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斜路正道(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散文

平凡的一条小路,平凡的一些人和事,平凡琐碎的岁月,不适合浓墨渲染,只适宜用朴实无华的语言淡淡地素描。

——题记

我住在小城西半部,通往我家的主街道是一条向东南倾斜的水泥路,往西北一直延伸到清河路边的刘寨村。几十年前,刘寨村曾经驻扎着部队,这条斜路就是部队修的军备路线,后来部队搬走了,此路继续方便着附近的居民,我们这一带的人们愈发密集,它亦成了更多的人上班、赶集、闲逛的必经之道。

记得我家刚搬到这儿时,这条斜路已经是一副饱经沧桑的面容了,深深浅浅的裂纹仿佛在告诉人们,它早就不堪重任了,无数的坑坑洼洼也似乎在表露出几十年来的伤痕累累,而我们那时日日穿行,时有大货车鸣笛经过,扬起一路烟尘,弄得灰头灰脸的;呼啸的风天,却是大风起兮尘飞扬的壮观;碰上雨天,那满路的泥泞,溅湿了鞋子,溅污了裤子,“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来形容它一点都不夸张。

正当我们叫苦连天、怨声载道时,喜从天降,我家北面新建小区的开发商出资重修了道路。姑且不问开发商的初衷多半是为了考虑他们房子的销售量,但我们也确实受益无穷,免除了数年灰尘泥浆的烦恼。

去年,周边的高层小区集体供暖,市政施工队要从此路下面铺设管道,把路面挖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后,一番大修,比房地产开发商修筑得更为坚固,还是政府真正体恤市民,看来我们先前的担心纯属多余,杞人忧天了。不知是否因为曾是军队专线的缘故,还是什么所谓的风水之说,这条颇受青睐的道路几十年来,车来人往的很是一派平安祥和的景象。

由于我今年减肥计划的实施,这个春天和夏季在外边散步的时候多了,漫步不同于行色匆匆的上班,急急忙忙中,路边那些熟悉的店铺和摊点,只是每日里映入眼帘,和我比较熟识的人,有时彼此打个招呼,不像这般闲情逸致,慢条斯理地走着,逛着,浏览着一路上的岁月风景。

公共厕所后面那个叫“玉堂酱园”的店铺,生意一向红火,顾客络绎不绝。店主夫妻俩最早没有房子,租赁来的两间小屋勉强够三口人住,一辆卡车上陈列着各种调料和多种风味酱菜,它是流动的柜台,一天从早到晚地流动在小城的各个地方。他家的食品物美价廉,又加上夫妻俩热情和气,待人笑吟吟的,忠厚诚实、童叟无欺,全然没有集市上某些商贩的狡猾奸诈,从不缺斤短两,以次充好。

那辆流动的卡车柜台,在城市里雨打风吹了多年,夫妻俩起早贪黑吆喝着生意,省吃俭用积攒着钱,买下了现今住的这座三层小楼的独院,把一间配房做了门面营业房,气派的家园饱含着这对勤劳夫妇的多少艰辛,多少汗水,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们自个咀嚼出原滋原味。勤俭持家,苦尽甘来,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院落。儿子也能帮着父母料理事务了,小伙子也是一副憨厚淳朴的样子,身材敦实强壮,爸爸老了,卸货装货的重体力活,这几年都是他干,娶的媳妇虽然不那么漂亮,但是勤快麻利,帮着忙东忙西、从不偷懒,也和他们一家人一样待人热情、淳朴善良,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去年春节前小媳妇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可乐坏了他们一家,做起事来干劲更足了!左邻右舍都说他们家运当道、人财两旺,说到底,那还不是因为人家本分实诚、吃苦耐劳吗?持家,不外乎老祖先的遗训所言“勤俭”二字啊!

再往前走,有一个“腾龙广告公司”,是我的邻居孔二哥儿子的门头。我家住六号,他家住十五号,比我家搬来晚了好几年,刚来那会,他和他老婆一人一辆人力三轮车,沿街叫卖烤地瓜。我早起跟班车上班时,夫妻俩就已经把烤炉点旺了,一前一后的,相随着去窜大街走小巷地叫卖。他的招牌是“孔二烤地瓜”在我们小城颇具名气的,地瓜烤得酥嫩松软、香甜可口,没有地瓜的时令就烤玉米,经过他精心地烘烤,玉米也是出炉得香气四溢,扑鼻诱人。从乡下初来时,两辆破旧的三轮车就是他们全部的家当,就靠着这两辆三轮车,沿街叫卖烤地瓜烤玉米,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烤过了寒冬,烤过了酷暑,迎过了狂风,淋过了大雨,汗水伴着艰辛的光阴里,用毛票硬币、三十五十地积攒着自己的日子。

二哥现居住的小院,连同儿子临街的广告门面房,还有门前的那辆崭新的客货两用车,都是他们夫妻含辛茹苦、勤劳能干所获取的硕果,儿子儿媳的广告公司生意不错,每天大量的客户来来往往,制作灯箱、布标、各种牌匾等等,承办的业务种类名目繁多。

