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西府农耕 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历史小说
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里,农耕作为繁衍和生存的本能,把人从低级推向高级群体,社会的文明在褪色的写意里重生。   我是个土生土长的西府人,出生在那个淡薄的年代,一头老黄牛拉着独犁,父亲甩着鞭子吆喝着牲口,扭成麻花的鞭绳虚晃着,在泛黄的土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扶着犁把耕地。母亲穿着单薄的中式罩衣,后背有些发白,两手奋力轮着锄头,落下的瞬间顽固的土块被击碎了,她的双脚陷入土层,尘土围裹了她的大好年华。我眼巴巴的瞅着日头高涨,饥肠辘辘的等着,鼻涕不知啥时已流过嘴巴,乱糟糟的头发在朦胧里,映出农耕最初的一幕。   在繁华的车水马轮里,青年背着乡音远行。临走时,村口的磨盘吱扭扭得响,拉磨的老黄牛被捂住了双眼,绳套笼络了它的思维,绕着磨盘咀嚼着枯草的余味,四只蹄子一圈一圈地赶着时光,磨盘上仅有的粮食,只能满足几顿粥的食材,奢望被放逐在他乡的街头。黑釉壶的颈口看不到底,保留的是深不见底的乡愁,悬在褪色的时光里,成为那代走出去人的念想。那个远走的身影,融入都市的喧嚣里,花里胡哨的节奏,人情被隔离在冷漠的荒滩,利益为生存把守了底线。   人到中年犹如秋叶般眷恋故土,生养的那块热土始终弥漫着乡情,割舍不下那一抹浓浓的气息。踏着尘埃里的印记返乡,重温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春联悬起的年意。西府人家的鼓,在远古被奉为通天的神器,在周朝作为乐器使用,在渭水流域八面玲珑,八面威风之势唯有羊皮大鼓,这是西府农耕史的自豪。在岁月的时差里,弘扬人文文化,让子孙后代感悟浓郁的乡土气息。   久负盛名的青铜器之乡,位于渭水之滨,遥遥相望的西府农耕版图,向世人铺开一张岁月里的画面。时光回到八十年代前的打麦场上,忙碌的人影晃动,一些人用两个铁齿的麦勾拉下堆得如山的麦捆,一些壮劳力推着有五个木齿的简叉车,在硕大的打麦场载着麦捆来回穿梭,老弱劳力则用手拉着麦捆向麦场边缘散开,麦场边缘排成队的人流把麦捆打开,麦穗露头按层次摊开,火热的劳动场面是那个年代特有的景观。摊好了麦穗秆,会吆喝牲口的老农,牛格头套上强壮的牛,拉着几百斤的石辘轴一圈一圈碾压着脱粒,同样的牲口有六七套,在烈日下老农一手拉着牛缰绳,一手拿着粪篓,唯恐牲口把屎拉到粮食里,嘴里还时不时的吆喝着牲口。在火辣辣的日头里,麦秆被反复碾压后,村里的劳力倾巢出动,手持木杈的大妈大嫂,从麦草里抖落出饱满的麦粒,简叉车推着馒头堆般的麦草,推把(农具)一波一波收拢颗粒,扫帚清理着外围。夜幕降临了,扬场的把式扛着木锨开始扬场,撒向空中的麦粒落在眼前,麦糠随风飘走了。我始终被时光搁浅在忙碌的边缘,以童真迎合着耕种后的收获,数十年后才开始体恤那份艰辛。   当聆郎满目的陶瓷制品,摆放在古董的位置,我无法见证它的出处,唯有翻阅史书寻根问底。陶瓷源于半坡遗址的剖析,在远古开启了瓷器时代,一个个出土的物件,填写了陶瓷鼎盛的年轮,我以渺小昂视博大精深古典文化传承者———陶瓷。我有一个嗜好,偏执陶瓷餐具,所用的饮食用具碗、碟、盘子、勺子、一些餐具的小物件,买来不曾用过一次,对古瓷的情有独钟是光滑细腻的质感,更是赏心悦目的瓷画工艺,享用是品味的升华,和对古典文化的垂爱。作为石器姊妹版的黑釉瓷,是在智慧的孕育中诞生,精巧细致,鉴证了能工巧匠的精湛技艺,展示了华夏传统文化不朽的历程。   西府农耕,我吃力地啃读着的这本厚重的宝典,借着远古的烛光,映照出华夏几千年的文明史。