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江南有丽水(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故事

浙江丽水,古称处州。

明代《名胜志》记载:“隋开皇九年,处士星见于分野,因置处州。”可见,古人给某地命名,甚为庄重,常以天上的星宿来指配州郡。

时间浩荡,处州之名长达1400多年。其间也几易其名,如括州、括苍、莲都等,均不长,最终更回处州。

处州之名颇有意蕴,《晋书•隐逸传》有言:“初,月犯少微,少微一名处士星,占者以隐士当之。”处士与隐士相类,皆是远离庙堂,闲居江湖。这处州自建郡以来,该有多少处士隐于秀山丽水之间,吟唐诗,唱宋词,听元曲,任明清的月光穿过松枝竹叶,洒于青衫,滴入酒觞。

现名丽水,本为古县名,也有千年的历史。源于城北有丽阳山,山后有灵溪,城中有瓯江,城外有好溪、飞云江、灵江、交溪水系,所以名如其实。丽水之名富有质感,读其名,便有涓涓溪流泛着银光,于深山幽谷中泠泠作响。

处州气度沉稳,底蕴深厚;丽水气韵生动,如诗如画。两个名称内外兼备,恰好是这块吴越之地的魅力所在!

美景如美人,养在深闺,花颜老去人未识,终究是憾事!所幸,美人自有才人赏。

东晋的谢灵运来了。这个在仕途上不懂权术的文人,却慬得把玩山水,一不小心,竟开创了中国文学史上的山水诗派。他踏上了丽水石门洞,“美人竟不来,阳阿徒晞发。”想必景色太撩人,又没有美人同游共赏。一溪清水如鉴,兀自流淌。他呆呆地看着水中的自己,沾满俗世的尘泥和污垢。立刻散发洗濯,然后悠悠然倒在山南晴暖的阳光下,晒晒头发,也晒晒发霉的心情!

唐代的李白来了。丽水之行,就是为了追寻他的偶像谢灵运的足迹。同样官道逼狭,同样心往辽阔,同样踏上石门洞,“缙云川谷难,石门最可观。”两百多年的时光,无法阻挡两个同一气息的灵魂相遇。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谢公屐”铿锵有力的足音曾在这里清晰地响起!他年的野花,依然蓬勃地开满山溪之畔,生生不息!

宋代的王安石、陆游、范成大、李之仪来了……

2018年的最后一个秋日,我正在丽水,奔赴一场突如其来的堰遇。

这场堰遇有种天作之合的意味。本来和几个友人乘上出租车,前往云和梯田。行出不久,有当地朋友告知,景区这几天休园。正不知如何是好,司机笑言,不如你们去古堰画乡吧,顺路,很快就到了。

得知古堰即通济堰,我喜出望外。1500年的古堰边曾走过多少过客,皆如尘散。今日意外相遇,这漫长光阴中的刹那,也该是上天的恩赐。

下车步行,先入画乡。前方是一条江滨古街,清末建筑,长不过五百来米,却曾经是此地最繁华的古商贸街。现今,成为油画之乡。是“丽水巴比松画院”所在地,“在水一方”美术写生创作基地。

正午时分,我们沿着青石板路,随意而行。游人稀落,年轻的美术生背倚着黄褐色的木楼,安静地作画。街道两侧的灯笼、瓦缸、竹椅、石凳、门槛是安静的,店铺里的油画、木雕、蜜蜡、青瓷、素衣是安静的,阳光也是安静的,懒懒地在紫藤上挂着,在金橘上伏着,在绿苔上卧着,一动不动。这古街原本就是一幅色调明亮的画,有着巴比松般简单而自然的写实风格。

走出街口,眼前突然像一把打开的扇面:高云、远山、碧水、行舟、渡口、古樟、垂柳……景色远近相宜,层次分明。有人说这是八百里瓯江最瑰丽的一段,果不其然!

从古渡口入船,江平波静,身心俱轻,不知不觉间已达古堰景区。上岸,却觉得十分阴凉。只见七八棵高大粗壮的樟树,仰天而立。上空布满繁枝碎叶,遮天蔽日。下方一条小河,水面绿如云烟。得知这是千年的古樟树群时,顿生敬畏之心。举头仰望良久,竟有些恍惚,我该不会是这古老的枝杈上的一片叶,今生落于凡尘!

