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那些被时光堙灭的岁月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8-22 分类:科幻小说

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捂住头,把自己藏在一个没有光的角落里。迷失在若有若无的音乐中,任凭凌乱的思绪,在那无知的海洋中的四处飘荡,直至撞得支离破碎。

【幼时顽】

人生如画,难勾过往。年少岁月,尽是荒唐。那时年幼,懵懂无知,行事思量浑不计后果。

放着好好的书不读,半夜留着温暖的被窝不钻,非要约三五人,翻墙过树,步行数里,去尝尝秋天第一颗果实的味道。核桃大的梨子也能啃得津津有味,咋舌不已。而今忆起,纵难想象,那满嘴的青涩竟是如何下咽。偶有不测,巧遇守园之人,驱狗狂追。兴起之际,非但不惧,于丛林奔跑间,犹自高歌狂笑。喘息回望时,尚不忘拽文弄墨,作张牙舞爪状,调笑曰:“follow me!”直弄的身后一人一狗,云山雾罩,面面相觑,彷惶不已。

事后笑谈,满面自豪之余,且拍胸笑曰:“那梨子确实不咋样 ,我们肯去吃它,是给他面子了。”好像那果园中的果子,被我们吃了,是它生来的荣幸。我们愿意去摘,那是天大的恩情了。就在我们一群野孩子把果园糟蹋的面目全非之际,果园也加强了防卫。于是,众人纷纷把目标转向了不远处的那一块块绿油油的蚕豆地,一人一把稻草,烧得哔哔啵啵,顾不得滚烫,从未尽的黑灰中刨出来就往嘴里丢,虽吃不出想象中味道,还落得满嘴黑灰,却也不亦乐乎。有时冬天,寒风萧瑟,几人意兴来时,不惜徒步数小时,跑到水库边,三下五除二脱个精光,咕咚一声就跳了下去。虽冻得牙关紧咬,嘴唇发紫,浑身麻木,犹自口不对心地大叫:“好爽,好凉快!”现今记起,浑身打颤之际不得不佩服当时之毅力。

【少时恋】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她是五年前高中时的同学。那一年,我十七岁。十七岁的孩子,总是充满了幻想,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

记得那一年,我带着山里孩子特有的孤傲和自豪走进了县城,犹如走进了一个五颜六色的世界。在那间宽敞明亮的教室里,我第一眼就看见了那双美丽的眼睛,那双让我看了就动心的眼睛,并且老师第一次点名就牢牢记住了她的名字。从那时起,那双眼睛就一直让我着迷,伴我在少年的幻想中度过了两年空虚寂寞的时光。

那时太单纯,还不知道美目兮兮的深刻内涵。开始只是觉得稀奇,对教室里那双水灵灵,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总想多看几眼。后来那双眼睛让我着迷得一天没看到就会无心念书,无精打采。也许,那就是所谓的“钟情悦目”吧。记得我还为她的那双眼睛写下不少的赞美诗词。诗中频频出现“顾盼生辉”、“秋水含丹”之类的形容词,让我现在读起来都不明白当时是怎么产生的灵感。

她的眼神极妩媚娇羞,回眸千态,韵味无穷,却又处处透出一种善良无比的祥和、清亮和纯洁,使年少的我时时都怀揣着一个梦。三年的高中生活,只是短暂的一瞬,我们告别了学校,迫不及待地纷纷走进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从此天各一方。

以后的日子,就一直没有见过她,那双美丽的眼睛也只有在梦里才能看见。后来,隐约传来消息,她在某一座城市工作,并且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港湾,就因为那双美丽的眼睛,刚刚步入社会的她就承受了她一生都无法承受的创伤。

没想到,多年后的一天,我又见到了她,见到了那双美丽的眼睛。但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却让我看到了一丝美丽所掩饰不了的不幸和凄凉,我的心当即被狠狠一击,心痛得犹如万箭穿心。不敢想象她曾受过多么沉重的伤害,也不敢与她见面。第二天,我匆匆告别了那座城市,但那双美丽的眼睛,在我心里却更加明晰。

【尘世景】

人生,有时轻如风,淡如水;有时又浓如茶,烈如酒。相信每一个有血性之人,内心深处,必有两大遗憾——没上过大学,没进过部队。

但我却不在其中之列,年少之时,心高气傲,凡事不拿正眼瞧,总以为自己是天才,超脱于世人之外,总想靠着自己的实力打拼出一片天地。于是,背起行囊,独自去远行。半年后,又狼狈地回来了,犹如洪灾中逃荒者,满目憔悴,面黄肌瘦。

纵几近踏遍半个中国,却也不醒处世为人之道,凡事总是冲在最前,对人总是不冷不热。须知,若不懂三不原则(看不到,听不到,做不到),又如何立足。锋芒太露,必将消芒。

总是梦幻着能生在刀光剑影的武侠世界里,只要拔刀一挥,一切恩怨情仇消。总喜欢把世上的人和事,分成黑白两种颜色。长大了才知道,梦中那些快意恩仇并不是生活,也不是我们脆弱的生命能承受的。

真正的了解了社会才发现:太黑——盲然,太白——茫然。于是,我们都躲进了灰的世界。

【孝义醒】

游子走的再远,也走不出故乡的怀抱,脱离不了家的视线。一日赋闲,初冬清晨,和父亲一起坐在小院前晒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家常,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分外舒服。

听着父亲讲着那些陈年过往,一个不经意间,我猛然发现,父亲两鬓已飘着根根银丝,在阳光下,分外刺眼。我的心,突然没来由地一痛,犹如放在了一块平整的案板上,被一把硕大的铁锤狠狠砸碎了。整个人,犹如泥塑一般定格,眼前一片模糊,父亲的声音,也越来越渺茫……

父亲在我心中一直是高大的,是那种站起来顶天立地,倒下去排山倒海的男子汉。现在,我已比父亲高出了一个头,那曾经高大的身影,而今已变得干瘦矮小。我不禁感慨,父亲老了。

在我刚出生那年,狠心的奶奶便以分家为理由把全家赶到了十几平方米的小屋中居住,看着家中零星的摆设,破旧的房屋,父亲没有说什么,只是每天埋头苦干。那年,在我刚记事的一个夜里,在迷糊的沉睡中,被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惊醒,猛一抬头,看到了至今仍难以忘怀的一幕:两只硕大的老鼠,正津津有味地啃食着父亲的脚,鲜血已染红了旁边被褥,而父亲仍在沉睡中。他太累了,每天超负荷的体力劳动使得他筋疲力尽。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父亲的脚老是一瘸一拐的。那次,年幼的我第一次为了模糊的亲情哭了,是偷偷躲在被子里哭的。

那些过往,如此清晰,彷如昨夜。岁月无情,我正一天天长大,而父亲也在慢慢老去,他就好比那一片广袤无边的沙漠,不知不觉中,我已变成了他生命中那一片绿洲。

夜深了,一个孤独的身影犹自凭窗而坐,愣愣地看着不远处几点零星的光晕相继暗淡,任凭一行行无声的泪水,模糊了视线,沉浸在那些堙灭的过往岁月中,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济南哪里能治好癫痫怎么治疗癫痫好保定市哪个医院看母猪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