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旅】遗落的爱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文章
摘要:她用三世烟火,换了他一生迷离! 地狱里的童话永远上不了天堂。可是,她以新娘的魅惑,像蝴蝶效应,一直膨胀着他的梦。   ——题记      天就这么凉了。他诅咒秋天。是的,没有理由喜欢。因为她不喜欢。秋天在收获的同时也逃不开凋零的凄凉。这是她说的。她喜欢火夏,连着她的话,火烫火烫的,烧灼着他的身体。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虽然笑容里有无奈的落寞,但,确实是笑容。一想到她,总是这样,轻轻浅浅里牵出往日的甜蜜。那笑容里,漂洗进了爱的余色,结晶了情的余温。   静静地坐在河边花园的长凳上,看河水安然的天眼。没有风,很安静。没有她的世界,只剩下安静!地下已有些许落叶,他拾一片起来把玩,泛着黄又略有些红色的印迹,根筋依然清晰。总有一些东西经得住季节的变迁。脚下的泥土少了坚硬,秋雨不断地浸泡,令这土也温软了许多,脚下绵绵的,像她绵软的身子。   河的对岸,是他和她以前常去的茶坊。看哪里都不如看那里,只要专注地直直地看,那里可以看出一个娇小的人儿,穿着短裤和体恤的身影。她真的太调皮,从来是我行我素、没有顾忌,也不在乎场合。一双白嫩嫩的玉腿时不时在茶桌下撩拨他。想起,那天害得他又打碎了一个茶杯。呵呵,这臭丫头居然爆发一阵哈哈大笑,惹得茶坊的人都望着他。她,从无章法的,总是这般随心。又是他彻底喜欢的!深深地在心底恋着!   蓦然间,那玻璃窗隐约透出她的侧面,大红色的体恤配一条牛仔热裤。他缓缓地走过去,近了,就快要触到那落地玻璃窗。伸出手去,轻抚到厚厚的玻璃,凝神在许久的专注里,许久……他颓然地叹气,缩回手,手心里除了灰,什么也没有。他生出了幻觉。她早已离开这城市了,与他,尘归尘,土归土,各在各的去处,似乎天道自然。   转过身子,他又往河边走去,点上一支烟,给自己一个伴,伴随自己的孤单。天暗下来,许是要下雨。起风了,树叶和着风声的低吟游动着舞姿。看着身边的路人,疾步的,慢行者,匆匆和悠然里看不出忧愁与烦恼。不知伴风的树叶会否记得它们的前尘旧事?不知有谁和他一样在此回望,那逝去的树叶般的情事。   有一些情事的片段,随烟舞秋风,乱了。他坐回到木凳上。因了风的缘故,河水开始欢畅了。他对着流动中的河水,在天空的柔怀里,诉说着淡泊悠远的情怀。对她。可是,她像风,他抓不住。   许多年过去了,他的身板依然硬朗。相思也是一种健身操?只是,他挺直的背脊充盈着冰凉的意味,正一点一点地从他的外衣里渗透出来。黑大深邃的眼眸,在思念时,泛出一圈她的光泽。十几年过去了,仍旧留着短短的寸头,干净利落。质感的鼻梁直直的,每一次吸气,仿佛都是对生活的慨叹,又是那么无声。浓密的眉,横着一道黑色,配衬着清亮的眼眸。保持着她爱着他的样貌!她曾经说过,不在乎他会老去,更喜欢那种遒劲的沧桑。很遗憾,她看不到他身上夏季后的样子。放开了他的手——他一直记着她赠予的这一刹。   他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里,许多年了,他强压着那一路伴随而行的痛。痛透这么多年,他从不曾告诉过她。一想起她,他又笑了,他渴望回到那个火夏,太阳飞来的箭镞,投射着烈焰,炽热覆没着他们,以及内心的一切和周围的一切。她,偏又是任性的,从不打伞。他心疼,怕她晒伤了白皙的肌肤。她娇俏地一笑,就当去非洲体验生活了。这话炙烤着他的心,快要融化了。哪怕瞬间成灰,心也甘愿!那阳光里,有她的味道。烈烈的。   他从兜里慢慢拿出那个打火机,大红色的外壳已有些褪色,油早已耗尽。