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雪落无声爱无语(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励志文章

当层林尽染的暮秋渐渐远走,在乡间的小路寻觅最后一片枫叶,当稻茬弥香的田野变得空旷辽远,听几声南飞的大雁惜别的哨声,当暮色中的一轮圆日渐渐西沉,忽短忽长的日子渐次变得不能再短,色彩斑斓五光十色日渐褪去,立冬后的光阴变得令人恍惚,邃远的天空会飞来密密匝匝的美丽的精灵,这无声的白色精灵在飘逸的翩跹,冬来了!

那个冬天风在吹,那个冬天雪在飘,那个冬天,因为青春正好,日子变得分外的妩媚。我喜欢初冬那一层薄霜,喜欢枯黄的芦苇在风中不停的摇曳,喜欢窗户上那美丽的冰凌花,喜欢在村口的太阳地里看迷瞪着双眼插着袖管晒太阳的爷爷,喜欢在静静的冬夜烤着火炉诵读那跳跃的诗行,喜欢在一望无垠的雪地里用脚印写就一串串银铃般的乐符。

总是一个人默默地踯躅前行,一袭素装,私私细语,冰雨会在灰蒙蒙的天际密密斜织,村旁那个耄耄古柳依然在恪守着千古绝恋,那万古长青的松柏镌刻着悠悠岁月风云变化的沧桑,我无数次的走进冰天雪地的阡陌山岭,无数次的走过那低矮的篱笆墙院落,我仿佛看到记忆中熟悉的身影在陇上走过,雪落无声爱无语,青春里,爱是一曲幽婉的烂漫情歌。

旧日的时光,寒冷的冬。

纯真时代,那浅浅的羞赧,浅浅的媚态。

斑驳的记忆,温馨。甜蜜的往事,依然在心底轻轻荡漾。

很久以前的冬天,总是特别的寒冷,村里没有自来水,只有一口距离村口很远的深井,每天人们总是穿着棉袄在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挑水,父亲在外服军役,家里弟弟还小,我总是穿着碎花棉袄早早的来到井边,在人声鼎沸的队伍里,我总能看到一位捧着书专心阅读的邻家哥哥,在一群乡野男人中尤显清秀,白净的脸庞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挺拔的俊美的鼻梁,总给人一份无以比拟的吸引,哥哥高考落榜,回到村庄,格格不入。总是见他忧郁的一脸愁容,总是见他不声不响的走在寂静的角落。我那时是十七岁的年纪,在镇上连续的补习想考镇上的定向师范生。在繁忙的补习生活里,忽然期盼起星期天来,因为星期天可以在挑水的时候看到那个俊朗的哥哥,当我摇着长长的井绳艰难的提起满满一桶水的时候,由于人群拥挤,不小心水桶掉到井里去了,我一下子急的六神无主,这可怎么办呢?我的扁担刚是不够长,水桶在井里忽忽悠悠的晃动着,我担心万一水桶盛满水会一下子沉到井底,那就实在不好办了,正在这时,哥哥把看着的一本小说随手插到了衣兜,他急中生智把自己的扁担和我的链接在了一起,往井里一探,很轻松的给我钩了上来,并顺手给我打满了水,递到我身边“小心点,路滑”,很稳沉浑厚的男中音。我无限感激,也无比激动。

冬天的村庄格外的安详,凛冽的风总是吹透门窗,家里的炉子已经坏的不成样子,屋子里飕飕的响着风的怒吼,我和年少的弟弟在院子里和着泥巴,准备挨着炭火炉砌一堵暖墙,我从扬场里抱回麦秸,和泥,弟弟也干的津津乐道,可我们姐弟俩怎么也不能把泥巴糊上墙,更不用说平整了,这时,邻家哥哥走了进来,我眼睛一亮,他默默地接过我手中的瓦刀,给我一点点认真的干了起来,暖墙用泥巴和红砖砌好了,哥哥给抹了一层水泥,我满以为这样平滑光洁足够漂亮了,哥哥却说,这样看着太单调也灰凸凸的没有一点亮色,他稍一沉思,用自家院子里的白灰粉刷了一遍,看着舒畅了很多,“哥哥,蛮好!”我心奋的说道。“我觉得还是少点什么”哥哥自言自语。不一会儿,他拿来了很多颜料和画笔,在洁白的暖墙上一笔一画的绘制出一幅梅兰竹菊的四君子图案,惟妙惟肖真是逼真!水墨浸染好不雅观!洁净亮堂的瓦舍木屋,有了这一片艺术的天地,无疑使得屋子蓬荜生辉,格外的灵动美丽!

