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花事(味道征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看桃花】

人还在瞎忙呢,窗外那几株桃花已经开了。午间去食堂吃饭,穿过走廊,看见院子里枝桠相亲的几株桃花嫣红斗艳,在丝丝雾雨里显得暖意徜徉,又一年春天到来了。

可是,要看成片成林的桃花,还得动一动身:坐6路到马草江公园,或坐8路车去南山公园,两地必定游人如潮,喧闹涌动,而那成片成片的桃林总让人惊叹、疑心掉花海里了!

世人“责诬”桃花,大多言语“桃花劫”,似乎开得太烂漫,有点轻佻、“薄幸”;桃花开烂凋落,连“桃花运”也成了嬉戏、贬义多了几分。因此,就算痴心单恋,也常落得笑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然而,即便“斥责”种种,喜好桃花的人还是很广众的。

桃花绽开,寓意吉祥,娇艳俏装,喜迎春回,“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民间词人作词写对,也很喜好用“东风桃花第一支”起头。春回踏春,男男女女,花间徘徊,就有故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花开了,姑娘出嫁,蜜桃圆熟,添喜生子,养成了送学堂,老师才好“桃李满天下”。桃花艳丽,不只惹人,蜂蝶流连,虫鸟鸣嬉,“最娇人、清晓莺啼,飞去一枝犹颤”……

桃花亦寓意希望。上古神话,夸父逐日,口渴身亡,“弃其杖,化为邓林”,荒凉悲间就隐含丝丝缕缕的暖意。

桃花亦象征情义。古人尚礼,“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古人重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古人念友,“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桃花还寄寓情趣。有多少人痴迷唐寅的《桃花庵歌》啊?“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要真能这般的快活自在,就不在意别人笑什么疯癫痴呆了。

我很神往金庸小说里“建造”的桃花岛。在金庸的射雕侠客中,“东邪”黄药师最为独特,他窝驻的桃花岛神秘奇异,又弥漫着烂漫的诗意,桃花容貌,桃林为阵,孤高傲立,隔绝尘世,让人“惊为天境”!的确,桃花岛与西毒阴鸷的白驼山庄、南帝的青灯古寺、洪七公醉卧街头相比,不就是天上与人间了?

我很奇怪陶公的“田园桃源”:外边桃木成林、落英缤纷,里头却不再提起桃红;或许坎坷乱世,人都无暇顾及,落红又与谁感慨呢?……

不管了,坐6路车、8路车去看桃花吧。

【花骨朵】

周一到周五,我上班干活的办公室躲在一个大院的角落,原先,窗外是一大片的野菊花,入秋以后,花开得十分抢眼,团团簇簇的,造起像一个“花的湖”。

我初到这儿那会,也觉得有点意思,房间还算新,建筑不高,装饰白净、简朴,不那么富丽堂皇,让人生疏畏惧,以致迷失。更难得就是,建筑的四围都长满了青草花木,四时轮番开放,春来杜鹃桃红,入夏玉兰芬芳,果木花甜、蜜蜂来哄,然后甚至月季、茶花、满天星,还有好多喊不出名字的……盯显示器眼累、倦了,不经意扭头望窗外,喔,又有花开了!

起初,这间办公室就我一个人蹲守,原先的主人高升了。有一位“大佬”曾调侃我,“阿石,你倒是可以的啊,享受领导级待遇喔,独自一人占一个办公室!”我傻笑,嘿嘿应道:“那么,安排几位小妹进来?”其实,独自一人也好,安静,可久了也闷气,有时掐指一算,几日不讲句人话了。