一如她蒸发了,不能再一次在这里燃烧,再不能带给他明丽的阳光。她说的,最喜欢红色,只有红色才能凸显她火红的热情。他一直珍藏着这个打火机,像宝贝般裹在行囊里,无论走到哪里。他能真切地感受到,那是她的存在。她用三世烟火,换了他一生迷离!   她爱笑,笑起来没完没了,像一盒玻璃弹珠滑落到钢板上,不停地蹦啊蹦,很久,很久,才停下来。她说话也伴随着咯咯的浅笑,像被他挠了痒痒,但她身上又没有痒痒肉。于是,他说她是蛇变的,冷血。哪有人不怕痒的,只她不怕。自从跟她在一起,他就有这种感觉,她的手一年四季冰凉。她的目光有时是冷峻的,像一块被暴雨冲刷过的石头,瑟缩地战栗,寂然却坚硬。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每每会有这样的感觉。那时刻,她在他眼里飘忽着,明澈的眼里掺杂着些许浑浊。即便是在他怀里,他都无法触到她。还好,那样的时候不很多。还好,她是喜欢笑的。   他说她像个傻丫头,她的笑声传染,他也笑。他叫她开心果。喜欢听她讲故事,一直没弄明白,她怎会有那么多的故事。也不知道她在讲自己还是说别人,他可以心神俱醉地听到发痴。有时候,她讲累了,把脚放在他的腿上,宽舒的睡衣,自由而轻适,更显她的娇小,纤腰盈盈一握。他搞不清楚是为了听她讲故事还是想这样看着游离的梦色的她。每每见到他的痴傻,她会笑着问他,还没听够啊,傻瓜。他点头,她又咯咯地笑个不停。从此,他有了新名字,傻瓜。   她古灵精怪,时不时,眼里闪烁着狡黠。她的身上包藏着太多的谜,他想一一解开。然,至今他都迷茫。她时而温婉如淑女,时而狂放如妖女。每一次听到她叫他哥哥,他会从起初的陶醉到冲动,再到无法遏止的癫狂。她的声音好似下了蛊,脆生生,甜丝丝的。她还会故意咬着他的耳朵叫他“我的宝贝哥哥”,真要命!好似在他身体里抹上了蜂蜜,她每一句话都招来一只蚂蚁,当蚂蚁越来越多,他便忍不住去挠,越挠就越停不下来。沉湎在痒痛里,他难以自拔。   自然他不会放过她,抱着她一阵狂吻,呢喃着乱语胡言:宝贝,你真坏!你这个小妖精!他的身体被她撩拨起一团烈火,都是她,都是这坏女人,这要命的小妖精害的。吻更深了,他狂野地撕扯她的衣衫,她说:哥哥,我是你的女人,我只要你!这该死的!身上的蚂蚁越发多,他快要窒息了。她就是这样的女人,不给他片刻的喘息。他认为这是人生的极欢大乐,很享受。   她更是聪明的,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绝不允许别人抢她的戏。她骄傲、霸道,她要确定在他心目中是最重要的,她绝不会成为谁的之一。她必须是唯一,是不可替代的!想要驯服她,很难!他一直很努力,做她心目中那个成熟、坚强、聪明、心胸开阔、浪漫而且有创造力的人。他叹息,自己还不够优秀,他不是让她多么失望,而是他对自己很不满意。   她很坚强,没有什么能让她低头。她也有泪,只是,含着眼泪,依然在奔跑。她,毕竟是个女人。他知道,她希望拥有一个能够保护她,让她有安全感的男人。她说,这样的男人,远比一个事业成功的男人更值得去爱。其实,她也如小女孩般渴望神圣的爱情,崇拜英雄,一心等待着一个神一样无所不能的人去引领她,去领略不一样的人生。再次嗟叹,他没能做到。   他小心翼翼地摩挲着一个日记本,年月的久远斑驳了封面的颜色,这些年来,除了那个打火机,就是这本日记了。不知多少次翻开它,他像把玩一件奇世珍宝。很多字迹沾惹了泪水的痕印,失了原样。许是他的泪水叠了她的,洇出一圈又一圈白黄色。在这个秋天里,平添几丝忧色。这是她送给他的,里面记录着她年少时的懵懂、青春期的惶惑,还有她经年漂泊的酸楚与无助,更有她对世事的狂想和他们的爱情。看着她写的《分手》,他眼里滚爬着泪珠,每个字都捶打着他的胸口。   