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水系】二手货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随笔散文
过年后,老诸很想有一辆电动自行车。这不是说老诸喜欢骑电动自行车了,老诸觉得骑自行车的感觉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老诸最近“跳槽”了,新公司远在城郊十公里的地方。公交车是有的,但趟趟人满为患,时间又不稳定还有小偷。老诸的这些充分理由,王雪莲统统不予认可。王雪莲说,老诸,我是没钱给你买电动自行车的。老诸说,等我有钱了,我自己买吧。   老诸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风和日丽的时候,老诸几乎没有了要一辆电动自行车的念头;遇到刮风下雨的天气,老诸恨不得马上扔下自行车换电动自行车。这种时候,老诸的心情就会和天气一样糟糕,就要和老婆王雪莲争论买不买电动自行车的事。王雪莲说,老诸,不是我说你,你也不想想,一辆电动自行车你说要多少钱?老诸说,我去看过好几次了,好的二三千元,起码的才一千多元。王雪莲说,老诸,想不到你跳了个“糟”,口气就变得这么大了。你一个月挣多少?不就是一千块钱,外加中饭白吃而已。老诸说,算了算了,我不想和你争了。电动自行车,我是一定要买的,新的买不起,我买几百块的二手货。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存心想买电动自行车的老诸步行到了旧货市场,在眼花缭乱的旧货市场,他真看上了一辆半新旧的电动自行车。这辆车看上去比较饱满厚实,适宜于老诸这种高大身材的人骑。老诸抚着电动自行车的把手说,老板,这辆车我看中了,给个实惠价。老诸是个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的人,这次他带了一千块钱,虽然不多却是他大半的私房钱。老板说,这车子是一个朋友不要了卖掉的,你要八百块一口价。老诸觉得价格还算过得去的,就在市场的空地上试了试车,感觉确实比骑自行车要舒服轻快。   老诸停好车子,从口袋里掏出钱数了八张给老板说,有行驶证和车牌吗?老板接过钱数了数说,兄弟,现在新车都没有这个东西了,你说二手货还会有吗?不过你放心,我给你开一张收款收据。老诸接过收款收据想,现在电动自行车比自行车还要多,警察早就懒得管这种车子了。   老诸骑着电动自行车,一会儿就到了家,老诸说,雪莲,我买电动自行车了,是二手的旧车。王雪莲说,你不听我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多少钱?老诸把车停在门口说,旧货市场买的,便宜,才四百块钱。王雪莲没有说话,态度是既不反对也不支持。老诸有些兴奋,弄了条旧毛巾坐在门口揩电动自行车。老诸的家有三间半旧屋构成,门口有一小块空地。这里是一条小巷,像老诸这样住旧屋的人家有三十几户。几年前就传说这条小巷要拆迁,住户们年年盼星星盼月亮,直到年前才有了比较确切的消息,说这条小巷的拆迁列入了今年政府实事工程之一。   按照现在的拆迁政策,政府强调“以人为本”,拆迁安置和补偿绝对有利于拆迁户。老诸得到这个消息后,集中精力去摸了摸有关情况,以老诸现在的住房面积和人口,应该有新房住还有拆迁安置费的。想到这些,老诸心花怒放,揩电动自行车更起劲了。一会儿,老诸的电动自行车就像新车一样了。王雪花说,老诸,这车怎么看都不像是二手货,你是不是在骗我?老诸说,雪莲,我为什么要骗你呢?好的二手货是经过考验的,或许比新的要实用得多。王雪莲说,最好也是二手的。老诸觉得再说没意思了,就在电动自行车上东摸摸西弄弄,感觉都是新鲜的。   老诸上班可以晚点出发了,电动自行车比自行车要快得多。同样是骑,却是两样的感受,骑电动自行车只需把住方向就行,两只脚也不用再忙忙碌碌,还有沿途可以看看风景。老诸边看边骑着他的旧电动自行车,骑到一座叫“向阳大桥”的地方,他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女人是骑自行车的,老诸很快就超过了她。老诸想看看这个女人的面貌,但老诸是从后面追上来的,总不可能再有意回头看她,老诸觉得这么做不大礼貌。   第二天,老诸在路上有了期待,开始留意这个女人,快到“向阳大桥”时,老诸真的又看到了这个女人。也就是说,这个女人和老诸是同一个方向的,而且每天在这座大桥上正好相遇。或许以前这个女人也是和老诸同一个方向,不过那个时候骑自行车的老诸没有这个速度和她在此相遇。   