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梧桐征文】换届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感散文
初夏的那天,闲情逸致乘车回老家赏光,一路上所见乡村处处欣欣向荣。春夏之交的乡村,恰如一幅美妙山水画,处处姹紫嫣红。车子到梨树沟村时,在朋友家只是想探视一下好友,却被梨树沟十年巨变产生好奇。好友看出来我的心思,便主动讲起那次梨树沟村官换届选举故事。不得不小住一夜,老友把梨树沟几年前一次换届选举村干部那段故事全盘抖落出来;听后让人感想万千,在大好形式下,阳光照不到地方,仍有霉菌在生长繁衍。      一、   梨树沟村在省城读了五年经济大学的尚春义刚毕业,他把特召证件留在省城同学那里给他代办。他要回家探望父母,有可能的话再完婚。反正好事美事都凑在一起,在思念好友未婚妻任之杏中的尚春义,大学五年里,总是在那样虚幻与美妙情趣中度过分分秒秒。   今天带您先到梨树沟去看一下尚春义回乡前后这段惊心动魄、让他难以忘怀的经历。   尚春义五年学业已满,拿到毕业证后,他给远在梨树沟的二老打去电话。他没有惊动任之杏家父女,以及之杏姐姐之桃,但心里可是日夜一直没放下未婚妻任之杏。他怕之杏爹知道未来乘龙快婿毕业回来度假消息,任老爹会到处炫耀他家之杏找到个好男人,或者望风捕影的加大措词宣传,会惹来不必要麻烦。   尚春义赶上了好时候,是恢复高考第十个年头考入的东北财贸学院,全国各地大专院校一切早已走上正轨,他是幸运儿。那年代,尤其农村中屯子里出一名大学生,从他拿到入取通知书那天,乡亲们、亲朋好友及屯邻,都要来祝贺。大家要各自凑上一些份子,乡亲们拿的虽然不多,但是份数多,积累到一起也算不少的资金,一般准够入学费用,庄稼院这样操办、至今还延续着。   到毕业回乡那天,村子里老少爷们,会自发的到村口去迎接他们心中的状元。那阵式,不亚于过去历史各朝代中状元学子、衣锦还乡那样被百姓爱戴,那是他们屯子里的骄傲,他们为之欣喜自豪。   那年的春季,梨树沟村尚老汉儿子尚春义毕业回乡先给二老打电话告诉说:“爸、妈,我于明天要离开学院,回家陪二老一段时间,这边工作问题托同学帮助安排。”   尚春义是个大孝子,他明知道他要做的一切事二老都不干涉,但他正常以外要去见个同学、朋友还是要通知一下二老爹娘。   他又告诉二老:“爸爸、妈妈我想明天到市里,看一下高中同学宪文和王全他们,他们都参加工作了的。啊!爸,妈,我也想去看看刘玉华。假如爸妈没忘的话,她在五年前经常来咱家看您,就是以前领家的那位女生,有时她也称您爸爸妈妈的刘玉华。她知道我订婚以后她嫁人了,嫁给比她大十多岁富翁。二老千万别声张,妈,您费心转告任之杏一声吧,千万别惊动她老爹。”   尚老汉把好消息通知了他的好友刘德全、和张云大婶,张云大婶是市级劳动模范,三八红旗手。是广州一家大食品公司聘用的黄牛繁育场总经理。给总部创造不可磨灭业绩。给当地税收创造丰厚财源,她的故事本文很多。   张云大婶在市里、以及乡里、梨树沟村颇有影响,威信很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好高,她得知消息后,悄悄地去了村委会,找到当任村长乔一凡,她把尚春义毕业回乡事一说,乔一凡第一反映不太友好;苦瓜脸一抻,要多难看有多难。不过,他在张云大婶面前还是有所收敛些,看样子,今天张云大婶的面子再大也难大过利益。   乔一凡村长连正眼看一眼都没看张云大婶。他双眉紧锁的问道:“张云嫂子,他尚春义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治癫痫好吗毕业与我有关系吗?你来想干什么?我不喜欢弯弯绕,有事说事,没看我这正忙着想梨树村的村务呢吗?”   张云大婶是位直爽女性,她把自己想法亮出来。她看着乔一凡,声音低沉而严肃地说:“乔主任,有个大事我想和您商量一下,咱联合一些村民代表,把尚春义留在梨树沟给您做助理,也就是当个帮手。他有文化,一定也有好办法建设咱的新农村。乔主任,春义那娃可是咱看着长大的,您看我提的这样可以吗?”   乔一凡村长两眼望着天花板,脑袋放在沙发靠背上,两脚放在写字台上。伸着细长脖子喷出一口烟雾,又晃两下秃顶长巴脑壳。用手理一下头顶那道雷劈缝,他欠两下身子,睁大那双死鱼眼。心不在焉的哼了一声说:“哼!