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牛背山(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秦风秦韵

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他蛰伏在那里,一名不闻,默默地在付出、努力或坚持,但说不准哪天就从哪里冒出来,一鸣惊人,成为令人敬仰和折服的人物或某一领域的领袖。如商界的马云、王健林,体坛的刘翔、王军霞,医药界的屠呦呦等,二十年前或未出名前,有多少人听说他们的名字,知道他们的存在,知晓他们在做什么,又怎么付出与努力?各行各业,各项各类,总不断有惊喜与奇迹出现。

对景对山也是一样。某个地方,当还没有更多人知道它的时候,无论它多么美丽、特别,还是神奇,人们不曾听说它,了解它,认识它,也就不知晓它的存在。而一但被发现它,将它公布,开发,引去游客,才展现出它的与众不同,让人趋之若鹜的去朝拜。都江堰是这样,九寨沟是这样,张家界是这样,著名的兵马俑、三星堆,及张掖的丹霞地貌等亦是这样。而今天雅安的牛背山也是这样。

2009年,四川著名风光摄影师吕玲珑,因参加《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选美中国”活动,为了拍摄中国的第二高峰贡嘎山的美丽雪景,找到当地人带路,爬到海拔3600多米高的一座似牛背的山峰,山峰360度毫无遮拦,日出云海雪峰,佛光云瀑,批次呈现,变化莫测,美轮美奂,西南全部高峰险山又尽收眼底,那景象是如此壮观又美妙神奇,如至仙境。吕玲珑遂拍下了牛背山的风光,并在作品中将此山命名为“牛背山”。牛背山因此出名,进入了公众的视野,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是这样描述牛背山的:“牛背山海拔3600余米,山顶呈南北狭长走向,光秃无物恰似牛背,四无遮蔽,故可见到这样的景象:泥巴山、瓦屋山、峨眉山、夹金山、四姑娘山和二郎山在前,贡嘎雪山在侧,大渡河大峡谷在后,几乎天府之国的所有名山峻岭在此时都变成了玲珑盆景。而翻滚的云雾之下,群山丘陵逐级降低,缓缓融入稻浪翻滚的天府平原……”牛背山的云海,浓密而均匀,壮阔而平缓,随处可见的瀑布云犹如阿凡达中“哈利路雅山”一般,让人感觉踏步于空中,如仙如神……尤以360度名山环绕,结合日出、云海、繁星为甚,堪称绝世。

看多了图片,听多朋友的宣传,自己也就萌发了要去一睹牛背山风光的冲动。可上牛背山的路极险极烂,一般轿车是上不去的,必须驾驶高低盘、排量大的四驱越野才能前往,而且驾驶技术要特别娴熟,能应对很多特殊情况,即使如此,上山也是一种冒险,不是与所有人结伴都能顺利完成旅程的。

恰遇春节长假,一爱爬山的同乡从南方休假回家,看天气极好,就提议去登牛背山。于是又相约了三个同行,刚好组成一车,就计划正月初二向牛背山出发。

说来也怪,在没计划出行之前,天气天天是大晴天,暖暖的太阳日日照着,气温起升很快,误以为冬天已经完全过去,春天已经到来。可行程定下,出发的当晚,天空就下起小雨,一下又将气温拉回到严冬。更糟糕的是,天气预报显示,近来几天,川内都会持续降温,局部地区还将有暴雪。这让我的心一紧,担心行程会就此取消。幸好几个伙伴都毅志坚定,风雨不改,决定计划不改。

这又让我更加担心起来,因为牛背山海拔高3600米,上山的路险和烂是出了名的,加之大家又都是第一次去,对路况不熟,假如上山再遇极寒天气,不能应对,那将怎么办呢?自从牛背山出名以后,前往者就络绎不绝,都奔着它绝美的风景和特别的体验而去。因此上山的人多,出的安全事故也比较多,多是驴友自驾车上山,对路况估计不够,最后连车带人一起滚下山崖,导致车毁人亡。每年当地旅游局和政府部门都会根据季节和天气情况,封山大半年,不准游客和车辆上山。这更激起了很多冒险旅行者的向往,他们总想方设法要去亲近牛背山,一睹她的真容与感受。现在遇大幅降温,迎来雨雪天气,情况就更加糟糕,担心油然而生。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同乡他们早就下了决心:徒步上山。

徒步上山有两种走法,一是从雅安到荥经,再前往三合乡,从三合乡出发;二是从雅安出发,经天全,抵泸定,从泸定的冷碛镇上山。我们权衡了一下,从冷碛镇上山,虽然缩短了徒步的距离,但从雅安抵泸定因路况不好的原因,需要大半天的时间,若要从汉源、石棉绕至泸定,虽然路好走,但绕行较远,花费时间更长。因此大家决定从三合乡上山,徒步越远,才能看到更多更美丽的风景。

