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天足新娘沈箐娥(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语录

自清末起,长沙女士首先向“裹足”恶习发起冲击,湖南成为中国女子放足运动中心。1903年沈菁莪与焦达峰成婚时,是湖南第一位天足新娘。沈菁莪的放足主张,为社会所公认,并颂扬她“年纪轻、有远见、有胆识,带头放足,自救救人,不愧为先知先觉人物,巾帼英雄!”

2015年清明节,我们邀约长沙市作协部分会员来浏阳龙伏镇,纪念辛亥革命元勋焦达峰,而我内心里一直想写他的夫人沈箐娥,许多英雄背后都有一位了不起的女人在扶持着,但是她却默默无闻。

我们幸运地见到了从长沙回来的焦复楚先生,他从未见过祖父母,却对他们的故事熟稔于心,退休后还多方考证、搜寻资料,送给我们主编出版的《焦达峰传》。

一、沈家大屋走出来的女子

焦达峰夫人沈菁莪(1887—1930),生于浏阳县绥和团春田里一个世代书香之家。我心里念想着这位不平凡的女子。我多次去她的娘家沈家大屋,沈家大屋是长沙地区现有建筑规模最大,保存较完整的晚清江南民居标本。

浏阳境内带冠有姓氏的大屋很多,其中保留下来且名气较大的有沈家大屋。焦达峰的妻子沈菁莪家族的气派,则保存在迄今仍在的沈家大屋之中。沈菁莪,就是从沈家大屋出来的大家闺秀。沈家大屋见证了沈菁莪这位湘女的淳朴善良,深明大义。辛亥革命时期,焦达峰成为沈家大屋师竹堂姑爷,他当年的居室和宣传革命的场所———师竹堂正厅,至今仍保存完好。焦达峰多次在此宣传反清思想,他穿着洋装,蓄着西式平头,提着留声机在沈家大屋宣传革命的场景,一直在当地传为美谈。

沈菁莪其祖父沈荣全,是浏阳有名的秀才,曾官任奉政大夫,藏书颇富,门首悬一“奉政大夫第”金字匾额。

其父沈寅谷(1861——1890),也是读书人,为人风度潇洒,秉性豁达,无意功名。能诗会文,擅长书法,字体秀拔,县内外漆板金字匾额、对联、招牌等,多出其手。处世开明和善,乐于济贫,交游甚广。家境小康,有祖业良田三十余亩,可收租谷百石,而其润笔收入,尚倍于年租。有人劝他捐官置田,他慨然说:“虚名不足为荣,田多末几是福,何况世变无常,富贵岂能长久!”其胸怀淡泊如此。可惜,只活到二十九岁,便与世长辞了。

其母亲焦詹兰(1862—1930)是焦达峰的表姑妈,是浏阳焦家桥秀才焦琴喈之女,琴喈出身世家,思想开明,倾向维新,曾参与修纂《浏阳县志》。

焦达峰夫人沈菁莪,出生于浏阳县绥和团春田里一个世代书香之家。菁莪资质聪慧,自幼半功半读;知书明理,能文会诗,颇有父亲遗风,达峰与菁莪原系表兄妹,达峰母与菁莪父乃属同胞兄妹,他们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小时候焦达峰经常跟随母亲到龙伏新开村的外婆家,两人经常在一起吟诗作对。焦达峰出上联:菁莪眉翠;沈菁莪即对下联:掬森手高。联首嵌两人之名,对得天衣无缝。九岁与焦达峰对对子,达峰出对:“菁莪眉翠”,她不假思索,立即应对:“掬森手高”。掬森,达峰字也。联首嵌两人之名,对得天衣无缝。这一童男童女的妙对,在当地流传至今。有一次舅妈笑着对焦达峰说:“把菁莪嫁给你,好吗?”焦达峰说:“好呀,但是菁莪要不包小脚。”沈菁莪也高兴地说:“包脚受罪,不包才好。”就这样定下了终身大事。

二、湖南第一位天足新娘

菁莪的不平凡在于十岁时就有了自己的主见,有了新思想。当时社会等级森严,男尊女卑,女婴被溺司空见惯。菁莪嫉恶如仇,对溺婴事,非常愤慨,1893年十岁的她写道:“人道何存溺女婴,呱呱坠地命归阴。世间多少不平事,女贱男尊最不平!”这显然是受了当时的维新运动影响。

菁莪的不平凡在于她敢当天足新娘,这在当时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

有一次焦达峰去外婆家找菁莪玩,看到表妹哭鼻子,舅妈在骂:“你不包脚,将来哪个小伙子会娶你?!”菁莪对此,深恶痛绝,决心抵制。达峰见状便劝说:“她不包就算了,本来包脚就残害妇女,非废除不可。”舅妈随口说:“那将来嫁给你算了。”达峰答道:“只要她保持天生的大脚,我一定娶她。”自此菁莪的亲人再没有要求她包脚。

但这桩不包脚的婚事,曾引起了一场风波。事情传开后,沈姓家族的守旧势力大加反对,族长沈少白和房长沈笏阶联袂登门问罪,百般指责菁莪,并威胁说:“不包脚是无法无天,如不改正,就要召开家族会议按族规从事。”年幼的菁莪,不仅不为威胁所屈,并理直气壮地反驳说:“不包脚,不仅不是无法无天,而是复兴圣人之道!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时代,哪有包脚的事情!这个恶习,只是晋朝以后的昏君才兴起来的,圣人复出,此种恶习必除!”,菁莪的外祖父焦琴喈,是浏阳著名的并具有维新思想的秀才,闻讯后,前往开导沈笏阶等说:“扬汤止沸,不如去火抽薪,我们一同前去拜望沈少白先生吧!”

