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的父亲(散文)_3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话语

小的时候,我和母亲在老家农村,父亲在外地工作。从我记事的时候,每年父亲回家也就几次,记得最清的是夏收和过年的时候,父亲就会回来。

我在努力地回忆记忆中第一次见到父亲的时候,到底还是没有想得起来。而记忆犹新的是在那个苦难的岁月里,每当知道天一亮父亲就会回来的那个晚上,我和母亲相拥在窑洞的炕上,母亲和我说话时明亮的眸子和我喜悦的心情。

父亲给人的印象谦逊温和,脸上总是常年带着笑容,路上碰见人先笑才打招呼,和人说话时总是笑眯眯的,从来不和别人争执什么,在同事中口碑很好。

父亲是爷爷的长子,身下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父亲的脾气没有跟爷爷,在他们姊妹里面唯有父亲的脾气最好。即使这样,父亲在我的叔父和姑姑心里就像爷爷的影子,家中什么事都要和父亲打招呼商量。父亲对爷爷奶奶很孝道,这也影响了父辈他们,我们家在村子里也算是大户人家,父亲和两个叔父都在外地工作,可他们都心系着老家,惦念着老人。爷爷奶奶健在的时候,每年总会接到城里住上一段时间,悉心照顾,敬尽孝心。

对父亲,我真说不出他一生中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我只记得,父亲年轻的时候是林建二师三团的电影放映员,我跟随父亲去过许多连队,无论父亲走到哪里,人们都像是期盼着亲人到来一样,电影队一进连队,小伙伴们就欢欣雀跃,和父亲相识的人都会亲切地喊他“小李子”,父亲总是乐呵呵地应着。

记得一个冬天,父亲和一个放映员叔叔开着拖拉机,拉着放映设备去一个叫马鹿的林场放映,一路上我们爷仨欢歌笑语,进入山口时,天上飘起了雪花,愈深入山中,雪下得愈大。一个拐弯处,拖拉机滑到了路边沟壕里,我和那位叔叔被抛到了山坡上,摔得我爬不起来,父亲没有在我大声嚎叫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而是先去拉起了那位叔叔,在知道他没事的时候才过来抱起我。天色渐晚,雪越下越大,感觉冷风像吹进了骨头缝子一样,冻得我直打哆嗦,父亲用他的皮袄裹住了我,渐渐的,我的身体暖和了起来,天黑时,林场的人们才赶过来把我们接了过去。吃饭的时候,没见到父亲,我急忙去找,发现他已酣睡了过去。当晚电影是那位叔叔放的,看完电影我睡觉的时候,父亲还在酣睡中。

那次的雪下了三天,出山的路被封了,我们就在林场呆了三天,而我的父亲也在林场睡了三天。那个时候太小,以为父亲是累了,后来才知道父亲是被冻坏了,从此落下了头疼的病。

父亲是三团出了名的神枪手,也是好猎手,他放电影的车上总是带着两杆枪,一杆七九式,一杆小口径,后来有了半自动,老七九就退役了。那个时候林场山上的猎物非常多,山鸡,野兔成群结队,马鹿,麝香,野猪数不胜数。父亲他们打猎的时候,他总是守仗者,其他三五个人进入林子吆仗,只要猎物被吆到狩猎者的仗口,总是逃不过父亲的枪口。当时的解放军报上就登载过一张父亲打猎时的照片,轰动了整个林建二师。

我和母亲来到父亲身边的时候,家里经常会有父亲打回的猎物,只是那个时候都不喜欢吃,大部分给了左邻右舍。最叫人发愁的是每个年前,父亲会叫上我去打猎,一个早晨会打到十几只山鸡和好几只野兔,我就像是一只猎犬,专门来回奔跑着拾捡父亲打到的猎物,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说心里话,我是不喜欢打猎,只是喜欢山鸡皮,父亲手很巧,会把山鸡皮囫囵地剥下来,我拿到农副产品收购站,一只公山鸡皮卖一元钱,一只母山鸡皮卖五角钱,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除过买书本作业本,还能买许多好吃的。父亲打猎的事,后来被爷爷知道了,爷爷对父亲说,打猎也是害命,父亲便上交了枪,从此不再打。