徜徉在鹅卵石小径,两旁翠竹夹立。老树掩映下的文昌阁,白墙黑瓦的古村落,高大庄严的贞节牌楼,引人遐想的青瓷古窑址,死而复生的舍利树,观堰楼边的司马石像……无不散发着古朴而悠远的气息。

还有文化长廊里那些气息犹存的名字,王褆、汤显祖、范成大等人。这些名字的主人曾先后生活在此地,或乘兴泛舟,寻幽探胜;或月下小酌,吟诗作对;或终日奔劳,励精图治……也曾久久地驻足于河岸,苦苦思索如何建造、如何维修、如何疏理通济堰。而今,他们的背影早已消失在遥远的历史深处,名字却和通济堰一起活下来,滔滔江水般,不绝。

我们登上望堰亭。通济堰尽在眼底,石坝,呈弧拱形,格局不大,远没有都江堰等四大水利工程的气象和声名。可是,它有世界水利工程技术史上最早的拱形堰坝,以及世界首创的水上立交桥。竹枝状渠道水利灌溉系统,使整个下流平原三万余亩农田得以旱涝保收。

千年之水,昼夜不息地流经它的身体,温顺、狂躁、抑或咆哮,通济堰岿然不动,只是平静地引水、分流、排沙、蓄泄……

它是隐居避世的处士,任世界风起浪涌,波澜不惊,以平静的姿态守护着一方水土,守护着干百年来人们共同的夙愿——风调雨顺。人世间最坚韧而永久的事物,往往充满平静的力量。

四周静寂,古堰、堤岸、芦苇、泥土、老樟、青山,沉默不语!

我端坐在这个秋天最后的午后,像一片飘浮不定的叶,安静地落下来,也沉默不语!

翌日,立冬。

细雨霏霏中,我们一行四人来到南明山,确切地说是追寻。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早就耳闻南明山百步有墨迹,千步有诗词。今日是目睹,更是心游。

我们拾级而上,雨中山道有些打滑。正小心前行,忽见道旁一面红色旌旗,在微风中摇曳。上书清代处州太守陈璚“葛翁仙去也,何处觅丹砂。虹断石梁瀑,莺留山洞花”等诗句。抬头一望,山上雨雾蒙蒙,袅袅如烟,还真有仙气缭绕之感。

葛翁,即东晋道教学者、医学家葛洪,据说曾隐居在南明山炼丹。仁寿寺后有口古井,为他炼丹取水所用,故名“葛井”。云阁崖还留下他的墨迹“灵崇”,笔法古朴苍劲,是南明山摩崖石刻中年代最早的一处。

也许是时间太早又下雨的缘故,山道上竟只有我们四人。难得于繁世中抽身而出,觅到如此清幽之境,欣喜不已!一友笑言,真不想下山了,要不在这隐居吧!

南明山之景,仿佛也是一个个高深的隐者。湖泊卧于山岙,亭寺藏于丛林,古迹匿于丹崖。

明秀湖卧于山岙,湖如其名,明澈而秀美。周围山石青黑,古木或苍翠,或金黄,影在一湖碧水里,红色的鱼儿游来游去,水色斑斓。雨点轻落,湖面散布着无数个圆圆的水圈。

南明山的亭多,我们所行之处有抱朴亭、漉雪亭、半云亭、松风亭、遐观亭、千里亭等,形态各异。这些亭很有特色,多被高大的树木遮蔽,隐而不见。当你攀爬石阶稍感腿酸脚乏时,抬眸处,必有一亭。此时看到,简直就是惊喜,恰好可以小憩片刻。最喜建于宋代的漉雪亭,背倚一片青林翠竹之中,檐角高翘,木色黎黑。坐在亭内,闭眼静听雨打竹叶之声,清寂而空灵。漉雪亭,好美的名字!偌干年前雪漫山野,月色竹影之下是否有个逍遥的处士,独自在此饮酒、赏月、听雪!

仁寿寺也掩映在繁茂的树林里。走上去,不见鸟雀,却闻幽鸣。后面的“葛井”看上去深藏不露,如沉默的口,保守着一个古老的不为人知的秘密。炼丹的大鼎早巳不知去向,那里面曾有赤红的火焰,绽放在南明山黑暗而寒冷的冬夜。葛洪捋着长髯,眯眼细思,他的内心也有一团火,炼丹修道,著书立说。仙丹没有延长封建贵族和王朝的寿命,到是他制作的药疗治了当代及后世的众多百姓,成为江湖上不朽的传说。他的著述,也成为后来不少道学家们内服的精神补药。

南明山的古迹主要在崖壁上。山上有个石门,上有“南明山”三个大字,为北宋大书画家米芾所题。进门便是半云亭,亭下一位清瘦老者正挥帚扫落叶,头也不抬,大有仙风道骨之气。我正愣怔间,右边传来同伴的大声惊呼,快来看!我疾步走去,只见上方一株老树黄叶纷飞,飘飘然若群蝶旋舞,极美!树下有个长达十数丈的石梁,横悬崖壁。梁上遍缀名人题刻,各有风格。梁下有印月池,泊着无数片叶舟。梁右侧也有不少摩崖石刻,有的被时间打磨得只剩模糊的印迹。

