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浪漫夏日”征文】夏日山行(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励志大全

高楼切割了视线,噪音阻滞了听觉,烈日灼伤了眼睛,思绪也如缠绕在一起的结。好烦热的夏天啊!

朋友打来电话,上山吧!正合我意。

循着路,开着车,迎着阳,找寻那一片盛夏中的绿荫、盛夏中的碧潭、盛夏中的诗意人家。

车沿着宽展的太邢线行驶,视线也被放大拉长。人间六月,芳菲依旧,路旁的熟鸡花染着粉红、深红、艳红、紫红的色,直直地立在夏日里,与苍劲的松、挺拔的杨、婀娜的柳、老态的槐,站成了眼中的风景、心中的伟岸。

沿路直上,过一桥洞,下一陡坡。丹青妙手的大自然打翻了调色盒,肆意挥洒着浅绿、嫩绿、黄绿、灰绿、深绿、油绿……绿意葱葱的夏,从车窗一掠而过。

车窗右侧是山,远看,山,并不高耸入云,也不气势逼人,却连绵起伏,绿色掩盖了山的特质。山顶,夏草柔柔,如戴了绿色的帽;山坡,绿树婆娑,白色的羊群散落其中,如着了飘着云朵的绿色的裙,山脚,野花斗艳,如镶了妩媚的边。温柔的山,文静的山,多情的山,如水灵的少女,做着绿色的梦,唱着绿色的歌,跳着绿色的舞。

水泥铺就的公路渐行渐陡,差不多360度的急弯,车速也渐行渐慢,左侧临着沟,右边挨着山,红白相间的路基石,被白色的金属护栏拉起了手,构成一道安全屏障。细看,这山,是由有风骨的黛苍色山石构成,一层层岩石斜趟着,变换着明暗色彩,颇有写意的层次感。白云游手好闲,拂过缀绿的山顶,沟里绿树参天,颇似立体的工笔画。

终于,行至一宽阔的坡顶,一座灰兰色砖体圈就的建筑呈现眼前,这里是30年前的我曾经执教的地方。19岁的青春曾在这里驻足,与孩子们在这里洒下过欢歌,飘落过笑语。巍巍青山,倾听过我的讲课声,倾听过学子的读书声,也曾回荡起过阵阵嘹亮的歌咏比赛声,目睹过运动场上,我与学子奔跑、嬉笑的身影……

故地重游岂能错过?于是,停车造访。

院内,一花工正在修剪草坪,交谈得知,因撤乡并镇学校不复存在了,被一发迹的个体老板索购,经过改造学校变成了山庄,集吃、住、玩于一体,前几年人气很旺,每逢节假日各种好车集聚于此,近二年,可能是反腐败抓得紧人来得少了,当头结脑的都不敢来了,老百姓消费不起,最多也就是进来看看。质朴的花工,直爽的花工,可能是太寂寞了,拉开了话匣子……

观望,园内拆除掉一排教室的地方,一30多平米的木质花厅,抬高于地面,四周紫藤缠绕攀爬,已过花期的紫藤花留下了曾经的烂漫,孕育成一串串裹着浅绿丝绒的长长的扁豆形状的果实。厅内摆放石桌、石磴和几张木质长桌、长椅。花厅前是原来的操场,现在为一个不太规整的游泳池,池内蓄满了水,可不流动的水缺少了灵气,显得污浊呆板;花厅两侧是原来的几排教室被山庄主人改造成了一间间里外套着的客房,尽管设施齐全,尽管摆件现代,总感觉旧瓶装了新酒,缺失了本该有的韵味。

环顾青山环绕的学校,曾经是山民的希望,是山民的未来,如今,人去校变,只留下了一幅落寞的表情,夏日里,阳光下,余下了岁月深处的声声叹息。

带着怅然若失的心情继续前行,路变瘦,沟变浅,两边高山巍峨,却更加茂盛葱茏,泉水从山脊处渗出,真是应了那句“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影爱晴柔”的诗句。此刻,山路幽静,耳畔只剩下了稀疏的鸟鸣声。

