旧。站在老宅门前,拍照留念,也是对先贤的瞻望与敬仰。穿过门厅,一张故居的全景地图铺展眼前。我们按照指引,先到客厅书房及住房,无一不透露着明清古建筑的气息,满纸沧桑的字迹让人难以想象如此浩瀚的文墨在旧时文人的研磨下,竟如此熠熠生辉。   一联“青山绿水千载香,锦绣华堂百世荣”将他一生的丰功伟绩标榜于大厅前,让后世敬仰不止。我们沿着书房小径穿过石窟水洼,来到他的住处,那里陈列了他为父母撰写的铭文及沈坤父母的墓志铭石碑。还有出土的半截棺木,那是他自己的柩木,所幸被吴姓后人留存,不然课桌凳处再难寻觅。   而最让我耳目一新的是在吴承恩诞生地,用现代科技还原了他创作时的情景,那3D效果逼真,情节合乎常理。一会儿伏案疾书,一会儿端坐冥思,不时从旁边蹦出西游故事里的人物来,与作者倾情对话。有时吴承恩也手舞足蹈地比划拳脚,这可爱之景由少年演变至青年,再到暮庚。春去秋来,服色渐深,胡髭飘然,几经风雪,行至残岁,那一世的沧桑轮回,让多少光华为此不寂寞?   此间展厅的右前角,突然看到胡适的《中国章回小说考证》和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并排陈列,都翻开至《西游记》论述的页面。看来只要是谈及中国小说,都避不开吴承恩及他的作品。这是里程碑式巅峰,不得不提及,还要浓墨重彩。   《西游记》不是他一个人的,更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世界遗产。在吴承恩故居,我们还参观了玄奘大师纪念堂。那佛龛神像后,便是他翻译的《心经》全文,正好印证那苦行的一生。   绕过松风轩,经过小尘世,来到了船舫。兴致勃勃地登上阁楼,那陡峭的木制楼梯咯吱作响,狭小逼仄,像一处瞭望台,却又极具人情味儿地观望山上小亭、水中游鱼。浮萍中,绿意盎然,小亭里,对弈凝神。六角亭外翠竹丛生,坡下有石,石刻神灵。云深不知处,假山之东,有轩名曰“醉墨斋”,其联:轻松遮胜境,翠柏绕仙居。   从醉墨斋往回走,抵达灵根石,那一处便是书中美猴王孙悟空的诞生之地。也就进入猴戏馆,那承载了中华猴戏艺术的数代演义,舞台即人生。包括章氏五代,其实是四代人。其曾祖父章挺椿,活猴章享誉乡里;祖父章益生,赛活猴才把“猴王世家”的桂冠摘回家;父亲章宗义,六龄童承接父亲的“老闸大戏院”并发扬光大,后誉为“南猴王”,伯父章宗信,七龄童也同台出演老生角色,人称“神童老生”;二哥章金星,小六龄童三岁即随浙江绍剧团演出并师从父亲六龄童、伯父七龄童,猴戏尤为出名,八岁成为绍剧正式演员,十六岁因罹患白血病去世,人称戏曲小神童;章金莱,六小龄童,国家一级演员,饰演82版《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堪称经典。一门五位猴戏大师,真不愧“猴王世家”。   在震撼的家族面前,我们深深触动,犹如一口老井,甘甜而透凉。汲水处,一木桶,柔绳百结,千锤百炼方能运力如神。猴戏,不是章家一人,南北名流荟萃。郑法祥、盖叫天、张翼鹏、郭玉昆、章宗义、小玉桂卿、严庆谷、赵国华、王金柱、杨少春、丁伯禄、郝振基、杨小楼、李万春、李少春、王鸣仲、董文华、厉慧良、李元春、李光、张四全、刘喜亮等都曾出色地演绎过。   《西游记》更需要发扬光大。我们走在前人搭建的路基上,不要肆意破坏、诋毁、侮辱、恶心它;拓宽、修缮、延伸或衍生,加厚才是重塑经典的必经之路。创作不易,再创作更难,坚守一份执念,珍惜拥有,才能更好前行。 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专业武汉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好哈尔滨哪的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河北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