后来,增加了一位大哥,忙的时候各做各的事,空闲了也聊聊天、讲讲段子,完了一起去食堂吃饭。日子也就这样子过着。

有一日,穿过走廊,下台阶,猛的看到水塘边一棵木兰树的树顶上“站立”着一大朵花,确切的讲、那是一大朵木兰花骨朵,那么大,又很白皙,惹人有点“惊骇”,不会是花仙子变化来的。之后,每日经过那里,都忍不住寻望一会,真是一朵很大的花骨朵啊!另一日,我下乡回来,带着相机,就顺便给“她”拍了几张照片。看着那骨朵逐渐丰满圆润,终于是准备绽放了;且就等着,看看“她”盛开的模样吧。

一个周末,我回办公室拿点东西,露过那棵树儿,忽见树根下有一片花瓣,想起那一朵大花骨朵,赶紧走几步,抬头望,果然开了:那么洁白的花瓣,那么大的花朵,甚至可看到那惹人的金黄花蕊,真还有几只蜜蜂……原来如此,美丽绽开常是静悄悄的。

花骨朵绽放几日,也就凋谢了,那棵上还有另外的几朵花苞,可我已不大在意了。

后来,办公室的窗外建成停车场了,有时看到那棵留下的木兰,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一大朵花骨朵,想起原先长满一地的野菊花,想起了那一个“花的湖”。

【山花烂漫】

我老家在山窝窝里头,每年初春时候,我家厨房门前的一棵老梨树就热闹起来了,新叶间开满雪白瓷嫩的梨花,晴日里蜜蜂蝴蝶满树,摇落花屑如飞雪,好看得要紧。村人常在这会想起这老梨树,赞叹它花开得挺合时。但秋后挂果总稀疏,又参差不齐,大的怪状,小的苦涩。屯里人常言要砍掉它,因为长在路边、有点妨碍走路,却至今仍留存在那里,年复一年预报春归的讯息。

春日渐暖,小屯对面果坪的荔枝、龙眼与桃李也开起了一簇一丛的花朵,与田头的菜花野花、山岭的山花相映相应,到处弥漫着忽淡忽浓的甜味儿。

先前的清明前后,我常与几位老友结伴,到上国山去看野生的杜鹃花,漫山遍岭,芳菲嫣红,方圆百里,就开这一山。天气稍寒却恰好,上山人还不多,花开也正好,随风绽开,娇艳惹人,尚未盛极而凌人。与老友们且谈且袅娜上山,小途陡峭,探步寻望,窝窝红花,愉悦欢乐,数口同赞,不枉此行。

晴暖的日子,到上国山看花的人就多极了。有炫耀耍酷的,呼啸而上,折下一大捆杜鹃,沿路呼嚣“采花归来”;有跟凑热闹的,山野横窜,人走亦走、人哄亦闹;有看花兼爬山的,看花好,无须折枝,只留赞赏微笑;也有寻秘探幽的,人从远方来,走近农家乐,看景品民风;还有睹物怀旧的,前年来去年来今年来,年年花开年年来,可人怎么能敌得过花落花开?另加恋爱的、采风的、踏春的、春耕的、打柴的……整座山头就闹得很活火了。

欲寻更好的山花,需绕河湾、上险滩、步远山。我曾数回跟老友上大容山,登高远望,满目孤寥,苍茫邈远;低头近处,则见山花怡人,四时不同,花亦各异,大多喊不出名字,却开得那么骄傲、这般从容。有一回,高山之上,洼谷里头,遇见了几丘蓬勃的“野芦苇”,枝杆飞絮,浩然绚丽,令人疑心进了水泊梁山;同行几伙计满心欢喜,豪侠灌顶,情难自禁,咧嘴嚎吼,人生当歌……

男人赏花,本性使然;怜花之心,男人都有。梅兰莲菊,君子最好;牡丹百合杜鹃海棠茉莉丁香等百花各具神韵、绽放斗艳,惹人喜爱,“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即便沉郁老杜,亦有“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的绮丽诗句,平常人又怎能不入俗?

女人如花,男人赏花、怜花。山花烂漫时,人在花间痴。

武汉哪家癫痫医院好北京哪里有主治癫痫病的医院湖北治癫痫哪家医院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