途径一些村庄,磨盘大的岩石睡在大山的各个角落,杂草覆盖了曾经的家园,星星点点的人家柴门犬吠稀稀落落,那声音似乎缺少了大山深处看门狗应有的野性与底气。

没有了学校的山沉寂了,有的人为了孩子就拖儿带女举家搬迁去了平川、去了县城;有的人为了生活过得更好就长期住到了城市里,离开了养育他们的大山。选择留下的大多年老体衰,过着清淡如水的日子,大山褐色的皱折里恐怕嵌进了他们的灵魂吧。

留下?走出?能找到答案最好。

有层次的流水声,汩汩传来,弃车走近。

低于公路被两山夹着的河水,柔媚秀气。河滩不宽,河边的野草如碧海,里面散满了野花,摘一朵粉红的喇叭花、亮黄的水草花,闻之,浓郁,真的,家花没有野花香。河滩里石头星罗棋布、形态各异、随性率真。河水坦荡,裸露胸骨;河水很清,清澈如垠;河水不宽,如一条玉带,幽幽地飘向远处。探身远望,有山遮着,随着山势起伏有回环之势,看不到它的源头。山有多远,水应有多长,水赋予山灵秀,山赋予水博大,她们理应是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恋人,才对才好。

顺着河水走,身上的燥热逃遁得无影无踪。草丛里不时蹦出几只蛐蛐、昆虫。同行中不乏手巧者,拽几棵狗尾巴草编成一只活灵活现的小兔。一只硕大的金色花蝴蝶围着穿花色连衣裙的小姑娘留恋徘徊,原来蝴蝶也有失判的时候,误将裙花当真花。

我们走,太阳走,太阳透过茂密的树叶照在我们身上,只投下稀疏的光影,散落在河面,跌成了块块碎金。一河的光,在流动;一河的金,在闪烁;一河的情,在涌动。

水声牵引着脚步逆行而上,走着走着的水,一部分累了,累了的水遇到低汪处留下来,汇集成了潭,潭清澈,不太大。找一木棍试探深浅,不达膝盖。童心未泯,卷起裤腿跳入潭中,溅起水花朵朵。坐在潭边的石块上两脚扑打水面,仰头看天,天蓝云白;低头看河,河里的水草不慌不忙散发着生命的气息;河边的水鸟煽动灰白的翅膀,扑打着绿色的水草,发出脆亮的叫声,飞向高空,飞往远处。

望着鸟飞的踪影,沉思,鸟过尚且留声,是由于鸟有飞翔的双翅,可以高飞,可以安降。人过应该留名吧!远走高飞是人的欲望,可飞得再高,也有降落的时候,把控好翅膀安全着陆,才是完美的人生,如若折损了翅膀,会摔得脆响,则酿成人生的悲剧。山色沉静,带来些许禅意,夏草绿荫,河水流淌出恰到好处的韵致,心中杂乱的思绪,与蝉鸣般的燥热,一同跌落在了碧潭的深处。

继续前行,大河村较先前途径的山村有了人气。挨着公路,又高于公路,背靠青山,一致铺盖着山民的住宅,大多红墙砖房。一栋白色的小别墅,黑色的大铁门敞开着,门外两侧种植着枝蔓攀爬的黄瓜、西红柿、豆角、嫩黄色的生菜、深绿色的芹菜,盛放的金针花给蔬菜地嵌了一道金边。这安静的小院矗立在青山绿水间,吸引着我们进入。