如今孔二哥不再去街上烤地瓜了,帮着儿子进进料,送送货什么的,二嫂则看着孙女,做着家务,每每看到他们一家聚在店铺外吃饭的时候,总能感知到他们那种洋溢在脸上的满足、幸福。幸福其实就是一种感觉,平凡的人最容易觉察,一次顺利的业务签单,一句来自亲人体贴的话语,一顿亲手烹调的美味,都足以让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人感受到一种温馨、惬意。

二嫂也是个爱说笑的人,有时见我从她店前走过,就会拿我打趣,跟我开玩笑:“又没吃晚饭?减下来几斤肉了?”唉,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阳光谷”幼儿园附近有一个菜煎饼摊点,是一位腿有残疾的大哥和他“捡”来的老婆摆的,大哥拄着双拐,我也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我家搬来的时候他在路边摆的是三车修配的摊子,每当我见他步履艰难、行动吃力地为行人修补车胎、安装零件时,心理都会泛起一种难言的酸楚,为他的举止艰难,同时也有一种感动的敬意,为他的自食其力。

他的老婆最初是人家的老婆,起初在他修理铺旁边的一间小屋子,干的是焚香占卜算卦的迷信行当,号称“女神算”。前夫好像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留着短短的小平头,戴着墨镜,脖子上拴着狗链子一样粗的金项链,叼着烟,走起路来拽拽地,我时常想,跟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能有好日子过吗?嘿,还真让我说准了,大概比“女神算”预测的还准,听修车大哥说,小混混整天问他老婆要钱,没有钱给就狠狠地揍她,听到凄惨的声音,好心的大哥常常前去劝阻,“女神算”再会掐指算财算命,也拿他毫无办法,整天被打得鼻青脸肿,以泪洗面,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不见了小混混,却见“女神算”经常带着年幼的女儿,在修车大哥摊前帮忙,递个扳手,拿个螺丝,有说有笑的,原来小混混这次混大发了,混到了监狱里去了,据说判的无期,因而他们的婚姻关系也随之解除了,更何况他们压根就没有登记。

接下来修车大哥就好戏连台了,先是告别了多年的单身生涯,“女神算”看上了他的心地善良、助人为乐,不嫌弃他年龄大又有残疾,心甘情愿地跟他一起生活,住着简陋的屋子,也摒弃了那个骗人的行当,添置了家什经营起煎饼摊,还有去年申请的廉租房,民政局也给予批准了,不久他就可以携妻带女乔迁新居了!

大哥“捡”来了一个聪明能干又年轻的老婆,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现在成天笑眯眯的,疼着这娘俩,如今也学会了烙煎饼,并且有模有样的,他老婆也得到了真传,修车的技术突飞猛进,那个乖巧的小女儿一边写着作业,一边幸福地看着忙碌的爸爸妈妈,还有时帮大人卖着雪糕饮料呢!还真是其乐融融啊!我们都由衷地替大哥感到欣慰。

路两侧各留有一行泥土地,在这夏日里,可是无限生机呀!自生自灭的植被旺盛的生长力,形成了绿坪茵茵,芳草萋萋的天然绿化带,更有附近喜欢侍弄花草的大妈,栽种了一些朴实的小花,花期正浓,红得像火,粉得如霞,白得似雪,几架葱茏的丝瓜藤,盛缀着朵朵金黄的花儿,一个个嫩绿细长的小瓜果,调皮地垂嬉在枝蔓之间,一片绿色盎然的景象。

瞧李大夫的“百草和谐堂”外,则是另外一幅田园盛景,一架长势喜人的豆角像一条条绿丝绦,红的绿的小辣椒犹如挂在枝头别致的小灯笼,胖嘟嘟的茄子在骄傲地炫着自己的大红大紫。

李大夫在中医院退了休也闲不住,开了这家社区卫生室,中西医相结合诊断治疗疾病,效果显著,而且收费合理,给我们居民区提供了很大的方便,空暇时光里,他极其喜欢种菜,浇水施肥,小小的菜地收获着一片丰硕的喜悦,他还把果实分享给修车的大哥家和那对开废品回收站的老夫妻呢。

每天散步在这条祥和安宁的斜路上,听着幼儿园里小天使的欢声笑语,一路的洁净,是环卫工人每日打扫得彻底效果,橙黄醒目的服装,清理垃圾的身影,总是小城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

满眼尽是这些勤劳的人们,“发锦都”理发店的小老板,是位青春阳光的帅哥,创意发型、技术精湛;“美味家常菜”的老板厨艺不凡,拿手的招牌菜是“沸腾鱼”,色香味俱全,堪称小城一绝;还有几家洗化店,杂货铺,都是正直淳朴劳动的人们,正是这些平凡普通的人,构成了这一路和谐馨宁的风景。

这条道路,在我们眼里早已没有倾斜的概念了,感觉就是一条正道,尽管一路上有贫穷有磨难,有艰辛有苦难,但更多的是他们能笑对人生,那份可贵的坦然奋斗与自我满足,人间正道是沧桑,天道酬勤勉世人。我喜欢这条充满着岁月的温暖、散发着浓浓人情味的小路,衷心地希望世间有许许多多这样的道路,让人们轻履康庄、安居乐业。

北京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武汉常见的治疗癫痫病的方法北京能治好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儿童得了羊癫疯还可以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