老诸莫明其妙地兴奋,他让自己的电动自行车慢下来,跟在这个女人的后面,老诸边跟边想,从背影看这个女人,她应该是个有看头的女人。一会儿,女人突然回头看了看,虽然不知道她回头看什么,但老诸还是心跳脸红了。老诸的电动自行车提速超了上去,快到公司大门口,老诸忍不住回头望了望,他没有看到那个女人。不过,老诸认识那个女人的机会很快来了。   这天早上,老诸出发晚了几分钟,老诸刚要走,王雪莲说,老诸,你怎么早上总是匆匆忙忙的,有了电动自行车还这个样子,以前骑自行车不是这样的。老诸已经坐上电动自行车,听了王雪莲的话心里沉痛起来,老诸说,哎,你说些什么话呀,我什么时候匆匆忙忙了?王雪莲说,老诸,你到路口菜摊上买把青菜,我来不及买了。老诸家的菜是王雪莲买的,荤菜到农贸市场去买,几天去一次,蔬菜老诸家不远的路口就有买,那儿每天早上总有几个流动的菜农。   老诸愣住了,王雪莲笑了笑,没有说话。老诸突然骑车到路口,没问价就买了两把青菜回来。老诸扔下菜就走,王雪莲说,哎哎,老诸,多少钱一斤?老诸远远地扔下一句,女人!   老诸一路把电动自行车开得像警车,过了“向阳大桥”还没有看到那个女人。云南哪家癫痫医院专业再往前二三里就是老诸上班的公司了,老诸骑着骑着,眼看公司大门口的大广告牌也快到了,老诸正在严重失望之中,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女人,推着一辆自行车在匆匆行走。老诸集中精力看了看,肯定了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向阳大桥”上相遇的那个女人。老诸有种压抑不住的欣喜若狂,就要到自己上班的公司,也就是说老诸必须在眼前的路程里,做出和这个女人对话的决定。   老诸没有时间再犹豫,他从后面超上来对推车的女人说,你的车子怎么了?女人说,真倒霉,车胎破了。老诸停下来说,我帮你弄弄吧。老诸终于看清了这个女人的面貌,她和老诸想像的一样,是个有看头的女人。当然,老诸也有想不到的,那就是这个女人看上去居然有点面熟,这让老诸多了一种惊奇也多了一份亲切感。女人说,你没有工具怎么弄?老诸笑了,这个时候老诸应该笑了,这个女人开始和自己对话了。老诸说,我就在这个公司上班。女人说,好是好,不过我上班要迟到了。老诸想了想说,你相信我,把车子放在我公司里,我带你去上班。女人说,好是好,不过……   老诸说,没事没事,下班我去接你。女人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选择老诸的安排。女人在不远处的一家服装公司上班,老诸十分钟跑了个来回,急是急了点,但老诸愿意。中午老诸把自行车胎补好了,接着又在公司里骑着试了试。老诸以前是自行车厂的工人,对自行车的一般小毛小病他都能自己弄。老诸下班就把女人接过来,然后两个人并排着慢慢骑。路上女人告诉老诸她叫美佳,还说她觉得老诸这个人好面熟,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似曾相识呀,老诸有些激动了。老诸说,我叫诸伟亮,你叫我老诸好了。美佳笑了,美佳说,你这么年青,怎么能叫你老诸呢。老诸说,认识我的人都这么叫我的,从小有人这么称呼我,后来习惯成了自然,连我妈都这么叫我的。美佳郑州癫痫病医院靠谱吗和老诸这么说说笑笑的,一路上谁也不提住在哪儿的事,可两个人走的却是同一条路。快到老诸住的那条小巷时,美佳的脸突然红了,她说,老诸,你不要送我了,再送就要到我家了。老诸先是莫明其妙,接着热血沸腾起来。老诸说,美佳,我就住在张观巷呀,难道你也住在张观巷?美佳说,哎呀,怪不得你这么面熟,原来我们是一条巷子里的邻居呢。原来美佳就住在张观巷的东头,而老诸住在张观巷的西头。   老诸回家明显迟了。如果老诸没有电动自行车,这个时候回家无可非议,现在老诸是有电动自行车的,所以老诸自己也觉得今天是有电动自行车后回家最晚的一天。王雪莲说,老诸,你的旧电动自行车是不是坏了?老诸装出一脸平静说,没有,路上看了一起交通事故。王雪莲说,你看你多无聊,下班不早点回家,倒看起热闹了。老诸没有心思和王雪莲过招,他要静静回味和美佳之间刚刚发生的那些事。其实老诸活到现在从来不是一个寻花问柳的男人,但老诸是个身强力壮的年青男人,而生活中的男人不可能对女人没有好奇心。   有了电动自行车的老诸上班开始提前出发,这样他出张观巷不远就能看到美佳了。有时候,老诸心急火燎骑上来,看到美佳在前面一边慢慢骑车,一边东张西望地等着他。老诸很感动也很温暖,说美佳,我来了!美佳看到老诸来了,笑一笑加快了速度。路上两个人说了很多话,还没说完的话,回来的路上继续说。有一次说到了拆迁的事,老诸和美佳的话更多了,一直说到张观巷口,美佳的家也在眼前了,可两个人要说的话还有很多。