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闲居随笔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文字
上班的日子,像被时间追赶的狗。借机缘享一段闲静时光,喘几口气。      一   早上八点半以后,整栋楼都安静下来。虽不上班,但每天仍七点多醒来。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天空神游发呆,一直等到整栋楼都安静下来,才慢慢起床,慢慢刷牙、洗脸、吃早餐。“慢一点,慢一点,不着急”,经过很多天在心里不断提醒,才一点点慢慢下来、放松下来。   在冰箱里贮满果蔬,可以几天都不出门。整天穿着宽松柔软的家居服,素着颜、披散着头发,游荡在自己的城堡里。   梳妆台上,瓶瓶罐罐默然林立;衣柜里,一件件“战袍”束手垂立。   城堡的每个角落都被我打扫得干干净净,温馨明亮,得到了我前所未有的陪伴和抚慰。在一天天的厮磨中,我与每一件物品相亲相依,彼此浸染。阳台上的衣服干了,不着急收,看它们在风的怀抱里风情万种地舞蹈,在朝阳里发散出琥珀色,在夕阳里被渡上玫瑰色。   通常早晚码字、下午闲玩。   敲打着键盘,有时突然觉得没有意义,该像植物一样,静静地生死轮回,任生命的痕迹和秘密,无声无息地淹没消解在尘埃和时空里,多么自然,何苦要揪着头发无休无止地思索、呕心沥血地表达。继而又摇摇头,继续敲打键盘。   午饭后的时光最美,慵懒地躺在温婉明丽的阳光下,闭上眼听音乐,眼前是暖暖的红,不知不觉间睡去。下午时光很丰富,看书、朗诵、唱歌、做手工、吃下午茶、烘焙等,都是些轻松享受的事。后来,无意中迷上了彩铅画,连续半个月,下午时间全部被画画占据,每天午睡起来即铺排一桌子画起来,一画就忘记了一切,没有比画画更幸福也更费时间的事了。   每天,在心里和自己说很多很多话,在浮想和自娱中,送太阳从清晨到黑夜,看月亮肥了又瘦,听城市喧嚣了又安静。身处都市也能轻易地与世隔绝,互不相扰。      二   近旁的公园,每周去二、三次,像对自己家那样熟悉了。   今天,天晴蓝得寂寥。   照例先环园一圈,然后找一片心仪的浓荫坐下来休息。   只想吹吹风。不看手机,也不听音乐。   清风徐徐,合我心意。不时有疾风吹过,树叶集体颤抖、发出幸福的呻吟,零星的黄叶悠然飘落。   成熟干燥的洋紫荆果荚在枝头哗然炸裂,果实一路弹跳敲打着枝叶下落。大片的紫荆、稠密的果荚,炸裂、下落的声音此起彼伏成美妙的乐声。   近旁,一个小女孩在玩竹蜻蜓、男人在踢键子,旁边静坐在草地毯上的年轻女人面含笑意看着他们;不远处,有人随性地把自己交给天地,在斑驳的树荫下安然仰睡;更远些,也三三两两散布着闲人。   叫不上名字的花麻色鸟在草丛中悠然觅食,一点也不惧人。对面一棵大叶榕树冠巨大,众多鸟忙碌欢快地在其间飞进飞出,叽叽喳喳,像在开盛大的Party。    灌木丛中,深红色的扶桑花安静美丽。任凭别的花呼啦啦开、纷攘攘谢,它只四季不绝,淡然守着自己的方寸和美丽。   公园隐藏在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写字楼中间。写字楼里的场景是我熟悉的,快节奏地进行着各种各样的会议与商洽、传递着各种各样的文件。前不久,我还每天装扮成职场精英的模样在其中奋战。而此时,这一切已如云烟。于己,庙堂之高只为饭碗,江湖之远才是本心所向。   归去来兮,陶渊明有田园、小院、菊花、妻儿,我有闹中取静的一方园林,也可聊以自慰。      三   除了公园,还有一个怡悦身心之地就是图书馆。去图书馆只有一路公交直达,等了约二十分钟还没来。我不着急。侯车椅旁的紫荆,花期正盛,一棵开花的树在侧,觉得自己也美好如斯。   看着一辆辆车停下又开走,思绪也停停走走有些恍惚。熟悉的38路停在眼前时,才忽然清醒。   中途,上来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坐在我前边的位子上。   妇女和婉地说:“今天跟姥姥去玩得开心吧”。   “不开心,他们几个说我丑。”男孩声音中带着几分委屈。男孩并不丑,皮肤白净,只是细眉细眼。   “我的外孙不丑,男孩子有本领才帅,没有本领再帅也没有人尊敬,你要多学本领。你这几天尽贪玩了,今天回去要做老师布置的钢琴练习”。   “你怎么知道老师布置了练习”男孩有点惊讶。   “你妈加了老师的微信,什么都知道的”。男孩不情愿地皱皱眉头。   “如果有人批评你,你接受吗?”姥姥诲人不倦,又回到开始的话题。   “不接受!”男孩不假思索地回答。   “做人要虚心一些,别人批评得对的,咱们要接受、要感谢,批评的不对的也不用反驳......”男孩心不在焉,忽然指着路边一棵大树欣喜地叫:“快看,上面有小鸟的房子!”果然,树上有几个小木屋。   与这位姥姥相比,我对儿子的教育差距很大。我不擅长说教,加上尊崇孩子天性,因此对儿子是完全放养的。儿子今已成人,我只是郑重提醒他一定要练就一项过人的能力终身得以谋生自立。而如果像大多数父母一样,在儿子小时候就开始全方位的严格培养和教育,那他未来的人生之路又会怎样?      四   下午五点左右,我到街市买菜,这时候人不多。六点之后,下班的人陆续回家,街市会热闹起来。   我喜欢到街市买菜,街市的菜远比超市的鲜活水灵,而且有很多超市没有的特色小菜。小区对面的城中村有三四个临街的蔬菜超市,被叫做街市。   我和居家妇女们围着红红绿绿的蔬菜,不急不躁地挑拣,间或彼此友善地报以微笑或请教某个菜的名字和做法。她们大多素面朝天、不修边幅、手指粗糙,有的穿着睡裙、趿着拖鞋,有的胡乱地挽着头发,大约是住在城中村。她们中可能藏着高人,也可能真如外表那样蒙昧粗糙。   触摸着那些蔬菜,我试图想象它们长在田园里、枝条上的样子,但办不到。即使是带着泥土和绿樱的胡萝卜、顶花带刺的黄瓜,也办不到,它们已经成为了另一种物质,一种商品。和远离乡土、生活在都市的人一样,永远地失去了田园和根。那么,随它去吧,让我“自己拿着自己的根/自己踩着自己的枯枝败叶。”(引自诗人王小妮《最软的季节》) 武汉羊羔疯哪里能治好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排名荆门治好癫痫病要花多少钱癫痫病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