张云嫂子,您的消息总是这么灵通,您知道村委会快换届了,您是不是串联好了?啊,张云同志忘了和您说了,乡里党委和政府去年和今年都派人来过。也提起给我派个大学生当助理,我他妈的没答应!干嘛呀?信不过我乔一凡你们另请高明啊?别他妈拐弯抹角的捏弄人!今天怎么了张云嫂子?您想给我找个爹管着我吗?我告诉你,以前的劳模、曾经的三八红旗手、市人大代表张云同志,您错打主意了,别当我不知道呢!咱梨树沟村就有那么一伙人,总想把我弄下去,真他妈的也太不知天高地厚!张云嫂子,我把话撂给你,别拿自己不当外人,长点记性。别他妈的妄想了,没门儿!”   张云大婶本长春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意是要以村委会名义,去迎接毕业大学生尚春义,尽量把他留在梨树村。带头整理并建设一个现代化新农村。按说没恶意,他乔一凡为什么会这种态度对待张云呢?   被村主任乔一凡好一顿窝贬的张云大婶,并没和乔一凡辩解,她心里明白乔一凡的意思;怕有人把他弄下去,年年国家拨给的新农村建设款项,会落到别人手里。吃惯甜头的乔一凡村长,家里一切都是现代化;房是五间大瓦房,窗明几净,全乡一流。还有东西厢房做车库仓库。再看看他三个表弟家,也是大瓦房。其它农户人家的土木屋,多是建在从前二三十年的老建筑。   全村就他家有一台桑塔纳小轿车,现代化农机具是市里拨给村上的,可都在他院里停放着。当然没闲着,除了自己用,也出去赚外快。村里多留百十多公顷机动地,权利在他乔一凡手随意外包,哪年也不少于四五十万。张云呀!你怎也不想一下,有这些好处的村主任乔一凡他能会放过村官之职吗?他什么都不亲自去做,梨树沟村的三王,王勤、王俭、王合是他表弟。这个乔一凡的理念是,有权才能黄金万两柴米无缺。可想而知梨树沟村的村官职务,对他乔一凡有多重要。张云大婶也想到了这一层,但她还是对乔一凡报以一线希望。   张云大婶悄悄地离开村委会土屋,她也没和任何人透露乔一凡这段话的态度。她心灰意懒的回到家,稍适平息一下心气,又去了饲养场,和几位工友安排一下饲养场的工作。张云大婶又来到刘德全家,两人又到弟妹麻将馆和几位老哥老姐们商量一下。麻将馆是刘德文和吴蓝刚开两个多月,刘徳文在市里搞室内装修,媳妇儿吴蓝,在家经营麻将馆。   她们这些中老年人,也要到村口去迎接她们心中的状元尚春义。张云大婶把这些人也都邀去,为的是求个阵势,也是为了让尚春义心里暖和一些。张云大婶心里装的去村口接尚春义毕业回家,这是个不可漏去的仪式,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在农民心中就是人才天之骄子,况且他是好姐妹的后生。   现在的沙坡村状况是张云大婶和刘德全老人一块心病。那一茬人对集体观念相当浓厚,是生在社会主义社会、人民公社、大跃进,三面红旗招展年代,成长在运动中流金岁月,心净如泉。那种大公无私情怀,一直是她们的座右铭。   但是她只是干着急,对于当今怎样才能给梨树沟村百姓造福?在她张云大婶眼睛里、盯准了、也盯住了尚春义这位大学毕业生。从他上大学,到今天衣锦还乡,张云大婶一直没忘好姐妹的宝贝儿子尚春义。   她原来在改革开放初期,事事带头,是村支部的参谋,也是饲养户主心骨。老书记故去后,乔一凡便走关系、买选票,拉拢亲属等等手段,当上支书兼村主任。起初张云大婶也想帮村委会多出谋划策,但是现任的乔一凡村官,不理她那根葱,归根结底是怕她和刘氏弟兄坏了他的大事。一是财路不需要别人知道、二是外出打工青年男子,留在家里年轻漂亮那部分女人,那可是乔一凡心上的,照顾关怀的程度,在自己老婆之上,那可是梨树沟村有目共睹的!      二、   乔一凡任梨树沟村委会主任这十多年中,除他亲信的王氏三兄弟;王勤,王俭、王合外,任何人很难插手梨树村的村务,更是听不进去异己之言。乔一凡还有一笔大进项;百十垧机动耕地承包款,每年的五十余万元进帐,谁也不知道他都做了哪些用途。国家拨给一些新农村建设、山林、园艺补助等各项款,更是来有影、去无踪,梨树沟村百姓,只听到辘轳响——不知井口在何方。   张云大婶和刘德全大伯,心情非常复杂的来到尚春义妈妈家里。这些人都是张云大婶的好友,所以她一呼百应的组织乡亲们,结成欢迎队伍。二位看看时间尚早,伸手帮助尚春义爹妈收拾一阵子室内外卫生。   现在尚春义的家,二老爹娘喜笑颜开的等儿子回来。象要办喜事一样,大家把尚家小院收拾的干干净净,屋里屋外窗明几净,任之杏咋天接到未来婆婆尚大娘报的信儿,今早晨穿戴整齐,着意打扮一下。