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腊月里的年味(散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灵异小说

腊月下旬,已离辞旧迎新过大年的钟声渐行渐近,想起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与我一样,在童年、少年、青年时期,都对“过年”有着各自独特的记忆。在那物资非常匮乏的岁月,记忆深的大多是一种苦涩,但从中又带些淡淡的甜味,这是我一生烙印最深刻的印象。

小时候,记忆犹新的是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排队。那时购物不仅在于出示票据凭票供应,而且需要排队。譬如:购买过年供应的香烟糕饼糖等要排队、买猪肉、豆制品要排队、买米、油更要排长队。年关到来,街面上的人们来来往往四处奔波,随处可见蜿蜒的长蛇阵购物,场景很是壮观。

腊月初学校放假了,早晨我很早就被母亲叫醒,起床第一件事就提起篮子朦朦胧胧出门,在门口又被母亲叫住叮嘱,不要掉落了钱和票券,这时就会格外警惕,生怕攥着的各类票券会不翼而飞。

两三个小时要赶到不同的队伍排队购物,随着人流慢慢向前挪动。队伍不分男女老少,彼此挤的很紧凑,目的是防范有人插队或者被迫挤出队伍。排队让人最焦急的是当你无法知道柜台里的情况,有时候排了半天队轮到自己了却没货。一旦听到买到的人说货物不多了,再看看眼前黑黝黝的人头,真是急躁又无可奈何,唯有等买到物品才心情喜悦起来。

大年三十这天,家家户户的大人掸尘扫房子,俗称除尘,为来年讨个吉利。我贴好门神春联,远近开始响起了爆竹声,这时母亲正在忙于年夜饭,厨房里飘荡出阵阵蒸肉炒菜的香味,心里恨不得赶快过年好上桌大饱口福。

这时,父亲却说要带我和兄弟去澡堂洗澡。无奈地跟着去,这是地处全镇最繁华的复兴街唯一的国营澡堂,门头挂着“利民”澡堂的牌子,是一种十分简陋的大众澡堂。门边坐着一位戴老花眼镜,双手打着毛衣的中年妇人卖票,买到票后向管理员要拖鞋,掀起棉被式的门帘,一头钻进去,只感觉雾气蒙蒙气味混浊,环境令人作呕。眼前人体晃晃悠悠,看不清人的相貌,便脱光衣服融入大水池边,只顾硬着头皮胡乱用毛巾擦拭,十多分钟后终于听到父亲喊我慌忙出池,挤到大人的水喷头下匆匆冲了一下,即穿衣跑到门外。还别说,这种“高档”享受令人身体顿时轻松许多,仿佛身上一年的污垢被洗涤一干二净。

直到12岁那年,我都将元宵节认为是“年消节”, 这不仅是谐音,而是每每因为过年之后,总有几个像样的好菜,没有特殊情况父母是不让动的,要等到正月十五日晚餐时,才可以开吃不受限制直至吃完,这意味着年已经过完。我们又期盼着下一个年的来到,又有各式各样的龙灯漫游在古镇大街小巷,鼓乐声伴随着爆竹声让孩子们的心情再次激动喧闹起来。

伴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代在进步。如今,那些渐行渐远的“过年”往事,也是社会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年轻人会感到十分新鲜,甚至会认为是说“天方夜谭”的故事。但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中,每当过年时却更会钩起对往事的回忆。

各个年代从玩具快速更新,也可看到时代在变迁。过去的踢毽子、打陀螺、滚钱环等玩具,更新成了变形金刚、游戏机、游乐园、学生电脑等;曾经使孩子兴奋不已的爆米花已被外来的肯德基、麦当劳所替代,现代孩子们的生活环境时过境迁得到了极大的改变。

腊月里的年味,如酒醇厚飘香。现代人的生活质量早已今非昔比,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食物丰富多彩,再也不像过去过年还不能满足口福,好菜不能动筷子,只当“看碗”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排行癫痫病怎么治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