手机闹钟准时在凌晨四点响起。天气预报极准,果然降温厉害,掀开被子就是一个寒战,知晓了上山要挑战什么,于是又在身上多加一件薄绒内衣,就提着行李驾车出发了。先到达县城约定地点,接了同乡四人,车就重新驶进黑夜,朝着我们心目中的圣地开去。此时的家乡县城还沉睡在天明之前的冬季雨雾和昏暗的路灯光影中,感觉异常寒冷。

车奔跑在成雅高速上,很快穿过雅安,抵达荥经,拐上去往三合镇的108国道上。窗外的雨帘,不停被车窗雨刮器刮断,白朴朴的车灯光洒在前面,不断变幻着长短和形态,光影里,雨丝就像无数的萤火虫在飞。在路边一家面馆吃了早餐,又再备些水和干粮,继续向三合乡方向开去。九时,车抵达三合乡。

这时,雨已经停了。但下了一夜的雨,又进入山里,气温极低,下车就不由得打起寒战来,又都哈手哈脚从车上取着行李。街道路面坑洼不平,四处积水,只得跳着走路。因不清楚山上的情况,判断不了几时下山,所以车不能乱放,只得找一个可以寄放车辆的地方。好不容易看到一家旅店,将车开到旅店停车场停了,却半天找不到旅店的总台,只得在楼下随便拍一道门和叫着老板。半天,一个人脑袋才从二楼窗户探出来,睡眼朦胧的样子,一看就还没有起床,也不说自己是不是老板,就问什么事?我们说明了来意,问不住店,能否将车在这停放两天。脑袋上一双睡眼打量了我们一下,问了我们什么车,又说出停车价格,我们说能不能少点,上面说不能少了,收别人是50元,我们知道他骗人是为了提高身价,就不理论,掏出三十元钱给他。可他不下楼来,只示意我们把钱夹放在门把手上。门把手是环形,光滑,我们试几次都放不稳钱,想抬头问店主钱怎么办,能否压在地上,店主已经收回脑袋不见了,那情景极象只乌龟。原以店主缩回脑袋是下楼来取钱的,结果等了半天没有动静,也未曾听见有脚步下楼的声音,我们只要好换上一张二十的钱,对叠了将它挂在门把上,钱颤颤危危,随时都有被风吹跑的危险。但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了,转身就向街道的另一走去。也不去想,我们走后,那钱被风吹不见了,或被人发现,偷偷拿了去,店主会不会怀疑我们最终没放上钱。

三合乡镇街不大,没几栋房子,走不了两分钟,就完全穿越了进入一条机耕道,弯曲着往一处峡谷里伸去。镇街的尽头,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大桥头12公里,牛背山51公里。一看路烂,坑坑洼洼,走路需跳着脚踩干的地方,同行都没有在意上面标的数字。我在意了,却认为那数字是虚的,一是路牌极简陋,上面用毛笔随便画了几个丑字,小学生写的字都比那强,二是路伸向山沟,弯弯曲曲的山路,折折转转,谁能准确测量出它真实距离呢?可一但走了,我们才知道它确实不真实,不是数字大了,而是数字小了,小得让我们感觉至少走出了双倍于它的路程。

徒步旅行,永远是辛苦的,它不光检验每个人的体力,还考验每个人意志与坚韧。路全是土路,起先一段路面还稍平整、硬实,有可供下脚的地方,但走着走着,路面就变得坑洼不平,泥泞不湛,时常一个大水坑挡路,只得绕行或打湿鞋淌水而过。这都是当地拉沙石的大货车和拖拉机惹的祸,光碾不修,任由路烂。但我们的目的不是检路,而是赶路,走过了就将它丢弃在一边,不再理会它烂的成因。大家知道这次旅行的是要走很多路的,就没怎么说话,只默默地保持着体力走路。刚下车时,觉得天冷,不敢脱下身上的厚衣,可走着走着,就一路脱减衣服,直到最后,走在气温只有几度的山谷间,身上就只穿着单衣也依然感觉发热,满头冒气,汗湿一身。身上是背着很多吃食的,刚开始体力好时,觉得要少喝水少吃东西,节约着水和食品,可走着走着,就觉得身上的行李越来越重,要压跨了自己,就鼓动大家不停地喝水和消灭食品,希望减去重量,背轻一些,再轻一些。路总是走不完,宽宽窄窄,长长短短,好好坏坏,弯过一个坡,又绕一条河,好不容易不伴河走了,又迎来一段又一段的长坡和一个又一个的垭口,人就极累的缓移在峡谷与山峰间,以冷气与湿雾相伴。

人疲惫到极点,就会不停的喝水,可挂在侧包的矿泉水,先喝是凉的,再喝的是冰凉的,顾着说话,走上一段再抽出水来喝,手里拿的就不是水了,而是一根冰棍,硬硬邦邦的,能打断人的骨头。走得实在累了,就站立歇脚,走路时热得一身汗,可一但不动,身体就会马上凉下来,寒意袭人,冻得要打出喷嚏,只得继续向前赶路。走得无望时,就想知道自己的位置和前路还有多远,可拿出手机却一直没有信号,不能定位或百度地图。手机捏在手里,完全失却了一个手机的功能,只能充当一个效果不太好的相机。倒是越往上走,山峰渐次变了颜色,先是翠绿,再是浅黄,后又变成浅白,那是出现霜冻的结果。天气也是一转一个变化,在这个山谷是飘蒙蒙细雨,拐过一个垭口,寒风嗖嗖,天空又夹着几朵雪飘下,再迎一个阳面,又是雨雪全无。