除此之外,山上的云阁崖、高阳洞的崖壁上还留有晋以来历朝名人的珍贵题刻,其中最著名的是葛洪、沈括和米芾的手迹。故而,南明山崖壁生辉,有诗曰“好借南明一片石,同垂名字照千春”。

中国古代文人雅士的胸怀之大,皆在笔下,并且善用大手笔。游历于自然景观绝胜处,一时性起,便以地为砚,水为墨,山为纸,自由放达的笔下纵横恣肆。点横竖钩间,诗词歌赋里,便有了水韵流动,便有了山骨铮铮。

我们到达山顶,俯瞰,南明山与丽水城隔江相望。我不可遏制地想起了李之仪,想起了他的那首爱情恋歌《卜算子》。宋熙宁六年的那个冬日,时年二十六岁的李子仪与好友沈括来到南明山。伫立山顶,轻风拂动着衣襟。他远望连绵不绝的瓯江水,眼睛里充满光亮。此时的他有比江水更壮阔的梦想,浩荡于胸!

多年以后,老之将至,他却接连遭遇官场失意,亲人离世,人生的船只搁浅在泥沙沉积的淤滩。那个绝色歌女杨姝,来得不早不迟,成了这个落魄文人无处可逃时的隐逸之处!爱情如江水,让李之仪几近干涸的心再次奔流,化作永不枯竭的诗句: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已近正午,扺挡不住饿意袭来,我们决定返回。

沿着山道而下,眼睛不再观景,耳朵却有了意外的收获。高处主要是鸟儿欢快地啁啾,听起来情绪热烈。中途多是蟋蟀嘶嘶而鸣,声音像风中的落叶,干涩而忧伤。秋老了,立冬了,这是它们唱给自己生命的挽歌。再往下走,雨比先前大了。所幸头顶大树荫庇,道上无须撑伞。临到山脚时,我们在抱朴亭歇息。听着雨落在亭上滴答作响,看着亭上楹联“仙鹤鸣丹井,孤亭卧玉龙”,思忖间,隐约传来汽车的喇叭声。蓦然一惊,竟有隔世之感!

山下,是烟火人间!

丽水城不大,也不繁华,市井生活像悠悠的瓯江水平缓地流淌着。和许多老城一样,饮食是地域文化最具体生动的记忆和表达。

丽水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是面馆,这在以米食为主的江南颇显另类。店门外摆着长案,有人走来,师傅也不招呼,自顾自地将手下的一张面皮,越擀越薄,越擀越大,越擀越圆。客人也不多言,报好碗数,就在里面候着。不久,一碗细长、柔韧、筋滑的面就端上来了,有人说当地叫爽面。

丽水最有名的是缙云烧饼,据传已有650余年的历史。如今,缙云烧饼已经走向全国各地。常常是个小小的店铺,没有华美的装潢,无须大声叫卖,一个土拙的桶炉,便烤制出焦黄酥香的美味。大隐隐于市,不管世间变化万千,它们是心远地自偏的处士,安守简易。

在丽水走街串巷,是汤女士为我们做向导。她来自丽水市云和县,个子小巧,步伐轻快,皮肤白晰细腻。最好听的是声音,像入口的缙云烧饼,又酥又脆,完全看不出已经五十多岁,简直可以做这片空气洁净的灵秀之地的形象大使。

我们相识于这次培训活动,本来还相约同拼房间,我却嫌条件不好,另谋住所。对于我的背信弃约,她毫不介意,还主动申请为我们当免费导游和司机,随叫随到。她的真诚、柔和,让任何拒绝都显得不合时宜,我们索性就安心地接受了。

加了微信后,翻她的朋友圈,有两张图片引起了我的注意。一是“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卡”,下面是汤女士的留言,“一把火烧了多可惜,留给需要的人多好。就怕我活的太久,身上的器官都没用了!”另一个是她拿着“无偿献血证”,笑得很动人。留言写道,拿着红本本的我是不是很年轻,很漂亮呀?我很少见到这个年纪的女人,笑起来像个可爱的孩子。

不求躯体完好,惟愿灵魂美丽。必须承认,这个小女人身上藏着我无法企及的人格魅力。她安静地生活在那个小县城里,有一天,像一朵小花安静地落下来。生于斯,隐于斯,生命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融入这片古老的土地里。

离开那天,早晨雨霁天晴,整个丽水城晾晒在温热的阳光下,与世无争。汤女士把我们送到车站,微笑着摆摆手,开着车走了。

喜欢这样淡然的离别,今生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来世愿我们都是一朵花,在丽水空旷的山野里,静静地开,静静地落!

青岛哪家癫痫病医院能够治病癫痫偏方效果怎么样郑州哪家医院癫痫病哈尔滨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