十七岁的年纪,很自然,我从心里深深的爱上了邻家哥哥。我掩藏着这份懵懂的情爱,我无数次在雪夜里哑然失笑,那初恋般美好的情愫使得我内心溢满了无比的幸福,那无限曼妙的情思让我总能在静静的冬夜感受无限的芬芳,哥哥给我太多的激励,给了我他密密麻麻的学习笔记,我终于在来年的考试中考上了向往的师范学院,当我拿着录取通知书飞快的告知哥哥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一缕兴奋和隐隐的一丝忧伤。

上学时是不准谈恋爱的,三年的师范生活,我默默地想着哥哥,偶有时分,写一些情长意绵的书信,比我大五岁的哥哥不常回信,也从不来学校找我,可我每次回村庄,总想着去看望哥哥,他开始在村庄养蜂酿蜜,也侍弄着塑料大棚,我怎么也没想到,在我十九岁的那一年,哥哥经人介绍,娶了一位嫂嫂,嫂嫂长得很白皙,个子也高挑,就是不怎么爱说话,家境不太好,很早就辍学了,勉强小学毕业。我满含眼泪看着哥哥在数九寒天用一辆简单的吉普娶走了那位幸福的新娘。很多年了,那身耀眼的红棉袄成了冬天我永远忘不掉的一抹血色残阳。

我很快毕业分配,由于成绩优异被留在了小城,也顺理成章的找了城里的女婿,幸福的婚姻生活充满无限甜蜜,但我总是在漫漫无际的冬天想起邻家的大哥,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二十年漫长的分别,岁月并没有磨平记忆,我依然在心里深深的牵念着这样一位友人。雪花悄然飘落,轻轻又轻轻,山涧的小溪缓缓的流淌,薄冰覆盖的河面偶有小鱼跳跃,微微荡起的涟漪让心怀依然充满悸动,泛着羞红,扬起浅浅的酒窝,我听见山林里燕子呢喃,我看到枝桠上杜鹃啼鸣,不如归去不如归去。是你吗?我心中永远的大哥!怎么白净清秀的脸庞变得黝黑而皱纹深深?怎么身材魁梧英姿飒爽变得异常的清瘦而略显佝偻?那头乌黑飘逸的头发彰显着无限青春的风采,而今稀疏而白发恒生?我们面对面坐着,很多的话凝噎在喉头,我听见你不住的叹息,生活的窘迫让你光环不再,家庭的变故让你缺失温暖,柔顺娇弱的妻只能和你过着艰涩无比的日子,一双儿女勤奋好学却为学费无力筹集而心力交瘁,你依然无比辛苦的侍弄着你的蜜蜂,靠着天运挣一点微薄的钱财难以支付巨额的房贷,你在自家的篱笆墙院子里修盖了几间新式的平房,为长大的儿女筹备着不久的婚房,你和嫂嫂依然住在古老的旧式的窑洞里,依然生着炉火,那熟悉的绘制着花中四君子的暖墙已是斑斑驳驳,依稀诉说着曾经的万种风情。你那些装满各种油彩的瓶瓶罐罐全都尘封在寂寞的柴房,上面的尘埃默默诉说着被遗忘的深深痛楚。

外面又扬起雪花,我想起那个冬天,雪花飞的真美,像柳絮一样轻盈的雪花带着纯真少女的羞红。那个冬天,雪花飞得真欢,蒲公英似地雪花那样细茸柔软,就像一股清泉流进了少女醇美的心田,那个冬天,雪花飞得真柔,婀娜的雪花飘飘悠悠,落在我清秀的脸庞上,落在我长长的睫毛上,落在我蔚蓝色的百褶裙上,我记得你对我说过,你说,无垠的雪地,你喜欢拥着穿着裙子的我,在飘飞的雪地里漫步,纷纷扬扬的雪花洒在我蓝色连衣裙上,我想起栀子花的柔软和清香,想起美丽的初恋时光,你轻轻拭去我裙子上轻盈的雪花,给雪中娇媚的我披上你温暖的大衣,你用结实有力的大手牵着我行进在漫天的飞雪里,你紧紧攥着我娇小的有些冰凉的手,把它伸进了你温暖的怀里,你说,我就像那美丽的雪绒花,我幸福的依偎在你温暖的胸怀,羞赧的笑容洋溢在心田,蓝色百褶裙上的雪花开的更欢更闹了……时光匆匆,挽着我走在旖旎的风雪里是我亲密爱人,邻家的大哥,你还记得你那一缕温情的烂漫情怀吗?

我和我亲密的爱人竭尽所能的帮助你走出了阴霾,你大学毕业的女儿在我们的帮助下走向了一个令人艳羡的工作岗位,颇丰的薪金收入使得你很快摆脱了窘境,你四十多岁的身躯一下子焕发出了年轻的风姿,佝偻的背仿佛一夜间挺直了许多,微笑不由得洋溢在你的脸庞,温柔的嫂嫂终于有了一身像样的衣着,满心欢喜的称呼我“妹妹真好!”

远处朦胧的苍穹山峦在白雪的映衬下越发的秀雅,茫茫的山野里那葱绿的冬小麦在白雪中若隐若现,炊烟袅袅飘拂的秀美山乡渐渐远去,站在风雪里的邻家大哥挽着嫂子粗糙的双手默默相送,我微笑着牵着爱人温暖的手臂走向城市广阔的天,雪花在无尽地欢舞着……

成都哪家医院治癫痫婴幼儿癫痫甘肃哪家医院好呢济南的最权威癫痫病医院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