很佩服队伍里的两名女性,从她们定了要一起上牛背山,到凌晨四点多起床,再到下车后又疾走七八个小时的烂路,没有叫一声累,没有表现一点要退缩的意思,也没有一点拖拉,这让我感到队伍的坚定与团结。

眼看着天已经黑下来,我们还行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谷里,更不敢尝试着要从哪条小路穿过,节约一个两个小时的路程,白天没有,晚上更不敢那样去想。其实在白天,我是尝试过的要寻一条捷径走的,可以绕过大路的很长的一道弯。有两次,明明观察了地形,确定一条小路可以模过去,可就大了胆子去探路,结果越走越偏,最后迷路,只得原路返回,尝试两次都是如此,再不敢冒然行动。天越发黑下来,就只有借助路面上厚厚的积雪反光。山谷除了风声,就只有黑幕与安静,走到背风的当口,峡谷的静与那朦胧的山形,让我们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声。若不是结伴而行,互相壮胆,谁敢独自一人走这样的夜路呢?走这样的夜路,我们既盼路上能遇到两个黑影,可又惧怕到真的遇黑影。万一那黑影不是人呢?我们不敢想象,就僵直着往前移动。

多么希望看到前面此刻就出现一道亮光,哪怕是遇一个行人问问前面的路途也是一种希望。可雪路呈着“之”字形附在一座山体的表面,我们如一个钟摆,又似几只蜗牛,刚爬到左山峰,又要拐去右山峰,越摆中间的距离越短,等短到旁边有出口,一座山峰才算爬过,又迎来一下不同的路程。

我凌晨四点起床,就一直赶路,先是驾车,再是穿行山下车压坏的烂泥路,又来踩着冰雪跋涉五、六个小时,直到现在过了十点,我还随同伴摸黑行走在不知位置和方向的荒山野岭里,饥寒交迫,孤独无援,这是过得哪门子年呢?想想家人一定吃过丰盛的年饭,一大家子团聚在一起,围着炉火,说说笑笑,家长李短,都快准备热水烫了脚上床睡觉了。但我们不能停,不能连一顶帐篷都没有,就露天围坐在零下十好几度的荒山野岭里过夜。我们必须往前走,必须向红军战友翻雪山过草地一样走,除了走就是走。只有走我们才能到达目的地,才能有希望喝上热水,吃上热饭,住上舒适旅店客栈,那怕没有客栈,也一定要寻一间简陋避风避雨的屋子。

也许,旅行并不是真正要看到美丽的风景,而是贪享受那一程旅行的经历。我想,我大抵就是追求的这个吧。要不然,我爱好什么旅行,爱好什么徒步,爱好一个人孤独的走,爱好将自己短暂的放松与忘却。

我们就这样不知疲倦也不寄希望地走着,终于在凌晨一点,看到了前方的一处光亮,光亮固定,没有来回晃动,确定是一户人家或一个客栈。人就一下来了精神,三步并着两步的往前赶。这时又听到狗吠声,就更确定了前面一定是人家或客栈了。狗是防生咬我们的,可这时我们听到的却是亲切的招唤。原来,我们已经抵达一个垭口,一家客栈就设在垭口处。灯光是客栈挑在屋外的广告。我们看到灯光往前走,就引屋外看守客栈的狗咬了。狗一叫,就把客栈的一处灯给叫亮了,紧接着就听见门嘎吱一声响,一道白朴朴的光就放了出来,长长地拖在路面,那是地上的另一个门框。我们走了一夜黑路,哪见得突然间出现这么一道光亮,心一下就明亮、踏实了,有了终结疲劳的感动。

还未走近,光亮里就闪出一个人来,先是止住了狗的叫声,再是一束手电强光向这边射过来。我们高喊:“老乡,还可能住店不?”回答是:“你们几个人?可以。”说着,我们到了跟前,老乡先让我们闪进了屋。屋里极暖和,一个大柴炉燃着熊熊炉火,一壳水在铁板上早已咕噜噜开了,冒着缕缕热气。我们哪见得这炉火,进屋就不管二七十一围炉坐下,伸出双手在蒸气和猛火上薰烤,寒意一点点地被炉火驱赶散去。老乡一个劲儿地提醒我们小心碰着炉身。坐定才问老乡住店什么价,床位够不,能否现在煮一顿吃的?老乡一一回答,说了价格和吃饭标准,最后又给我们降了10元钱。今天我们是第一拔要住店客人,老乡热情,也很懂生意规矩,就给我们降了价,住一晚,吃两顿一个人70元包干。牛背山的景色好,但我们感觉牛背的老乡更纯朴。

癫痫犯了会突然大声嚎叫吗哈尔滨专治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黑龙江治母猪疯应该去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