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平静的日子悠闲着过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摘要:听一段音乐,品鉴与想象。旋律的舒缓与高亢在听觉中进入了一种情境,柔美和灵性的音符演绎着明朗与阴沉,辽远与空茫,旋律在听觉里流动成了一幅幅画面,从耳朵流到心里再从心里流到眼睛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日子,波澜不惊,也无大起大落。像往事里的农夫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惯了云淡风轻,也习以为常于流水舒缓的过程。平淡抑或是平凡,是生命的基本元素。   似乎,看淡了什么,是因为无法看透什么。而我天生就不是善于那种绞尽脑汁地考量世事和世故的人,那种劳累又伤神的事儿极有可能与我这种心智不健全的人无缘。我更喜欢自然而自在地领略阳光与阴霾的更迭、无忧也无虑地接受雨雪风霜的洗礼……   于是,我喜欢了读书与写作、摄影与音乐欣赏。这些,成就了我打发平淡时光的最好方式。也没觉到这样的喜欢如何高雅或高贵,也许就如同那些喜欢打麻将、下棋、喝茶聊天的爱好一样,只是爱好。于己,适合,像穿在脚上的鞋子一样,舒服只有自己知道;于人,也无妨碍,只要不叨扰别人就好。   读一本好书,沉浸与思考。那情、那景、那人物、那情节,一旦沉浸下去,就会时而泪流满面,时而忍俊不禁,时而陷入深思。在阅读的过程中,自觉地接受着熏染与启迪,过去和现在,彼时与此时,在阅读中比对,在思考中生发新的念头。从书中汲取滋养心灵的成分,从书中感知自然与人性的力量。   书写一段文字,表情与达意。把回望中的酸甜苦辣和现实中的种种困惑,一一地晾晒出来,那文字是我思想的阶梯,让我始终追求攀援而上;那文字是我情感的筛子,让我将五味杂陈过滤留下纯粹;那文字是我精神的城堡,让我坚守着一种信念形成一种支撑的力量;那文字是我心灵的海洋,让我遨游其中畅想旖旎风光……   拍一张片子,揣摩与思量。讲究通俗意义上的美感,琢磨给受众者视觉上的享受,变换拍摄的角度和拍摄的姿势以及拍摄的时间,用脑力、体力和眼神上的劳累,换取精神上的愉悦。那瞬间留下的是影像,更是心情的一张网,捕捉精彩、捕捉吸纳心灵的美和感动,生活,也因此变得色彩斑斓、有滋有味儿。   听一段音乐,品鉴与想象。旋律的舒缓与高亢在听觉中进入了一种情境,柔美和灵性的音符演绎着明朗与阴沉,辽远与空茫,旋律在听觉里流动成了一幅幅画面,从耳朵流到心里再从心里流到眼睛里……于是,我看到了大海的翻涌的浪花,我看到阳光的妩媚与温和,我看到了夜的翅膀纷扬着安谧和宁静,也看到了一棵树或者一棵草在风中的守望和坚韧……   这些属于文化范畴的爱好,疑似天生的秉性,或者更确切地说是遗传的基因——来自于母亲。   母亲是喜欢读书的。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家境贫困,可是母亲并没因此放弃读书的爱好,她会把从姥爷那里带回来的线装的书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复地阅读,也喜欢把书里面的故事讲给我们听。样板戏的很多唱段母亲听过后就能学唱上来,字正腔圆的。她也喜欢剪纸和绣花,那些形态各异的人和物在母亲的剪纸和绣品中都栩栩如生……   现在,八十岁的母亲是真正闲下来了。眼睛花了,不能看小字的书,戴着老花镜的她,每天迷上电视里的戏曲节目。或品头论足地叨咕这个演员演唱得怎么样,那个演员又出现什么失误,或从戏曲中引出一些通俗易懂的道理说给我听;外面阳光温和的时候,她喜欢搬来一只小马扎坐在门前,不时推推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头微微地扬起,仔细地观赏着天空云朵的变化,一会儿说是像老虎,一会儿说是像芦苇,一会儿又说是像奔腾的马群,自己看还不要紧,还要拉上我,让我拿着相机或手机把她看到的云朵变化的姿态赶紧拍下来,说是拍晚了,就找不到像什么的感觉了。拍完后,她又“点评”,说这张照片像什么,那张照片像什么,且提出“批评”意见,说这张拍得虚了,那张拍得角度不对了……   母亲的耳濡目染,于我和弟弟,从小到大,从过去到今天;对于后代,也是一直延续着,由此,我想到了书香门第这个词,我也想到了现在喜欢读书、写作、听音乐的儿子和侄女侄子……   不管是中年的我还是高龄的母亲,用这些类似休闲的爱好来打发平淡时光的方式,用弟弟的话说,这是“具有文化含量”的方式,也是一种雅致的修行。不管是修行也好,休闲也罢,反正,在我的意识里,这些“具有文化含量”的平淡中的悠闲,是怡情养性的,当然,也不曾停止过思想翅膀的飞翔…… 如何在石家庄治疗癫痫病更好?辽宁癫痫病医院好吗癫痫病能不能治愈呢开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