再一次说分手   眼泪痛着黄昏的飘雨   心底的疼汩汩流出   醉人的酒   一杯又一杯   浇不灭   膨化的悲与愁   曾经的一次次分手   竟然成为缠绵的借口   你说你是一镜河水   我是那一枚石子   投入其中   你生命的长河   在这里荡起   一圈一圈的涟漪   漾着高高低低的轻愁   那个告别的路口   泪眼迷离我冰冷的手   你轻轻松开   放逐那枚石子   石子陷入淤泥   永远沉寂   他突然觉得自己确实是个傻瓜,居然会问她石子与涟漪的关系,真是好白痴。涟漪,不就是细小的波纹吗。没有石子投向镜水,哪会有涟漪?他是那涟漪吗?是她生命长河中那一道细小的波纹吗?她不正是那颗石子吗!激起的却是千层浪!!她沉入了河底,他宁愿做河面上的涟漪,即使承载不了她,也能将她永远圈在河底!待到哪一天河水干枯,他也化为了水蒸汽,那时她就会浮现真面。水蒸汽会化作雨水,在每一个飘雨的日子,再次将她浸润!   读着她的字字句句,秋,更深了!每一个秋天,他总会来到这里,于风中去嗅她每一缕气息,于异动里去分辨她每一处身影。他一次次动情地在心底嘶吼,多么希望她能够感知到!怎奈,这些年来的每一个秋天,他总是怀揣着满仓的孤寂而归。那一年秋天,他没有想要逃,他不过想去更广阔的天地打拼,他只想给予她一份稳定、舒适的爱。他懂她,她是个有品位的女人,也有点小小的虚荣心,但绝不虚伪!他怎么忍心让她受苦!他要挣很多很多钱,是的,当时他是那样想的。她却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她说,只有误会才需要解释。她的偏执,他很崩溃。   这些年,他行了很多路,去过不少地方,满满的行囊里,唯独没有她。没有了她,他再也嚼磨不出那个叫作激情的东西。她是他的天使,却把一双翅膀给了他,飞了一大圈回来,他累了。无数次想去找她,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对她说几万遍“我爱你”。可他总是在矛盾中却步,他害怕,害怕她的身边有了别人,害怕她不再爱他渐渐老去的容颜。他喜欢规划自己的人生,他承认,不如她活得率性洒脱。   说到底,他心里是怨着她的,怨她没能与他携手天涯!这些年,他想让忙碌来充实自己,想忘掉她。但,终究是忘不掉!他的心阵阵地疼痛,不停地向心低语“我爱你”,喃喃着她心里的呐喊“我爱你”……   这些年,他只能于她的字里行间去追寻她的身影,去回味她,去感受她一路走来的悲情与欢愉,看她笑,听她哭,为她喜,替她忧,还要忍受她发的牢骚。她,总是这样,心思恪纯,行事率真。她不考虑她的字字句句压在他的胸口,磐石般不可移转!今生爱过她,他没有力气再去爱别的女人。是的,她觉得自己也没有!   风,大了,吹开了日记本里的几张照片。是那一年他临走前给他的。发黄的照片消褪不了她灿烂的笑容,每一张她都在笑。每一个夜里,他枕着她入眠,总是看到她挥舞着五彩的裙摆向他跑来……他大声呼喊她,似乎听见她在叫他哥哥。倏忽间,她又消失了。翻过照片来,他看到了那几行她挥泪写下的字:你是我永远的方向,我是你梦中的新娘!我看不到天堂,魂灵在魔狱里被恶鬼抓伤!   抚摸她妩媚的笑容,想象她款款行来,他的身体变得轻盈。随着秋风,与她一起轻舞飞扬!唯有眼前的这条河,依然浪浪奔流,所有的日子也随滚滚滔滔,一去无返地推来今天、明天…… 哈尔滨在哪医治癫痫病比较好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应该如何选择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有名武汉治愈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