盘古开天演绎了一个凄美的神话,从无到有释义生命的出处。在岁月的长河里,类人猿用生存的本能,开启了石器时代,以笨拙的手笔尝试着石器的使用,维系着人类社会的初始,简单的石器生活开启了机械的原理构思,时间的积累智慧的结晶,雕琢的石器渲染了艺术魅力,转动的石磨牵手了半机械化,石器历经风雨后的蜕变,脱颖而出的精髓是磨盘旋转的风姿,和入套的牲口一圈一圈数着日子,石化在老去的年轮里,被新时代搁浅在那个专属的年代,成为炫耀和膜拜的雕体。   夜风盈盈,小轩窗里一缕绵薄的古风穿越而来,带着古典的诗风,在想象的天空传唱。策马扬鞭的翩翩才俊,脚踩马鞍飞驰而来,渭水边浣衣的嬉戏声,被抡起的棒槌捶打得此起此落,吱扭扭的水车慢悠悠地旋转着,善于浮想的木桶被急流带走,芦荡里的蒹葭姑娘,刚刚走下织布机的蒲团垫,隐约的机栌声犹在耳畔萦绕,翘首以待的情郎错失在滴血的残阳里,一曲“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传唱,伴着水牛拉犁的啃嗤声,插秧的男男女女嘻嘻哈哈一字排开,吟唱的小调被葫芦峪的战事惊扰,司马懿父子感恩苍天恩典,却不曾知是一场气旋雨侥幸逃命。木牛流马留给后人无解的悬念,五丈原上诸葛亮的衣冠冢,没有吐露真人去处,微微抖起的鸡毛扇曾破解了无数玄机,褒斜古道诸葛屯田,效仿神农后稷躬耕,最终助蜀汉成就一方霸业。   北宋文豪张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在尘烟里轻捻古风的婉转,大儒横渠先生一生多半的时光处于半耕半读,讲学授教乡里,一个弥漫着质朴气息的远影,在时光的隧道留下耀眼的光束,成为西府人文的亮点。   西府农耕大串烧,从远古到近代,一件件历经岁月沧桑的物件,已幸存而稀有,用复古的色彩演绎了一个时代的原形。人去楼空,存活的物件还原了一幕幕生活的场景,无法用语言唤起的精神,农耕物件回放历史,激活了那段无法目睹的画面,让后人感触历史,传承农耕精神,承载了历史长河继往开来的使命。   夕阳西下,袅袅渭水落英缤纷,一条传唱的古道河湾,把远古与近代浓缩成一笔文化源头,无论秦砖汉瓦还是黑釉瓷,以观光的平台展示。西府农耕展厅位于渭水之滨,葫芦峪古战场偏西,在310国道北侧。踏着农业示范园艺的幽静,一个落秋的季节,在玫瑰花叶殷红撑开的妖娆里,茅棚在风凉里微颤,跃入眼帘的石磨盘一字并开,栅栏上悬浮的木墩,西府农耕入木三分,植入了西府人心底的自豪。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瞻仰者新奇、怀旧、感慨,时轮把时光碾碎在身后,拾忆心灵深处的宁静,体会农耕时节的趣味。一把尘封的曲辕犁记挂着农人的艰辛,一把秃头的锄头沾满汗水的刨挖,一盏盏马灯曾在黑夜里映照着生活的激情,一架锋芒毕露的铡刀闲置在自己的时代,木锨、馓子、耙,磨、牲口绳套等等。瓷器、木艺、铁钟,羊皮鼓,半机械化石磨,纺车,织布机太多太多的物件,争先恐后展现着各自的风采,以久远而尊贵。   西府农耕观光平台发起人许宏斌先生,以绵薄引喻厚重,以不朽成就传统,以淡泊享受生活。袅袅炊烟起,乡村生风景。农耕文化促进了旅游的节拍,重温那份被新潮流取代的乐土,呼吸异样顺畅,视野里尽是诗情画意。农耕文化,在炎帝开垦之际已融入华夏子孙的血液里,跳动的脉搏里流淌着生命的源泉,永不忘本承前启后发扬传统文化。   在三秦,西府农耕作为人类发展的基石,淳朴的民风、民俗集于一身。在冬日暖阳沐浴的午后,沏一紫砂壶的菊花茶,捧起青花瓷的杯盏,,品味典雅、厚重的西府风情。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排名好伊春癫痫病医院哪个比较好十堰治癫痫病要花多少钱开封有没有能治羊癫疯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