父亲喜欢下厨,做得一手好菜,平时家里来客人,父亲总是会笑嘻嘻地端出几个拿手菜,逢年过节的,糖醋里脊,油炸丸子,糖醋鱼,粉蒸肉,黄焖鸡,腐乳肉都是我们家宴的必备菜肴。

小的时候,父亲就教我写毛笔字,他写得一手好字,无论是毛笔,钢笔还是粉笔,三团的板报,林场的大幅标语都邀请父亲去写。父亲没有其他嗜好,不吸烟,很少喝酒,也不打麻将下棋,进入老年,父亲唯一的爱好就是教别人打太极拳,练太极剑,习练书法,无论天晴天阴,常年不怠。每次参加书画展获奖那一天,一定会做几个菜叫我们一小家回去吃。

前些日子,周末一天,母亲说家里做蒸鸡,叫我们都过去吃,这可是我平时最喜欢吃的,只是那天为点琐事心情不好,吃了一点,虽然没有给父母说,但他们明显是感觉到了。吃完饭后留在家里和父母说话,父亲给我讲,前几天他在电视上看到老演员谢芳讲到他和老伴在一起度过了六十五年,很少磕磕绊绊,主要是遵循了四个字,“谦和忍让”,这四个字对他启发很大,他这辈子做得很不够,有时候也和母亲磕磕碰碰,不为什么大事,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觉得很惭愧,从今以后,他要把这几个字书写装裱挂在桌前,作为座右铭。突然之间,我的心里就像是触电一样,眼睛有些潮湿,比比父亲,我做得何止不够。

父亲是一个内向的人,我青年时期,性格外向,脾气火爆,很像我爷爷的脾气。很多时候和父亲说话冲劲很大,父亲从没有当面责斥过我,记得一次不知道为了什么又一次顶撞了父亲,过了几天,我收到了一封父亲写给我的信,五六页子,信的后面提出了对我的十大劝告和期望,全文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十大劝告里面,第一条就是“脾气要忍,为人要谦虚”,还有要讲孝道,要敬业等等,直至今日,想起来还是叫我心冒虚汗,羞愧难当。

父亲很平凡,也很普通,他的生活里,除了平淡还是平淡,他和众多父亲一样,普通得就像一冽清泉,一碗老酒,一亩花田,一棵大树。

父亲的一生中,除了在岗时兢兢业业,默默无闻的地作,就是在家陪着母亲,很少出门。记得零几年父母说他们都老了还没有去过北京,我便和妹妹商量出资叫他们坐飞机去一趟北京,可他们还是坐了火车,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坐飞机,剩余的钱又还给了我们。回来后,父母都觉得这趟北京逛得不舒服,人生地疏,交流不便,没有尽兴。过了一段时间,老干局组织老干部去华东五省旅游,我便安排父母报团一起出去,这趟外出,同行都是老年人,又很熟悉,回来好一段时间后,父母还沉浸在这次旅游的欢乐之中,津津乐道地讲他们旅游中的所见所闻。零七零八年,我又相继带着父母去了云南广西,飞去飞回,圆了他们翱翔蓝天的夙愿。

有人说,父亲是山,父爱如山。我想说父亲是大树,父爱也如大树,从小的时候,这棵大树就为我们遮风挡雨,我们就在这棵大树的庇护下成长。父亲对于我们,犹如大树一样伟岸挺拔,父爱就如大树一样根深情长。

今天的父亲,已年过古稀,我也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对于父亲,我想说:我要像你一样做一棵大树,天晴时为你遮阳,下雨时,为你挡雨!

武汉市到哪看癫痫最好治疗癫痫的医院呢武汉靠谱的医院哪里能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