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空瓶子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激情小说
捡拾空瓶子卖不了几个钱,但是好歹是一笔收入。只要有市场,也就会有竞争。这不,在加气站做清洁多年的张婶不也在捡拾空瓶子吗?张婶的家在农村,从她老公的哥哥,也就是她的大伯哥在这个区劳动局做了一把手起,她就在这里做清洁。张婶不认识字,要不然绝对不会做清洁,做一个什么小官应该是没问题的。她的小叔子杨明能认识几个字,连每天的销售报表都不会做也在这个加气站当了个一班之长,决定一个班的大小事情。   才从农村出来没有几年的杨明很有干部范,讲起话来总是让人联想到毛主席语录。   “我们大家都是来自四面八方,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走到一起来了,真的不容易。有时候,大家不要太计较了,多做点就多做点,力气使了又会来。”杨明在班会上说。   “该我们做的我们都做了的,我们谁也没有说什么呀?”   “当然,大家做得很好。我是说,这个加油棚的清洁是我们该做的,我们当然要做好维护好。但是,有时候扫地的时候,顺便就把外面坝子的扫了,也少不了二两肉。”   “嘿!我说班长,我们加油站是有清洁工的哦!”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就这样斤斤计较呢!顺便扫了又怎么样嘛?”   “我们的工作不是扫地。”   “你不扫就算了,没有人硬要你扫呀!只要你把工作做好不出错误就行。”杨明脸一沉,强忍着心里的怒火:“今天下班我要早走一步,老板叫我大哥把一家人都叫上一起吃个饭,辛苦一下你们。”   没有一个人回答,当然,沉默,表示的是默许。一次班会把空气弄得很沉闷,每个人心知肚明,只是没有发泄出来,也不敢发泄出来。   还是张婶温柔一些,到半下午的时候,她笑盈盈地从办公楼里面出来:“喂!我说妹儿,弟娃,麻烦你们等会儿下班扫地的时候把外面的顺便帮我扫一下,我今晚上要出去吃饭。”她的吩咐永远是一种商量的口气,但是不容你否定:“我本来说不去了,呵呵呵,老板客气得很,打电话来非要叫一起去。麻烦你们了哦!”   “去吧!没事儿!”   “不就是多扫几下嘛,多大的事儿。”   “就是,麻烦什么呀!”   张婶这样说话,大家觉得好接受些。不说老板到底有没有请她吃饭,但是,他们家和老板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   有时候,看到地上的空瓶子,大家也会捡起来给张婶放在一个地方,张婶会连声道谢。这谢有些随意,但也有诚意。   加气站一天到晚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驾驶员趁着加气或者加油的空闲,从驾驶室里拿出一瓶或者半瓶水一饮而尽,顺手就把空瓶子扔在地上。如果半天没人收拾,那空瓶子便会到处都是。特别是大热天,空瓶子霸占加气站的场景还挺壮观。张婶反正都要负责加气站的清洁,也就顺便捡起来,装了一大麻袋一大麻袋的拿去卖,也是一笔收入。   加气站一共三个班轮班倒,杨明负责他那一个班的空瓶子绝对不往站外的马路边扔一个。有时,就算是马路边的人行道上有一个空瓶子,杨明也会一阵风一样地跑过去,赶在残疾女人的前面,捡起就往站内扔,残疾女人眼珠子跟着那个空瓶子向上、腾空、向下,画了一条优美的抛物线,在瓶子落地翻滚直到不动了之后才定格。她“咯咯”地笑,站内不是她的地盘,她从来不敢越界半步。   一个空瓶子从路边排队加气的出租车内扔了出来,落在人行道上,残疾女人左腿拖着右腿一瘸一拐地跑过去,刚刚弯下腰想要去捡,一阵微风轻轻的吹来,风向却是向着加油站,空瓶子顺着风翻了个身,滚下人行道掉到加油站的坝子里。女人“咯咯”笑着,用手扶着人行道的边缘,准备下去捡那个空瓶子。突然一把扫帚伸了过来,迅速地把那个空瓶子扫走了。   “你怎么捡站里面的东西?”张婶生气地责问。   “咯咯......不是......是上面......滚......滚下去的。咯咯......咯咯咯......“   “上面滚下来的东西多了,你都要来捡吗?给你说了千二百回了,不要到站里来拿东西,你偏偏就不信!”   “咯咯......没拿......没拿......咯咯......”   “没拿你下来干什么?闲杂人等不允许进站的。”张婶指着加气站门口左边的一个宣传板说:“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乘客都要站外下车。”其实那个宣传板写的是油品的化学危害性和注意事项,右边那块宣传板才是写的乘客必须站外下车加气。   “哦......咯咯......咯咯咯......”   “这次就算了,不要再拿站里的东西了哈!站里有大黑狗,咬死你!“   “咯咯......好,不拿......不拿......咯咯......”女人依然是笑。大黑狗摇着大尾巴,大摇大摆地一步一步从站里走出来,前腿一抬,轻盈地跳上人行道,漫无目的地望着宽大却很拥挤的马路,扭着肥屁股,大脑壳在残疾女人的腿上蹭来蹭去,一身黑毛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发着亮光。   “去!去!”女人吆喝着狗,极力地稳住自己的身体。“不要......把我蹭倒了。咯咯......”大黑狗的大脑壳仰起来,两个耳朵瘪搭着,整个身子都往女人身上靠。   “别......别靠着我......咯咯咯......我回......回去吃饭了......走开......走......摔了......小心摔......”女人继续吆喝着,她不敢走开,大黑狗的身子完全靠到了她的腿上,她想她一旦走开大黑狗就会摔倒。   说起这大黑狗,还真的和这个残疾女人有点渊源。大黑狗的妈妈大花狗是个弃儿,从小被加油站收养。因为加油站的伙食开得好,小花狗长得肥嘟嘟的,直到长成大花狗都还保持着那个招人喜爱的身段。后来大花狗生了一窝狗崽子,一共七八条,其中就有着只黑狗。生了没有几天,七八条狗崽就把大花狗折磨得皮包骨头没有了狗形。为了维持大花狗惹人喜爱的完美身段,加油站从它那窝狗崽中挑了两三只长得丑一点的狗崽拿个纸箱子装着扔到了外面的人行道上,希望有人顺便捡走,没人捡就让它自生自灭。那时正是数九寒天,几只命运不好的小狗崽被冻得很快就变了色,“嗷嗷”地叫个不停。残疾女人蹲在纸箱子边,抚摸着几只可怜的狗崽,对着路边排队加气的车辆不停地说:“狗......咯咯咯......小狗......你喂......咯咯......咯咯咯......”   “多大了?”有驾驶员问。   “小的......咯咯......咯咯咯......给你......看看......”她轻轻的抱起一直狗崽,被冻得直叫的小狗崽在女人的手心里感受到了一丝温暖,乖乖地睡着,不再叫了。   “小了,还没睁眼睛,喂不活。”驾驶员们无奈地摇头。   “乖......咯咯咯......乖哦......”女人想说服驾驶员手下小狗崽,但是她实在是表达不清。   驾驶员们其实都觉得小狗崽挺可怜的,但是太小了,他们捡回去也喂不活。大家都在议论着这几只狗崽和它们的姊妹天壤之别的命运,但是就没有一个人去捡走,捡回去也真的喂不活。   为了大花狗的身体,也为了其它几只狗崽子长得更加健壮,加油站里也是不得不狠心。但这几只被抛弃的狗崽“嗷嗷”地叫着实在让人揪心,最后不得不把它们都丢进了加油站的一个又大又深的垃圾桶里。大花狗拖着虚弱的身体来到垃圾桶前,“呜呜”地叫。   “里面......里面的......咯咯......就里面......”残疾女人对大花狗说着,加油站的地盘,她是从不敢越雷池一步的。   后来,大花狗被车撞死了。它的几个狗崽子被分别送了人,只有小黑狗被留在了加油站吃香的喝辣的。冬去春来,小黑狗渐渐长成了大黑狗。在这人来人往的加油站,看上去威风凛凛的大黑狗,实际上温顺得像一只羊羔。   