老诸已经知道,美佳的家只有一间三十平米左右的老房子,一个厨房是自己搭建的,虽然在这条巷子里搭厨房的很多,但政府已经明确表示这是违章建筑,拆迁时不能算面积的。美佳更大的心事也和老诸说了,就是儿子以后大了,没有房子怎么办?   美佳说到这个心事,她的眼圈忍不住红了。老诸家里虽然有三间半旧屋,总面积有八十平米,再说只有一个长大要嫁出去的女儿,但老诸最有能力也分担不了美佳的这个心事,至少现在是这样的。老诸说了许多劝慰美佳的话,想想再说下去天要黑了,自己也说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话来,就和美佳告别了。老诸闷闷不乐地回家,王雪莲从后面跟进来说,老诸,你真是太不像话了,天黑了你才回家,你干什么去了?老诸说,有什么好干的,有点事。王雪莲说,要不是没了酱油我出去买,我还真以为你有什么事呢。老诸,你说,你在巷子口和那个女人在说什么?老诸怔了怔说,和住在巷子口的美佳说了说拆迁的事。老诸又说,这个事是大家关心的事。   王雪莲说,老诸,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说拆迁的事,我也很关心这个事。听说现在大家都在找门路托关系,安置房的事,拆迁费的事,还有许许多多的事,哪个事你操心了。老诸,你说说。老诸说,我不和你争,我没有心情和你争这个事。不过我告诉你,拆迁的事不用我们操心,政府都有安排,每个环节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王雪莲说,你说这话,是代表政府呢,还是代表你老诸?老诸说,王雪莲,你为什么老是要和我这么说话,你不会好好和我说话吗?王雪莲惊讶地看了看老诸说,老诸,你变了,自从有了旧电动自行车开始你变了。老诸想了想,觉得自己是没有变化的,一定要说有了变化,也就是因为生活中多了一个说说话的美佳。   如果老诸和美佳的交往到现在为止,也就不会再发生老诸和美佳以后的那些事了。老诸和美佳几乎每天都要说说拆迁的事,仿佛不说这个事,他们之间的谈论就缺少了一个主题。现在美佳不像第一次和老诸说到拆迁的事眼圈要红,现在美佳说到无奈处就会说,老诸,我只能听天由命了。老诸听美佳这么说,心里其实是很不好受,老诸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为美佳的这个事不好受。老诸说,美佳,你儿子还小,等你儿子长大了,或许是个大老板,房子算得了什么?老诸和美佳一个骑自行车一个骑电动自行车,总不是个愉快的事情。别的不说,就一个王雪莲的唠叨他老诸已经受不了。老诸很想说你也买辆旧电动自行车吧,这样我们上下班就方便多了。可老诸觉得自己这么说太不像个男人了,自己真要说应该说,我给你买辆电动自行车吧。老诸现在不敢说,因为老诸没有钱买电动自行车,就是二手货他也买不起。   老诸又在为买旧电动自行车烦恼了,这个事老诸只能自己一个人烦恼,他不能和任何人说这个烦恼。老诸还有五百块私房钱,这是属于老诸的全部,老诸想到如果自己真的没有一分钱可以调动了,那生活还会是他老诸原模原样的生活吗?星期天,老诸又去了旧货市场,他关注的是五百块以下的旧电动自行车。这个标准的旧电动自行车,都是怎么看也看不上眼的,一个个像步履蹒跚的老太婆。老诸在旧货市场转了一下午,袋里的钱一分没少,心里的烦恼还是满满的。   为旧电动自行车,老诸一夜没睡好。第二天,老诸感觉有点疲惫,早饭也没多少胃口。老诸比往常早几分钟出门,他想好了,要到张观巷口去等美佳,这样王雪莲不会唠叨了,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老诸在巷子口等了几分钟,等到美佳该出来的时候了,可美佳的人影子也没看到。老诸有些烦躁,又朝美佳家的方向张望,还是没有看到美佳。老诸想,是不是我昏了头,美佳已经过去了我没有看到。老诸连忙开动他的电动自行车走了。   这个时候,美佳确实已经出来了,她今天出来比老诸还要早。老诸东张西望骑了没多远,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因为街上癫痫大发作如何选择人多嘈杂,老诸一时发现不了叫他的人在哪个地方。叫他的人提高了音量,老诸才听出这个人就是美佳。美佳站在公交车站台上叫老诸,老诸急忙骑上前去说,美佳,你怎么在这里呀?美佳说,老诸,我真倒霉,自行车昨晚被偷了。老诸说,有这种事?你的那辆旧自行车还有人偷,可恶。美佳焦急地探头望了望说,车怎么还不来?老诸,再等下去我要迟到了。老诸说,我带你去,美佳,你坐我的车吧。美佳犹豫不决,老诸又说,你没有必要坐公交车的。 共 1336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