自己对镜欣赏一番,满意的指着镜里人说:“不知羞!臭美!太漂亮了吧?准比刘玉华讨春义哥喜欢”   任之杏告诉二老一声说:“爹,妈,吃早饭别等我了,我去尚大伯家有要紧事,顺便在哪吃点好了。”   之杏一大早就来到尚大伯家忙里忙外,把个尚家二老喜欢的眉开眼笑的满脸沟壑。室内摆设一布置,有点一切都焕然一新那种感觉。   任之杏正在擦洗茶具,她看看左腕手表,拿出手机拨通尚春义电话问道:“春义哥,李师傅大客车到什么位置了哇?我去村口接您。”   电话里传来消息让任之杏很激动,她对着镜子照一下头脸,又急忙走去院里喊一声:“云婶,德全伯,咱该走去村口了,春义哥坐李大客车回来的,用不了十分钟就到。”   尚春义的父母、张云大婶、刘德大伯、任之杏,这些在院里一行人到村口时,看到那些麻将桌上下来的乡亲们,早在村口大榆树下说笑着等待中。   李大客和刘晓晓夫妇的大客车,载着梨树村第一位大学毕业生停在她们面前。刘晓晓是刘德全的女儿,也是一位超前派女人。   刘晓晓和李大客结婚三年,现在经营一辆跑正线的私家客车。很受尚春义及任之杏的崇拜,也是和长辈世交也关,她们走的很近。   尚春义心中的晓晓姐是位大能人,不多言不多语的一流女人,尚春义走出火车站检票口,马上给他晓晓姐打去电话,刘晓晓接到尚春义电话后,是从心里往外高兴。尚春义是晓晓姐老爹最喜欢的后生,在他老汉心里的尚春义,和儿子地位差不多。刘晓晓转过身对她爱人先是一笑,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老公,我爹心里的宝贝疙瘩尚春义从省城赶了回来,说是有方便车今天就回梨树村。赶不上公交就在市里住一夜,顺便看看老同学,老朋友。唉!我和你说的本意是,咱和056车主说一声,咱的这时段让他们跑吧,春义在火车站呢,咱专送他一次可以吗?”   李师傅人比较聪明,又是模范丈夫,爱妻的请求不就是少挣两百多块钱吗?再者说,梨树沟村就出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大学生,他听大家说去年春义还得过什么金奖呢?都是梨树沟的国宝级人物,哪有不送道理呢?李师傅哈哈一笑说:“尊敬的刘晓晓同志,这辆客车你是车长,我是司机。领导下令,小兵哪有不从之理?坐好了吧您呐,走了,咱去火车站接状元衣锦还乡去了。”   一路上三人说笑间,一个多小时后到了村东道口。刘晓晓一看好多乡亲来迎接梨树沟地产状元,喊了一声:“老李,快停下,打开车门,让春义兄弟下车。”   尚春义从客车上笑着走了下来,给乡亲们一个深鞠躬,问一声:“乡亲们,叔叔大伯,婶子大娘们大家好,春义给大家敬礼了。”   李师傅和刘晓晓一齐向大家说:“喝!咱春义人缘不错呀!梨树沟村的名流都在啊,咱都上车吧,到家咱在慢慢聊,听春义说,他要在家多住一段时间呢。   这个欢迎仪式虽然有点俗气,不太正规,但在张云大婶和刘德全大伯张罗下,老乡们去了三十左右人,总算有点人情味儿。张云大婶和刘德全大伯的良苦用心,真让尚春义感到家乡的温暖,目前还不知道这是张云大婶和刘德全大伯留下他的诚意。   一行人在春义家畅谈一个下午,任之杏这位没过门的媳妇儿,忙前忙后,敬烟倒茶。话里话外向乡亲们发布、春义在省诚大都市里,有某某家企业邀请函。春义在家陪二老,多说能有一个月时间,之后是要返回省城任职。   张云大婶和刘德全大伯心里明镜似的,两位有自知之明,不在这样多人面前做春义工作,怕把事情做成夹生饭。要是春义在众乡亲面前把话也说死了,那就是有多大能量也乏天无术,两位老人不哼不哈的听着任之杏的笑侃。   尚春义在女友任之杏陪伴下过了一周,任之杏偶然提出去乡里领证结婚。尚春义并没有反对,两人悄悄地去乡里领完结婚证。尚春义又去任老爹家和岳父岳母商量着,给乡亲们带个好头,不大操大办,找东院仲年一家,和几门近亲,在村中李连贵大炳小饭馆摆了四桌酒席。应一应点,也就是意思意思。   尚春义本想给沙坡村带个头、给乡亲们做个示范、简办婚事新例。没想到,老屯旧居的乡亲们,祝贺随份子还是没躲开。怎么办,春义爹妈这些老哥儿们、老姐妹们,临时和屯里黄振中大棚一协商,又在尚家院里支起大棚,流动餐车一切现成。庄稼院里的规矩,春义想改一下,第一炮哑了、没打响。 共 17087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