加油站外面的那段公路上有个清洁工人,身后总是跟着一条大黄狗。本来大黑狗在站里,大黄狗在马路上,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不知道那一天是天气太热还是什么原因,两条狗竟然横眉相向。   “喔——汪——汪汪——”两条狗顿时咬成一团。清洁工人看着自己的狗被咬了,抡起扫帚就往大黑狗背上打。   “黄......黄狗先......先咬的......咯咯......咯咯咯......”残疾女人继续叫道:“打架......两个打......打一个......咯咯......咯咯咯……”气得清洁工眼睛直愣。    盛夏的太阳炙烤着大地,马路的柏油被晒化了,车辆驶过,留下一条条很规则的图案。大黑狗终于磨蹭够了走开,到加油站的绿化地里乘凉去了,给残疾女人留下了满腿的狗毛。残疾女人用她那脏兮兮的手抹了一把满脸的汗水,满脸堆笑,拖着半麻袋空瓶子回家吃饭去了。   盛夏是加气站的旺季,中午因为太热,人们都很少出门,公交车和出租车都趁着这档子空闲时候来加气。加气站的充装工穿梭在烤火炉一样的车辆间,一个个汗流浃背。站外的马路上,公交车和出租车分别排起了长龙,驾驶员等在自己的像烤箱一样的驾驶室里,心情平和的耷拉着脑袋,心情急躁的怨声载道。吃过午饭的残疾女人坐在路边的绿化树下,一脸笑意看着这与她无关的激烈。在这特殊的环境特殊的时间,人上一百,更是形形色色。   “喂!前面的,跟上呀!“   “啥子哦!他妈的那个是插队的!“   “插队的?出去!这么热的天,大家都在排队,你他妈的是加气站的舅子还是仙人板板?“   “我说那个插队的不许加气哦!要不然要乱大家乱!“   “就是!要乱大家乱!”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本来就又热又闹的加气站瞬间更是热火朝天!   有加气站的管理出来了,“哪个车是没有排队的?麻烦自觉去排队!”   “我哪里没有排队嘛?”   “人家这么多人都看到的,狡辩什么嘛!这么热的天,大家都是这样排队加气的。”   “跟你说我排了的!”   “你他妈的当我们是瞎子呀?我们大家都看到了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的?你他妈不是瞎子是爆眼!”   “你个龟儿子不排队还骂人!再说!你再说!看老子不弄死你!”   “就是!揍他!”   “揍他!”   排队的驾驶员一个个下了车,慢慢地围住了那个不排队的家伙,人群激昂,讨伐声声,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残疾女人笑着,左半边身子费力地拖着右半边身子一瘸一拐地也跟着站到人群边上看热闹。加气站管理看着马上要大乱,连忙疏散人群:“都回去都回去!我们会处理,我们会处理!”她一眼看到了残疾女人,心里的火气顿时喷发:“你来这里干什么?出去!出去!”他气得涨红了脸,就差没有拧着她往外甩。   “他排队......队了的......咯咯......咯咯咯......”   “出去出去!没有你的事!快给我滚出去!”管理简直是吼了起来。   “咯咯......真的......排队......队了的......咯咯......”   “你晓得!出去!“管理拉着她的胳膊就要往外拽。   “真的......排了......他睡......睡着了......咯咯......咯咯咯......”女人继续道:“人家......后面......咯咯......超他了......咯咯咯......”   “你真的看到了?”有驾驶员半信半疑。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几家癫痫病出现的原因是什么长春的青少年癫痫医院哪家好武汉老年人癫痫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