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西风】惊魂岁月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科幻小说
那是一个令人惊魂发指的年代,古老的中华文明遭到了无情的摧残,人性和良知也跟着泯灭,多少冤魂游荡在神州灰暗的上空,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在“造反有理”的狂热中,上演着一幕幕血与泪的惨剧。没想到这幕戏剧一演就是十年之久……   ——题记      他老人家“我的一张大字报”,拉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如疾风卷残云般狂啸而来,席卷了整个中华大地,演绎了难以数计的一个个人间悲剧。庙堂之事,传闻虽多,非我辈所及,然身边所见所闻那些小人物的的惨淡遭遇却总萦绕于脑际,难以忘却。      (一)死也有罪      “我有罪,罪该万死,死也有罪!”四十多个右臂戴着白布胳膊箍的老头子整齐的形成两队,在屯子里的土路上边跑边喊着。   “声音再大些!老不死的!”村治保主任王大嘴骑在自行车上象赶牲口一样驱赶并厉声吆喝着。   自从文化大革命一开始,风暴很快就刮到了蟑螂村。全村子六个生产队的四十六个地富反坏四类分子立马成了运动的对象,他们每天必须准时到生产大队集合请罪,然后像犯人一样排成两队,在村子里的大道上不间断的边跑边喊:我有罪,罪该万死,死也有罪!   跑着跑着、喊着喊着,突然队伍中最前排一个佝偻着身躯,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矮小老头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队伍不得不暂时停止了脚步。   “老蔫,你怎么啦?”几个“白胳膊箍”小心的围了过来。这时,王大嘴也下了自行车,白胳膊箍们赶紧给他让出一条缝隙,王大嘴像一条疯狗一样,钻了进去。   “叫你装死!叫你装死!”随着大嘴的两声嚎吼,嘴啃黄土背朝天得八十多岁的赵老蔫瘦瘪屁股上又被狠狠地踹了两脚。武汉治疗癫痫去哪好   说起赵老蔫,他本来也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子——赵忠国。因为他平时老实巴交寡言少语的,所以村里人就叫他赵老蔫了,时间久了,赵老蔫就自然成了他的常用名,后来人们干脆把赵字也给省略了,老蔫就成了他的代号。   老蔫祖辈时家境并不好,也是靠给人家当雇工维持生计,到了他父亲这辈,总算置了几亩薄田,自己种自己的地,不再做雇工了。等到老蔫接手家业后,一个咸鸭蛋能当几天菜,平常连块豆腐都舍不得买。   在全家省吃俭用更加勤勉下,老蔫家境逐渐也越来越殷实,够得上一个中农之家了。就在解放的前半年,老蔫又连凑带借的筹钱买了二十多亩地,还没等耕种就被土改了,他因此被划为地主,成了被专政的对象。不久,老伴也因贫病交加离他而去,窝囊一辈子的老蔫从此显得更蔫了,孤身一人弯腰驼背像一个霜打的茄子。   “老蔫,还买地吗?”村里的几个闲汉常用这句话来揶揄他。   在一阵哄笑声中,老蔫依然蔫蔫的无语走开,但人们似乎看到了他的嘴角在不停的地翕动着,好像在说着什么,后来不知是谁,说是从他的口中套出了他经常嘟哝的那句话:“今日攒、明日攒,好容易攒了一把伞,来了一阵风,顿时撸了杆。”当然,真是老蔫说的还是别人帮助杜撰的,那就无从查考了,反正时间长了,大家都认为这句话就是老蔫的真实写照,不是他说的还能是谁说的?   斗转星移,“文革”风暴袭来了,阶级斗争天天讲、时时讲更加白热化了。老蔫的“今日明日攒”立刻变成了反动言论,说他不满现实,意图翻天。阶级敌人想反把倒算,那还了得?苦于找不到阶级斗争新动向的那些革命狂热者好像屎壳郎子看到了粪球,顿时兴奋起来。“斗他!”一片呐喊声铺天盖地而来。   连天的电闪雷鸣般批斗让老蔫仿佛变了一个人,自来就皮包骨的他更加消瘦了,小腿瘦得还没有一般人的小胳膊粗,身上只剩下满是皱纹的皮肤包裹着似乎就要散架的根根筋骨。八十多岁的老蔫在连续五天晚上被批斗后,全身早已布满了伤痕,乍眼一看,蹒跚灰黑的他仿佛是一个小鬼突现在人们眼前。   王大嘴见狠狠的两脚并没踹起老蔫,就又使劲的对他的腰部补了一脚,别说,这一脚还真管用,老蔫总算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大嘴的右大脚趾也像被砸断一样疼得直蹦,随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老不死的!”一个白胳膊箍赶紧把骂骂咧咧的王大嘴背了起来跑向村卫生所,另两个白胳膊箍也架起了被踹断了脊樑骨的老蔫,直接把他抬回了家。其余的白胳膊箍依然形成两排,边跑边喊着:我有罪,罪该万死,死也有罪!