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回味童年的快乐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恐怖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3246发表时间:2013-12-26 16:09:44 摘要:“少年不知愁滋味”,除了些许让人感到心酸无奈的记忆之外,童年留下的,更多的是美丽畅想与纵情无忧,那些充满乐趣的画面会经常再现在我的脑海里,鲜活,灵动,挥之不去...... 回味童年,我总会想起一穷二白的日子,想起饥肠辘辘,想起由于父亲不在身边从幼年起就帮母亲做家务的劳苦。可“少年不知愁滋味”,除了些许让人感到心酸无奈的记忆之外,童年留下的,更多的是美丽畅想与纵情无忧,那些充满乐趣的画面会经常再现在我的脑海里,鲜活,灵武汉怎样治疗小癫痫动,挥之不去......    一   童年的快乐时光洋溢在校园里,流转在课堂上。   我的家乡位于燕山南麓。村小学建在西山脚下。两米多高的围墙外,十几棵高大健硕的白杨树,像一排威武的士兵,一年四季风雨无阻地守卫着我们的校园。春天,杨树花落得满地都是,我们把它叫“杨树狗”。调皮的同学从地上捡起一个杨树狗,悄悄地把它伸向另一个同学的耳朵,毛茸茸的杨树狗碰到耳朵上,痒痒的,被痒到的同学端起肩膀,缩起脖子,忍不住“呵呵”地笑,一边躲避,一边去追打那个调皮的家伙!墙内,依地势分为上下两个区域。石头垒的平台,一米多高,上面盖了一拉溜五间房,正中那间是校长和老师们的办公室。全校只有一至四年级,其余那几间便是我们的教室。高台之下,是石土混杂还算平整的操场。十几级六七米宽的台阶把高台上下连接起来。操场上有一个旗杆,在校长的指挥下,每周一上午,我们都会扬着小脑袋,把右手举到头顶,嘴里齐唱着国歌,看着红旗升到旗杆顶。每到那一时刻,我都仿佛热血沸腾,小小的胸膛里,真的激荡起一阵阵爱国的热情。下课的时候,我们在操场上你追我赶地打闹,踢沙包、跳皮筋儿,一阵阵欢笑声溢出高墙,连杨树上的喜鹊也跟着我们“叽叽喳喳”地叫。   我曾有一个小学老师叫陈少兴。高中毕业后在村里代课,到县师范进了两年修,后来就转成了正式教师。在村里论,我和陈老师还是本家,应该叫他“大哥”,可我自从上学后就没管他叫过“大哥”。因为学生和老师都生活在一个村子里,无论远近,都能论上关系和辈河南可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分,如果学生们都不管老师叫老师,而是叫作大哥、三叔或是二大爷,显得特别不正式,听上去也别扭。老师是光荣的职业,称为“师”更显得尊重。这不仅是学校的规定,也是父母们的嘱咐。   陈老师个子不高,胖胖的,走起路来,两条腿迈到地上总是特别用力,大老远就能听到他“咚哒,咚哒”的脚步声。更有意思的是,不知道是谁给起的,也不知道从何时起,他有了一个绰号——“大耗子”。   那时候时兴吃两顿饭,我们上学从上午八点开始,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放学。由于时间太长,中午吃不到饭,早晨从家里带的那么点儿可怜的干粮和零食也早就在课间吃光了,每当太阳还未偏西,我们的肚子就饿得“咕,咕,咕”地叫。   一天,就在我们饿得无精打采、懒得说话,都安静地等着老师上课的时候,教室外“咚哒,咚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陈老师推门而入。看到大家的样子,陈老师笑着说:“同学们,是不是都饿了呀!这节课本来是珠算课,我们临时改一下,上音乐课。我教你们唱一首新歌《我的祖国》。”同学们一听学唱歌,立马都有了精神,一个个挺起腰背,期盼地盯着陈老师往下说。陈老师接着说道:“这首歌是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曲,演唱者叫郭兰英。我先把歌词写在黑板上,大家把它抄下来,今天教过之后,回家接着练。”   陈老师一笔一画地把歌词写在了黑板上,看我们都抄写完了,就挥动着手里的教鞭,摇晃着脑袋逐句地教我们:“一条大河波浪宽,唱!”我们坐在长条板凳上,像他那样,左右摇晃着脑袋和身子唱起来。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   当唱到了“艄公的号子”,同学们突然不约而同地停顿了一下,然后看了看陈老师,都低下头你瞅瞅我、我瞅瞅你,捂着嘴坏坏地“嘻嘻”笑了起来。