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杏花村(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散文

安沟乡地处延长东部,印象中,东边的乡镇总感觉有些偏远,尘土飞扬,并没有多少让人值得去游玩的风景和向往的生活。此次由于工作需求,第一次去了安沟,虽然谈不上人杰地灵、风景优美,但恰遇春季,沿途倒也让人心旷神怡,沉醉于一片花香……

已经是上午九点左右,太阳还没有露出她温暖的脸庞,我只能躲在车内,并关紧了车窗,外面的风很大,只要留一点缝隙,它就会肆无忌惮地溜进来,凉飕飕的。这里的村落好多都在原上,没有山,看到的只有一望无际的平原和深陷的沟壑,远处的山头接连不断、绵延起伏,层层叠叠的,似乎隐隐地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让山头不再那么清晰。我们沿着蜿蜒的山路,在平整的柏油马路上行驶着,除了一个个村落、一户户人家,映入眼帘最多的就是树了。有看起来年久的古槐,浑身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但弯曲有形的枝丫还是那么健壮,挺起精神和其他年轻的同伴们一起迎接春天的到来!路边偶尔也会闪过一棵棵嫩黄色的树,仔细一看,原来是榆树,一串串榆钱儿沉甸甸地压在那充满韧性的枝条上,在春季展示着自己独特的“硕果累累”!路边的杨树整齐而错落有致地排列着,尚未清脆的叶子泛着淡淡的绿,每一片叶子都散发着强劲的生命力!围绕村落的垂柳更是尽显着自己的娇媚,温柔的柳枝,像少女柔软的发丝,又如春天温柔的手臂,在淡淡的风里,摆弄着自己的舞姿,那一件嫩绿的长裙,装点了她美丽的腰身,也装点了这个美丽的世界……但,在这如此众多的风景中,最让我感慨万千的,是那满眼的杏花!

杏树,在此,已很容易忘记她也是树的一类,脑海中时时闪现的一个词,不是树,而是花,是一片让人陶醉于其中的花海……这个阶段已不是杏花的初开时段,她的花期已经越过了粉红,转为粉白!近看,花瓣已最大幅度地展开,边缘是纯洁的白,渐入花心,仍保留着淡淡的粉色,整朵花看起来就是粉中透白,白中带粉,蜜蜂的嗡嗡声,让她独揽了自信,在万物复苏的最初季节,把自己的美丽洒遍每一个村村落落,开遍了山头,填满了沟壑!远远望去,在还未被绿色覆盖的山坡,到处洒满了一朵朵“杏花”,看上去像健壮的羊群,也像一朵朵开放的棉花。偶有杏花洒落的地带,在院中,满地的花瓣犹如仙境,紧锁的大门,把这满院的花瓣“囚禁”,连春风也夺不走她满院的香,试问,是谁在这院中居住?只是那平凡的乡下人家。有时,路边的花瓣也会调皮地跑到马路中间,油亮的公路上,一瓣瓣单薄的身影乘着风缓缓移动,我们的车子便不忍心就此开过,绕一绕,一不留心,还会把花瓣洒落满车身……

站在平原,在这被杏花覆盖的世界,最让人震撼的是那填满沟壑的花海。看着脚下深陷而狭长的沟壑,不是恐惧,而是震撼与沉醉。那满满的花填充着一整条沟,没有一点儿缝隙,有的只是在杏花丛中夹杂着的那斑斑绿色,那是杨树嫩绿的叶子,在一片粉白色的花海中,偶尔透着绿色,偶尔还夹杂着桃花未开放的花骨朵,一整簇的粉红,让花海白粉相间。就这样,白色的花瓣、粉色的花心、粉红的花骨朵、嫩绿的杨树叶,组成了一沟壑的风景。站在花海的边缘,静静的,只有柔柔的春风、隐隐的嗡嗡声,淡淡的花香、和让人想像仙女般跃入的花海……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在这片“海边”,有一个美丽的仙女,伴随着悦耳的古筝声翩翩起舞,不远处走来一位白衣青年,手拿玉扇,随着音乐声吟着动人的诗赋,诗的最后一句是:“犹入杏花村!”

陕西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哪家癫痫病治疗最好陕西有专治羊角风的医院吗治疗癫痫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