小院的主人是一对古稀夫妇,男主人是本乡护林员,女主人为山村教师,现均退休在家,正在拾掇院落。好客的主人很健谈,边沏茶倒水,边滔滔不绝:“根扎在这里,舍不得离开。这里交通便利、水源丰富、环境安宁,那个地方能有我们这里好?这不,几年的积蓄再加孩子们帮衬,花40万盖了这二层小楼,三个孩子都走出去成家了立业了,逢年过节孩子们回来一家一间,宽绰着呢。电磁灶、煤气、太阳能,可不比你们城里人差。吃的米、面、油,都是自家田里产的,菜是自己种的,根本不用担心农药呀色素呀转基因之类的东西,环保着呢……”耳听他的述说,不禁对“年老心闲无外事,麻衣草坐亦容身,相逢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产生了疑问。

相邀到对面山上摘杏,盛情难却,一同前往。走在前面的女主人手提着竹筐,脚穿高帮绿色胶鞋,蜻蜓点水般踩在过河石上面,轻盈地越过河水,是大山赋予了她矫健的身体?河水给予了她灵巧的动作?我们笨拙地紧随其后,曲折的羊肠小道上枝枝蔓蔓的野草张牙舞爪地撕扯我们的衣裤,挽留我们前行的脚步。跌跌撞撞地爬上蒿草茂密的山梁,已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满面,只好停下歇息。

回望,大河人家背靠岿巍青山,一条灰色带子绵延地从门前走过,为山民接长了外出的双腿,一条银光闪烁的带子从脚下流过,是大山悠长的呼吸,是山民的经济命脉。优越的地理位置、丰沛的水系,使这里草丰林茂。山里的地以块状梯田呈现,每块面积都不大,此时正是玉米的旺期,叶宽杆粗,扬花抽穗,孕苞结子,勃勃生长着;大谷米以其色泽金黄、熬煮易烂的特点而久负盛名,多有种植,此时也长到人的小腿高,大片的土豆地开着白色的小花,正使劲孕育着秋日的果实……很是庆幸,这里的田没有荒芜,勤劳的山民选择了躬耕与坚守。

青青的河摊里,繁茂的树林下,一群长角的黑羊安详地吃着草,黄白色的肉牛悠闲地踱着步,下了鸡仔的母鸡咕咕地呼儿叫女……如果巴黎印象派大师克洛德.莫奈在世看到这幅景致,恐怕也会按捺不住激动拿起手中的画笔,运用绿、黄、白、黑等华丽的色彩,留下一幅和《日出.印象》一样史无前例震撼画坛的油画吧?

高处传来女主人的叫声:“快上来摘杏吧!”循着喊声快步上到地里,杏树品种可真不少,每棵都缀满了果实,个大金黄的是黄杏,已然老熟,摘一个会掉下一串,咬一口绵软香甜;体积略小的是红杏,甜中略带酸味儿,开胃健脾,吃后余味无穷;体积更小的泛着绿色的是青杏,里面藏着黄色的瓤,别有一番甜味儿,更小更红更酸的是野生山杏,里面富含氨基酸、蛋白质的杏仁……

提着丰收的果实下得山来,在“水心如镜面,千里无纤毫”的河水里摘去沾在头上的碎枝,去掉贴在衣服上的草屑,濯洗甜腻的双手,这河水便有了“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时可以濯我足”的功效。这时,主人的儿子也开着小车携妻带女从县城归来。

不禁觉得,走出有走出的因为,留下有留下的所以。有时走出是为了更好地回归。正如同伴执意要到榆社辉教村,寻访段氏祖先一样决绝。凹凸有致的大山,形形色色的风景里,盛放的应是生根在这里的历代山民的梦想吧。人生如四季,季季景不同,无论何种选择,走成自己的风景便是最好。

晚归的夕阳给大山镶了一道橘红色的边儿,河水荡起了红色的波光,如霍霍点燃的红色火苗,“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大河人家,便晕染在这耀眼的霞光里。

夏日山行,我遇到了盛夏中的绿荫、盛夏中的碧潭、盛夏中的诗意人家,这足以慰藉我躁烦的心,安抚我疲惫的身,去除我视觉的累,带给我一个清凉的夏季了。

天津市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正规癫痫患者出现心理问题应如何正确调节?北京较好癫痫病医院有哪几家羊癫疯一般都是怎么治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