…………   当天晚上,右脚肿的像个小馒头的王大嘴一瘸一拐的来到村部,一看没有老蔫,立马火了。“老干巴、二老虎你们俩个去给我把老蔫这个老东西抓来!”老干巴和二老虎是村子里有名的两条恶棍,都四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一有运动就不请自到充当打手,听到王大嘴的吩咐犹同得到圣旨,马上向老蔫家跑去,心想,今晚又可以大显身手了。   天阴沉沉的,没有月光的夜晚小乡村显得更加昏暗了,如果没有河泡里传来的阵阵蛙声,那死一般的沉寂简直会让人窒息。   “老蔫,你这个老瘪犊子,赶快给我出来!”刚进院还没到房门口,二老虎就大喊起来。   没有回音,两间低矮的茅草房在他们两人一连串的狂喊中似乎被震颤得摇摆起来了,可仍然没有一点回音。两人恼怒了,恨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老干巴一脚踹开了房门。   屋里黑洞洞的,伸手不见五指。二老虎打着了打火机,总算给窄小的外屋有了点光亮。老干巴顺手推开了里屋的房门,两个人一拥而入,借着打火机的微弱光亮一看,惊人的一幕差点让他们吓掉了魂。   只见炕南的窗棂上栓一条细绳,另一端套在了老蔫的脖子上,消瘦的脸庞上瞪着一双快要凸出的大眼珠,舌头从口腔中脱然而出,耷拉出足有半尺长…………   鬼啊!二老虎转身就想往外跑,可腿早已不听使唤了,越着急越迈不开步,一下子又撞到老干巴身上,两个人同时扑倒在地,打火机也早已不知了去向。   两个人不知道是怎么连滚带爬跑出了老蔫小屋的,等他们跟跟跄跄返回村部时,一股骚臭味顿时从他们裤裆里涌出,呛得人直恶心。   “鬼!鬼!”二老虎和老干巴面色灰白颤抖着连声说道。   第二天一早,几个白胳膊箍用老蔫炕上的破席子包裹了早已僵硬的老蔫,抬往村外的乱坟岗子,一会工夫,那里添了一座新土包。   与此同时,村部的大喇叭响起了王大嘴那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地主分子赵忠国现已畏罪自杀,他罪该万死!死有余辜!死也有罪!……   老蔫的真名总算在蟑螂村的上空回荡了几秒钟,也许这就是他一辈子唯一的一次殊荣吧!      (二)谁之罪      “土地神啊,别怪我,这都是红卫兵造的孽啊!……”在老李家房后园子北墙角内,一个头发已渐灰白的五十多岁女人,跪倒在一片被砸毁的砖石瓦砾前祷告着。   老李家房后园子北墙角的土地庙是老李父亲在世时修建的,据说是为还愿而修的,老李的父母一直到不惑之年尚无子嗣,后来老两口去村子里的关帝庙许了个愿,回家后老李的母亲晚上就梦见土地神抱着一个男孩进了她的屋子,随手把孩子推到她怀里,不久,老李的母亲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十月怀胎,生下了老李,为了感激土地神送子,老李父亲就在自家后面园子的东北墙角处砌了个小土地庙,每逢年节香火不断,延续到老李这已有近半个世纪了。   就在半小时前,老李家突然闯进来十几个红卫兵,队长就是离老李家不远在县高中念书的邻居家孩子季文。他们手中都拿着锹镐,不由分说,直奔后院,转瞬功夫就把这座小土地庙夷为平地了。   老李当时不在家,即使在家也不敢阻挡破四旧啊,他老伴更是无能为力了,别说自家的这座小庙,就是村子里有四百来年历史的高大关帝庙前两天都被打砸得破破乱乱,神武的关公及他周围众神的金身,一下子都成了碎渣,就连几户有砖瓦房的人家,房脊两头装饰的翘头都未得到幸免,被红卫兵爬到房顶抡锤打下,以前美观秀气的房顶顿时变成秃尾老鹰了。   待十几个红卫兵扬长而去,老李的老伴颤巍巍来到原来的小庙前,跪对破瓦砾虔诚的祷告着……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不到一人高的河南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更好墙外一下子探出了十几个人脑袋,原来打砸老李家土地庙的这些红卫兵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并没有远走,他们有意的躲在墙外,看看里面的反应,果不其然,老李家的祷告正中下怀,他们腾身翻墙而过,季文上去就是一脚,把他平时叫大娘,也是他出生后因他娘缺奶,正赶上她老李家生孩后奶水很充足,就帮着奶了两个月的老李老伴踢了个狗吃屎,随后就又上来几个红卫兵,揪着头发把老李家的拽了起来。其余人上来就是一顿暴打……   噹、噹、噹……一会功夫,蟑螂村的街上响起了铴锣声,一个戴着足有一米多高纸糊尖帽的老女人,脖子上挂着一块大牌子,牌子上写了八个醒目的大字:反革命分子张玉秀。   在季文为首的红卫兵和村治保主任王大嘴押解下,老李老伴不停地敲打着铴锣,走遍了蟑螂村的大街小巷,整整游街到日落方才罢休。   