焦琴喈义正词严地向沈少白进言:“妇女放足、合天理、顺人情,事在必行,本来一双健康的九寸天足,硬要强迫包成三寸金莲,折骨伤筋,日难行路,夜不安枕,妇女何辜,受此折磨!谁无母亲,试问良心,岂能安此!何况莪妹子所说不包脚是复兴圣人之道,不无道理。圣人以仁治天下,而包脚恶习,是昏君兴起的。后世君主,相率效尤,摧残妇女,莫此为甚,先生领袖名流,何以见不及此!不揣冒昧,直陈愚见,望先生赐教!”沈少白无言可答,一场风波,不了了之。此事在当地轰动一时,成为浏阳维新运动的一朵花絮。到1898年,放足一事,已引起社会人士普遍关注,维新志士谭嗣同、唐才常等倡导成立“不缠足会”。

三、患难夫妻见真情

1903年焦达峰创立会党机关于浏阳黄公桥黎家大屋,从事反清革命活动。一时谣言迭起,沈姓家族,因与焦姓联姻,深感不安,担心连累,以沈笏阶为首的沈姓人士,纷纷威胁菁莪,说:“焦达峰是乱臣贼子,能与他解除婚约,免受牵连,乃为上策。”菁莪不为所动,并大义凛然地予以拒绝。说:“表哥达峰,是有道德、有学问、有志气、有作为的血性男儿、说他是乱臣贼子、证据何在?说他杀人,决不可信。”后经黎尚姜、周海文向沈、焦双方家族巯通,并分析利害,主张及时举行婚礼,以转移视听,平息谣言,而安人心。几经波折,1903年农历三月便择日举行婚礼。他们就这样结为患难夫妻。

焦达峰为革命奔走,随时有杀身之祸时,就是沈菁莪这位天足新娘,力排众议,勇敢地与之成婚,并将“陪嫁”的那幢房子出让,将手上所有的金银首饰变卖,所得款项全额交给丈夫,资助达峰从事革命;一面又排除困难,投入长沙第一所女子学校——周南学习。

1906年春,焦达峰参与领导萍浏醴会党起义事败;清政府追捕甚急,为亡命日本求取川资,深夜潜行回家筹资。爱妻含泪取下手上两只戒指,交给达峰。达峰充满信心地说:“满奴正要抓我,不能在家停留。我在外,四海之内皆兄弟,满奴其奈我何?家里就让老爷子装着和我决裂,你回娘家吧,我们暂不能通信了,有机会找朋友捎口信给你。别着急,革命一定会成功的,成功了再见吧。”

四、菁莪改名为悲峰

1911年10月22日,长沙起义一举成功,焦达峰、陈作新被举为中华民国军政府湖南都督府正、副都督,次日就职。任职十天,即于31日,在湖南立宪派发动的血腥政变中惨遭杀害,时年二十五岁。

噩耗传来,正在欢欣鼓舞中的菁莪,悲痛万分,愤不欲生,含泪写下更名“悲峰”的诗如次:两字“悲峰”恸改名,遗篇展读泪盈襟;成仁起义兴邦事,忍死全孤继志心。

此后,菁莪一名,遂为“悲峰”二字取代了。悲峰者,“悲”“达峰”为国家民族之存亡以身殉也。1912年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对辛亥革命功臣授勋,追赠焦达峰为中华民国开国陆军大将,中华民国军政府湖南都督府第一任都督;又颁发烈土遗族恤金,除批示湖南都督府发给焦家恤银二万两外,中华民国还发给恤银三千元,并规定每年恤银八百元。发至其子满二十岁止。除湖南都督府所发二万两交其父焦舜卿领用外,其余恤银均由悲峰领用。

焦达峰的牺牲对其遗孀沈菁莪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时悲峰年方二十五岁,夫妻婚后八年半聚少离多,尚未生育,过继胞弟达人一子一女为嗣。子名传统,寄意继承光荣革命传统;悲峰供养儿子传统读书直至武汉大学毕业。

沈菁莪没有参加任何党派,悲峰为纪念达峰革命业绩,沈菁莪用孙中山给的恤银在焦家大屋旁曾经的木质二层小楼,原本是私塾,布置成达峰纪念堂,在家终生纪念他,将达峰故居南岭新屋所剩三间旧房,逐年加以修缮并予扩大,耗资二千元,嗣经十年,落成一幢砖瓦结构的二层楼房,凡十八间,玻璃窗户,朱漆门扇,焕然一新,光彩夺目。内设达峰烈士纪念堂,陈列着一些珍贵文物。后来她一直就住在这个屋子里,粗茶淡饭,纺纱织布。她经常说丈夫这一生,虽短暂,却轰轰烈烈。至今,达峰纪念堂遗址犹存。虽残败,却是夫妻深情的纪念。听说准备修复。

1930年,由于忧伤过度,沈悲峰病逝,年四十三。

上次特地到了她的坟地拜祭,作为中国女人我们要感谢她,否则哪能健步如飞,我是亲眼看见外婆生前裹足深受其害的。

菁莪成为湖南第一个天足新娘载入史册,开妇女放足的先声。沈菁莪这样的浏阳女人是值得人令人敬仰的,只可惜知道她事迹的人实在太少了。

齐齐哈尔要花多少钱才能治好癫痫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患有癫痫一直抽搐怎么办天津去哪个癫痫医院医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