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山水】红(外一篇 )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QQ签名
无破坏:无 阅读:1442发表时间:2014-11-12 08:56:27 一、红      风,就这样一次次温柔的吹拂.....   在淮河的源头,那个神奇的山头,我依稀看到这生命之血的红。   深秋的黄岗被激情点燃。   长长地凝望,那是一种天籁之音从遥远的天际滚过耳畔,一直沁入灵魂深处......   这是红的呼唤,令人振奋。   红,燃烧之美,青春之美,宁静之美。   以秋天的名义,走进黄岗。用虔诚的膜拜打磨岁月的锈蚀,总能闻到满山的芬芳。怒放的红叶幻化成为无边的海洋,那是强大的生命凯歌在奏响,那是惊心动魄的激情在燃烧,那是内心的风暴开始在大地上行走......   红。满山的红。一种大美,铺展着,流动着,渲染成诗般的神话。   一种名字叫做红栌和枫的植物,毫无条件地蓬勃着其顽强的生命和色彩。史诗般的生命被妆点成为嫣红,再一次,展示了一种归宿、一种方式、一种状态:真实而又独特。   树,在空气中相融;根,在土壤里相拥;她,偎依着穆穆青山;儿女,偎依着慈祥母亲......   红,是一盏灯,照亮了世代的村落,于是,如海的群山不再寂寥;红,是一把火,与浩荡的山风烈烈而舞,撩拨着无边的想象。红,在血雨腥风、枪林弹雨中奋勇厮杀,正是为了奉献给捷报频传的战场;红,在深重的苦难中,战胜了绝望和死亡,倔强的果核涨破了寒冰,给大地带来了小草、花朵和树;红,在破土发芽的瞬间,极小的声音,像嫩柳的絮语,唤醒了整个春天。   那铺天盖地的嫣红之中,似有涓涓细流,泛着金鳞汩汩流淌,像是少女脸上的两道娥眉烘托出俊美的轮廓。一望无际的红,没有花香,没有鸟语,只有点缀其中的秋风在诉说着动人的妩媚。红色的海洋,绽放着热烈的梦幻,这一切,活脱脱是天神地母拣尽了人间自然坦荡的情愫铺就而成,钟灵琉秀,风物北京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如何选择?绝顶。   红,在深秋明澈的天空下,一如沧桑的智者带着欢愉和从容,用温暖的大手抚摸着月光,抚摸着太阳,抚摸着眷恋的目光。散发着浓郁芬芳的生命从这里起航,演绎着张扬的怒放,像是一滴水缓缓穿过沉重的石头,像一粒种子忠贞地等待坚实的土壤。   雨,就黑龙江哪个癫痫医院好这样一次次展开所有的枝叶,展开细节和流水......         二、淮河源         那块土地对于我是陌生的,尽管与我近在咫尺。只因她是一条河的源头,以致我对她的想象持续不断。我没有在那里出生,也没有在那里居住过,我与她的渊源只是与水有关。母亲说打从我出生那天起,我就和这里所有人一样喝着从那里流出的水,母亲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虔诚。   我所居住的城市离那块土地很近,近得只相隔一条不足二十公里长的河流,这样的距离作为一种连接,竟然使得与她更加亲近。如此若即若离的连接,似乎有些梦幻,往往让我很是向往。   河水从上游一涌而下,流动的水花卷动着经年的草屑和泥沙,同时也夹裹着沿途糅杂着浓浓乡音的故事。那些水,时常在我的脑海中迂回很久,才四处散去。那里是淮河的源头,那里驻扎着久远的,美丽的故事。想起她,我时常会隐约觉得心底有一种东西在翻滚,就像那里刮起的风,那是一种纯粹得像风一样洒脱的感觉。于是,我不得不总是想着,在我的头顶上方,那一块高原般的土地,还有那块土地上神圣的庙宇,到底给淮河带来怎样的一段传奇?   河源就这样存在着,连同这里所有的一切谱写成为永恒的旋律,一路漫歌。被叫做“淮源”的这一方山水依偎着桐柏山主峰,如此浑厚又如此妩媚的姿态让人心生爱怜,我曾经从她的身边无数次走过,溯源而上走到尽头,只有这样酣畅的追寻才足够证明一种信仰,没有缘由,源头就是源头。   只因河源,让我癫痫可以根治吗?记住了这块土地,一块被水浸润得通体晶亮的土地。这种湿润让“淮源”溢满神秘,当湿润酝酿成为旷远的走向,我始终坚信只有从葱茏的山岭出发,只有穿越温馨的渔火,然后壮阔地随风漫游,才能在春意葳蕤的新海岸,赢得新的拥有。这种拥有,或许只有河源才有福消受,除此之外,一切皆是虚空。从河源刮起的风,激荡着这样的神秘,经久不息,毕竟这风终是要胜过一切潮霉与阴深的。如若不然,它将怎样表达走向和目的,又将怎样汹涌成为一条大河的传说?   一片望而却步的土地,挥洒着一切生命的气息。出发,因水而奇,而突兀诡异。流动,因水而奇,而玄虚迷离。“淮源”抛洒出一条大河,继而牵引着大地的神经,穿插进桐柏山的脊梁,挺起一座山的尊严,幻化成唯美的旋律,一路漫歌。   大片大片的芦苇飘洒着,大片大片的树影婆娑着,大片大片的水禽游弋着,河源是一种象征,象征着蓬勃的生命就此扬帆起航。在河源,一切生长自然而然地挥发着向上向前的力量,就像流水;在河源,所有的呼吸都浸润着充盈的潮湿,极为酣畅地从地下向上向前翻滚,跳荡着黎明的光斑,一如被撕碎的阳光,晶亮、耀眼。这就是一条大河的源头,在湿润背后,生长继续着,一路漫歌。   在这块土地上行走,抚摸着淮祠里的青砖黛瓦,身高丈二的禹王戴着草帽,昂首目视前方,如此轩昂,如此端庄,这种慈祥与宁静以成竹在胸的态势展现在眼前,成为一种信仰。面对禹王,面对河源唯有叩首才是最有感召力的动作,并且一始而终。大禹治水的故事几人不知,“灵渎安澜”的笔画到底续写着怎样的气魄?禹王将一种站立幻化成为这条大河的姿势,站成桐柏山中最靓丽的风景,站成一种永恒,站成一种不泯的精神,站成“淮河源”固有的气势。   在这块土地上行走,我听见了河水流动的声响,那一条从“淮源”流出的河水汹涌着,澎湃着,创造出无数的漩涡和空洞的回响。一种微妙的松软的感觉如水般袭上心头,我意识到我的压抑,我的冲动。我回望头顶上那片很近的土地,那些尘土,那些飞沙走石,那些穿插进大山里的流动,到底又要流向哪里? 共 218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