第二天,游街照旧。   半夜,老李老伴投井了,当早晨人们发现她漂浮在井水里,就赶紧打捞上来,她的肚子已经像个大肚蝈蝈,脸色狰狞,紫青紫青的,人们从她的衣兜里翻到了一个封死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纸条,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我没罪,有罪的应该是那些害我死的人!   老李草草地掩埋了老伴,人们看见这个平常开朗健谈的男子汉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了,他一连几天坐在屋里不出来。人们以为他苦闷,就没想太多。   就在老李老伴自杀的第七天后半夜,季文家失火了,当人们扑灭了他家的大火,一切早已化成灰烬,季文全家五口无一能幸免于难,只是里面还多了一具尸体,仔细辨认,是老李。   谁之罪?      (三)风雨难避,朽材难固      金秋十月,乍寒还暖。   天刚蒙蒙亮,郭子固就从自家的小窝棚里钻了出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里面既潮湿又憋闷,都让他感到有些窒息。这个小地窝棚他和老伴已经住了两个多月了,那是八月初的连天大雨,冲毁了他家的泥草房,无奈之下,只得搬到儿子家去住,可儿媳妇不高兴,总找茬生气,不得已,他和老伴就又搬了出来,没钱租房,就回到了倒塌的老房子旁边搭了个地窝棚,暂作栖身之地。   没房住怎么能行,夏天住窝棚还勉强,秋天就不好过了,到了冬天不冻死才怪呢。前几天,郭子固整理了一下两间倒塌房屋的老房木,见有些已经朽烂了,没办法,他只得和邻里要了些破木头,请了个木匠,左钉右接,勉强支起了两间摇摇晃晃的小房架。   按农村的风俗,盖房子上樑之日最起码得放挂鞭炮贴副对联,郭子固穷啊,舍不得花钱买鞭炮,就凑了几角零钱去供销社买了张红纸,准备求老八爷子给写副对联。   说起老八爷子,就不能不让人想起孔乙己。年过九十的老八爷子姓边,在家族中排行老八,所以人们都习惯的称呼他为老八爷子。小的时候,他的家境还可以,经过十年寒窗苦,也算满腹经纶了,本想一举成名天下知,怎奈屡试不第,再加上家境日下,世事变迁,只得在村里做了个私塾先生,勉强维持生计。他早年也曾娶妻生子,可都不幸夭折了,孤身一人的他也像孔乙己一样穷困潦倒,但仍不失满口之乎者也,几件旧长袍也总不离身。   解放后,年迈的老八爷子成了村子里的五保户,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去求他给写对子和记账,他那一手好字时而也派上了用场,多少还能混点酒喝。   早饭后,郭子固拿着头一天买的红纸,迈进了老八爷子的家门。   “八老伯啊,您还好吧,我有事求您来啦!”进屋后,郭子固赶紧和坐在破旧八仙桌子旁边的老八爷子打招呼。   一看郭子固拿的那卷红纸,老八爷子就明白了,是求他写对联来了。但他仍然故作不知的回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您看,我那破老房子被雨水泡倒啦,想重新翻盖一下,总得贴副对联吧!就有劳您老人家了。”   “那以何为题?”老八爷子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有些卖弄的问道。   “几根糟木头架起的小破房,我就是讨个吉兴,见见红,老伯您就随便写吧。”郭子固不假思索随口回答道如何选择癫痫医院。   老八爷子又捋了捋胡须,略一沉吟,铺平了纸,蘸足了墨,一挥而就。      村子里大道上走过来几个人,一脸严肃,一看就是上级领导模样,大队王书记和郭大队长被打成走资派,停止了工作,只有造反派治保主任王大嘴小心的陪在身边。“你们不能只拉车不看路啊!”公社革委会刘主任回头对王大嘴说。   “那是、那是,我们对阶级斗争这根弦紧绷着呢,对阶级敌人看管可严了。”王大嘴献媚的回答。   “我们这次来主要不是看你村生产抓得怎样,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深入,我们要注意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啊!”刘主任对大嘴的话未置与否,接着说道。   “那是、那是,我们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王大嘴进一步讨好的说。   …………   突然,路南园田里新立起的两间小房架映入了一行人的眼帘。房架子单薄得好像病入膏盲快要死的人,瘦得可怜。如果来一阵大风,很可能被刮倒。只有那门柱上贴的大红纸对联似乎还有点活气。 共 933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