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故事】夏日的音符(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语录

有一种声音,是夏日的音符,是遥远的呼唤,无论在哪里,都会被它唤起一种乡情,一抹温暖,一丝眷恋……

最近,每个早晨,或者午后,还有黄昏,我总能听见它的叫声。它就是夏日的音符,拨动着心弦,低吟浅唱着岁月之歌。

它是布谷鸟。从远处飞来,在天空划过,扔下属于它的鸟语,又匆匆飞去。在它飞来飞去的时空里,有我深深地牵挂和回忆。

我不知道,布谷鸟的叫声算不算夏日最美的音符。但,那一声声“割麦种谷,割麦种谷”的叫声却清晰地穿透山谷的回音,在天空中回旋。随着布谷鸟的叫声,空洞的心渐渐丰盈,如麦子一样饱满。那些恍若隔世的往事就在布谷鸟的叫声里一点一点蔓延开来。

过去的岁月很苦。没有经历过的人不懂,也无从体会。更无法真切的明白,现在的美好生活来之不易,应该好好珍惜。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艰苦是一句空话,没有经历痛彻心扉地艰辛劳动,他们就不懂珍惜幸福生活。然而,那些远去的年代和生活,真切地存在生命里,久久难以忘记。

小满过后,小麦逐渐饱满,随着天气的炎热,气温的升高,那一望无垠的麦田,会在短短的半个月变黄,成熟,变成金灿灿的海洋。风吹麦浪,是小时候脑海里最美的画面,长着长长麦芒的麦子,随着风向,一波一波地翻滚着,一波比一波高,阳光下的麦子在风里奔跑。

芒种前后,割麦种豆。而芒种前,小满后,大家就开始准备农具,压场,赶集置办收麦子用的农具,挑选桑钗,购买草帽,买把新镰刀。集市上人山人海,大人孩子,如穿梭的鱼。我最喜欢爸爸从集市上归来,车把上挂着几顶新草帽,车篓里搁着几把新镰刀。镰刀亮锃锃的,草帽散发着干草的味道。我会飞快得跑过去,取下一顶戴在头上,转个圈,那感觉美滋滋的。有时候,爸爸会买一些好吃的,比如冰棍。虽然都有些化了,但吃到嘴里,依然凉凉的甜甜的,透彻心扉。我要拿镰刀玩,爸爸就会呵斥我,那个不许玩,割麦子用的!我伸伸舌头,扮个鬼脸,跑到妈妈身边,妈妈在大椿树下缝补编织袋,用来装麦子的。地上一团团小线团,烂布头,剪刀。妈妈密密麻麻地缝补着破损的洞洞,针线来回穿梭。缝缝补补的岁月,深深地烙在心底,连同母亲慈祥温柔的眼光和温暖的话语:“妞,别捣乱,去看书去。”

大椿树如一把大伞,散开的枝叶,遮挡住夏日炎热的阳光,树上知了不知疲倦的鸣唱着。日子简单质朴,却温馨。

压场,也要在芒种前。在固定的打麦场,先洒些水,铺上一层麦秸,套上驴,拉上石磙,一圈一圈压,直到场地平整光滑如镜子。后来,有了三轮手扶拖拉机,四轮拖拉机,驴拉石磙的场面就少了。随处可见的是,冒着油烟的拖拉机突突突的在打麦场转悠。

麦熟一晌。当麦子成熟以后,收割的号角就在镰刀下吹响。大人孩子齐上阵,麦田里,毒辣的太阳下,一个个人头攒动,人们挥汗如雨,戴着草帽,挥动着镰刀,一把一把收割。麦芒刺着脸,汗水不断。渴了就喝绿色军用壶带的白开水,饿了,就啃自家蒸的馒头。也有的,捡几穂还没熟透的小麦,在手心里反复搓,吹去麦皮,留下滚圆滚圆的麦子,放到嘴里嚼,嘴角留下麦子白色的汁液。累了,就地坐在田埂上。女人隔着地块,拉家常,说笑话。男人,上了年纪的,跑到地头的大树下,拿出旱烟袋,吧嗒吧嗒抽上几口。夏季炎热,天干物燥,男人们也是很小心的,不会在田地里抽烟。而这个时候,一声“冰棍,冰棍,卖冰棍了”的叫声,宛如清脆的歌声,让麦田地里瞬间清爽起来。又渴又累的孩子,兴高采烈地拿着爸爸妈妈给的几分钱,跑去买冰棍。

小麦收割以后,要拉到打麦场晾晒。那个年代,没有三轮车,更没有电动车,拖拉机都很少。大部分人家都是手拉架子车。麦子一捆一捆捆好,然后装到架子车上,从地头到地尾,从地尾到打麦场。那乡间小路上,一辆一辆麦车,如一座座移动的小山,而拉车的人,是我们可亲可敬的乡亲。

小麦到了打麦场,要晾晒,要摊开,要用最原始的方法来去掉麦秸,麦麸,碾压出小麦子。村子里多数人家都喂养牲口,驴,牛,都可以拉石磙碾压小麦。打麦场,人员沸腾,人们干劲十足,工具一应俱全。桑钗,扫把,耙子,木锨,筛子,编织袋,横七竖八的躺在打麦场。大人忙得不亦乐乎,被尘土弄得满脸灰扑扑的,用手不经意间抹把脸,就成了大花猫的样子。小孩子在麦秸堆里玩耍,打闹,柔软的麦秸,就像温柔的地毯,软绵绵的,就算摔倒了,也不会磕着碰着,淘气一点的孩子,还会在里面打滚……

碾压小麦,要一次次翻场,挑麦秸,需要人员比较多,一般情况下,都是几家人一起碾压小麦,各家各户轮着碾压。互帮互助,在那个贫瘠的岁月里,尤为突出。亲戚邻居,都宛若一家人,那份亲情乡情,如布谷鸟的叫声一样融在生命里。犹记得,姨姨家的几个哥哥,总是在天不亮的时候就来帮我家割麦子,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几个年纪小,只能在拉麦子的时候,捡拾地里的麦穗,或者帮奶奶把她烧的绿豆水用木棍抬着水壶送到打麦场。

岁月荏苒,时光如箭,时代在飞速前进。那石磙还在村子的角落里怀念过去的岁月,而镰刀割麦的景象,再也看不到,田地里取而代之的是大型收割机。科技带动生产力,剩余的劳动力都涌入了城市,田间地头,金灿灿的麦田边,让人多了几丝怀念和感慨。生活越来越好,就让我们记住曾经艰苦的岁月,用来珍惜幸福和美好。

远处,布谷鸟又在低吟浅唱“割麦种谷,割麦种谷……”这夏日的音符,拨动的是乡愁,是眷恋,是遥望,是牵挂,是祝福。异乡他地,聆听布谷鸟吹起的号角,仿佛看见那一波波金灿灿的麦浪从遥远的时光里翻滚而来……

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能够治好?青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有那些湖北哪家医院能治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