看到同学们的笑模样儿,陈老师有点纳闷儿,忽然也意识到那两个字与自己的绰号是同音,脸“腾”地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儿。那时候,陈老师还不到三十岁呢!   可是歌曲不能因为这就不学了呀!于是,我们就在忘掉饥肠辘辘、异常欢乐地气氛中学唱了那首著名的革命歌曲《我的祖国》。后来直至今天,每当听到那首歌,我都能想起那一幕,总会忍俊不禁......      二   童年的趣事就像五彩的花瓣儿,散落在那段充满纯真的时光里,点缀着我们的一生。对我来说,童年的快乐,更多的,来自于高山,来自于田野。   家乡的山上长着各种果树。寒冬过后,枯黄坚硬的枝干和枝条就开始泛绿、抽芽,原本丑陋的像毛毛球一样的东西慢慢地就变了,变成了花苞,变作了蓓蕾,桃花、杏花、梨花、苹果花、核桃花、板栗花……从三月开始,陆陆续续地在枝头绽放出笑靥。远远望去,像粉红色的云霞,像乳白色的锦缎,像织女绣出的美丽图画。   星期天,我和几个小伙伴儿约好,去地里挖野菜。最常见的野菜有苦妈蝶、丁丁花、婆婆英、刺刺芽、鸭子食、烙岭子、人心菜,当然这些都是俗称。野菜挖回家,通常用来喂猪、鸡和鸭子。当然实在没菜吃,妈妈们也会把一些菜切碎,搀点儿玉米面,捏成菜团子蒸熟,装进人的肚子里。   用柳条编成的笼子被我们提着或是挎着,里面都放着一个小铁铲儿或是小刮锄。你呼我,我唤你,一路欢笑着奔向田野。大家说好了,到最后一定要看看谁挖的野菜大,比比谁挖的野菜多。   麦苗经过一冬的休整,此时沐浴在春光暖阳下,嫩绿嫩绿的,泛着青油油的光。   土黄的蚂蚱在田里蹦来蹦去,扑过去,用手捂住它,装进事先拿的带盖儿的瓶子里,或是用一根狗尾草穿过它的脖子,把它串起来。半天功夫,准能逮到不少呢!   “妈呀——吓死我了!”忽然听到二丫大叫了一声。大家赶忙跑过去一看,原来当她正在使劲儿挖一棵长在坝台石缝里的苦妈蝶时,一只长满花纹的小蜥蜴“噌”地一下,从石缝里钻出来,碰了一下她的手,一溜烟儿似地跑到了老远,还回过头迅速地看了她一眼,吐了一下长长的舌头。大家嘻笑着,有的笑话二丫胆子小,有的叫她“小废物”,然后又各自忙着去找野菜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比较好?。   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手里的笼子就满满的了。然后去干啥呢?“我们玩跳坝台吧!”小花提议。“跳坝台?好啊,好啊!”几个人一致响应。   家乡的山上,梯田层层叠叠。为了防止坡地水土流失,先辈们早就垒石筑埂,在山上开辟出的土地上,用石头交错着垒起了一个个坝台。“跳坝台”就是人从坝台上面那块地里跳到下面那块地里,跳下去安然无恙,就算本事!地里还没有种庄稼,勤劳的农民把土地翻得松松软软的,就等着再下一场透雨,就播下种子,种下希望。我们选了一个高度合适、土壤松软的地方,齐刷刷地排成一队,站在上面的地沿儿上,先调节调节紧张害怕的情绪,然后像高台跳水,悠荡着胳膊,弯曲一下双腿,从上面勇敢地跳了下去。随着“噗通,噗通”的声音,我们有的安稳落地,有的却摔了一个大跟头,脚下、身子下出现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土坑,松软的黄土灌到了鞋子里。不用担心自己会摔坏,因为我们早就久经考验啦!   玩啊,闹啊,累了,就坐在地里,靠在坝台上晒太阳。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舒服,惬意。“最美人间四月天”。山上、地里的那些果树,此时都在争先恐后地开花媲美。   几个小丫头,你一言我一语,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二丫在我们当中是最小的,她八岁。小花十岁,燕燕九岁,我也九岁。   二丫忽然扭头左右看看大家,天真地问:“哎!我问你们,你们长大都想干什么?”   燕燕抢先回答:“我想当医生,好给奶奶治病。”她的奶奶长期哮喘,有时候咳嗽得直不起腰来。瞧燕燕多懂事,小小年纪就知道心疼奶奶了!   小花抬头望着天,说:“嗯,我想想啊!我想当开飞机的。开着大飞机在天上飞来飞去。”一边说,一边还摇晃着两胳膊,好像飞机翱翔的样子。   我深思了起来,好久没有说话。大家都看着我,焦急地等着我回答。   “说呀,你呢?”我终于开口了,“我告诉你们啊!我长大了要当,要当……”“要当什么呀?快说呀!真是急死我了!”   “我想当科学家,创造出一种耐饿食品,吃了它,十天吃不到东西也不饿。不!是一百天!”呵呵,看来我真是饿怕了!   “那还不如发明出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吃也吃不完呢!”   “我还想当老师!”   “我想当歌唱家!”   “我想当……”   大家一边憧憬着未来,一边看着山下的小村庄,听着村里的鸡鸣狗吠,望着烟囱里升腾起来的袅袅炊烟,突然感觉肚子真的饿了。    “回家喽!”   于是,几个小姑娘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倒倒鞋里的土,提着各自装满野菜的笼子,乐颠颠地向家里走去……      三   对我来说,童年的快乐还来自于与父亲的团聚,来自于父亲工作的大山里。   父亲从部队复员后,成为太钢的一名铁矿工人。由于他的探亲假既少又短,我和妹妹经不住思念之苦,总是央求母亲带我们去看望父亲。说实话,小时候,我总想走出小山村,去看一看外面的大世界。母亲通过书信,告诉父亲我们的想法,父亲爽快地答应我们去他那里住些日子。八岁那年,我和妹妹随母亲去父亲工作的铁矿区住了半年多。   去的时候,已是秋天。从北京坐上火车,一路上,穿越一片片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钻过一条条几百米长黑黝黝的山洞,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劳顿,我们终于在一个小站上下了车。父亲早已等候在那里。看到父亲,我和妹妹都感到有些陌生,竟然不好意思和他亲热。父亲笑着摸了摸我和妹妹的头,从母亲手里接过包裹。母亲一手一个领着我和妹妹,跟在父亲的身后,去等通往矿山上的通勤车。   铁矿位于五台山西北侧的一座高山上。矿区离山下有30公里。通勤车是一辆能载几十人的大轿子。坐在上面,我们好奇地向车窗外张望着。车顺着一条盘山路迂回而上,刚才还在一个地平线上的集镇和村庄渐行渐远,慢慢地竟然到了脚下。车的一侧是陡峭的山体,另一侧则是越来越深的大山沟,我和妹妹越来越害怕,不再敢往外张望。母亲攥着我的手,父亲抱着妹妹,一路上给我们讲着笑话,我们渐渐忘却了心里的恐惧,重新欢乐起来。   父亲住在矿区山上一个简易的小房子里。不上夜班的时候,父亲就带着我们去看露天电影。看电影的除了矿工就是矿工家属。也有很多孩子,跑来跑去,玩捉迷藏的游戏。渐渐地,我就结识了几个年龄相仿的好朋友。当然,她(他)们的父亲与我的父亲都是至交。   白天,我带着妹妹和这些新朋友一起玩耍。有时候,我们去看电影的场地,总能从地上看到很多没有嗑过的瓜子。我们猜想可能是看电影的人看得太入迷了,手中的瓜子掉到地上都不知道。我们乐滋滋地捡起来,像是得了多大便宜似的,吃得津津有味。   在山上玩的时候,我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树木。树干树枝上全是刺,却挂满了一串串黄色的或是红色的小果实,看着它们,馋得我真想摘下来吃。一打听,原来叫沙棘果。据说, 沙棘又叫醋柳,俗称“酸刺”、“黑刺”,这种树耐寒抗旱。沙棘果又酸又甜,能做成饮料,被人称为“长寿果”、“圣果”、“维C之王”。我向母亲要了一个盛东西的家伙,独自跑到山上,忍着被刺扎的疼痛,摘了很多沙棘果。按照好朋友介绍的方法,细心地洗去果实表面上的一层粉尘,又向母亲要了一块沙布,取一些沙棘果包上,然后用力挤压,挤出的果汁收集到碗里或是瓶子里,凑到嘴边尝了尝,唉呀,太酸啦!朋友说嫌酸可以加一些糖。于是就多挤了一些,放上点糖一试,果然很好喝。那酸酸甜甜的滋味如今想起来,还要流口水呢!不过,沙棘果汁可不能多喝,会把牙齿酸倒的。   冬天,雪花纷纷扬扬。矿山上白茫茫一片。别看是高山上,却有一条小河。河水到了冬天结成厚厚的一层冰,没想到却成了我们的滑冰场。我们拿出家里的小板凳,把它翻过来,坐在两个板凳腿儿中间,然后脚一用力,它就从高处向下滑去,滑到一个平坦的地方慢慢停下来。我们顺着河边的路再走回上游,重复刚才的动作,一遍遍享受着滑冰带来的飞一样的快乐……   时光易逝,人到中年。在现实中各种无形的压力下,感觉自己很少再像小时候那样笑得灿烂、真实和自然了,有时候甚至不得不戴上面具,假意欢言。烦恼忧愁时,苛意回想回想童年时的天真烂漫,回味回味童年那自然而快乐的歌声与笑声,眼前的一切烦恼和不快就淡然了、消融了……   共 46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