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冰心】又是一年正月五(外一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诗情画意

一、又是一年正月五

冬去,春来,是的,春早来了,只是被隔在窗外,触手可及。阳光温婉和悦,不愠不火,像母亲的眼眸,装下了整个春天。 

窗外的木棉树上,仍有大半的叶在半空挣扎,在风中回旋,碰撞,命若游丝,喋喋不休地彼此诉说着对生的眷恋。那若有似无的声音像抱着寒枝在哭泣,相约来世还来这枝头同厮守。它们无可奈何地把生命交给季节,那是谁也管不了的事。 

地表里正有许多生命在酝酿,它们摆好姿势,跃跃欲试,像一场接力赛,期朌着从死去的先躯身上接过生命之棒,让它们延伸下去,直至永远。

走过田埂,不敢高声言语,怕惊醒土层里沉睡的生灵,亦不敢大步朝前,怕踩疼了什么。风说,让它们睡个够,待那一声雷来唤醒吧! 

突然被菜园边的枯枝绊了个趔趄,这东西,永远发不了芽,结不了果,像生活中的某些感情。 

路边和墙角躺着血红的烟花的尸骸,它们曾经如此辉煌过灿烂过,生与死只在触目惊心的一刹间,它们遗世拔俗的美令那些装笑装颦凡花自叹不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人的一生酷似烟火,在轰轰烈烈的怒放后沦落尘土,缄口不语,重归空寂。 

冬夜,深得没底一样,冷气赶不走,驱不散。隔窗的夜只有一种颜色,天会很寂寞吧?那么远,没一颗星,连月也没有。 

日子在指间慢慢的滑落,不管它还剩下多少。猛然想起某一年,同一月同一日,也是冬春交接的阳光午后,一个生命不知所措地降临人间。经四季往复轮回,青春不再,容颜不再。 

倘若生命能同草叶一样,在冬天枯萎,心虽死,根仍在,弃去一年所有的凡思俗念、疾患恐惧,等来春再度拥有单纯无邪的童心,和蓬勃向上的热情,把伤口交给春天来刷新,那该多好。 

谁也拿不准还能走多远,汶川地震中那些活蹦乱跳的生命,一瞬间与我们阴阳两隔,令九州铁石俱泪,山河同悲。 

“山风在谷,凉月在天。”活着,多好。 

今天,正月初五,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记下这苍白无力的文字,凭吊这逝去的流年。算是为自己点上一柱祝福平安的心香。 

冬去,春来,那是前两天的事,立春,一个理论上的节气,与爱无关与生命无关。

如果可以,向佛再借五千年。 

二、昨夜小楼听雨

大雨压城,铺天盖地,如倾如注,畅快淋漓。那么洒然,如闻天籁。它们的归宿在天,知道从哪里来,应归哪里去,无须多说。 

小城春浅,一贫如洗,和雨无缘。冻土未萌,找不到一处蓬勃的绿意,大地如一匹未曾裁剪的素帛,没有勾勒出几笔水墨。 

那一场雨,只在文字里相遇。天空好像生病了,没有任何表情,不笑也不哭,只是一味的苍郁地蓝,无痛、无伤、无爱亦无痕,管你世间烟火红尘事。风翻动着残冬下的衰草,仿佛失忆老妪的双鬓。 

日影在斑驳的树枝下晃动,若即若离,像初恋青涩而心跳的岁月。 

那一场雨,早已约好了急急地来,只是半路被一场三缺一的牌局绊住了手脚,或是在赶来的路上被风折断了翅膀,或是被一朵桃花拴住了心。

那年深秋在太湖畔上的三国城,看到一场盛大的桃花会,红的似火,粉的如霞,花鸟争喧,百般的风情万般的妩媚,似三月新醅初酿的时光。说来好笑,不曾看到真正的桃花,校园里那一树的梨花倒是年年如期绽放,雪白无瑕。于是心生妒嫉,想要伸出手轻轻地触摸,某人说:秋天哪来的桃花,假的。叹世间,没有一朵永远不败的花,花开之时亦是花谢之初,归于尘泥是它唯一的宿命,太热烈的东西也太容易崩溃。 

昨夜,风不再乱跑,那积攒了一秋的愁一冬的怨,终于放声痛哭,收不住的泪珠隔着窗台砸在玻璃上,如清音敲耳,柔指叩心。落到庭院里,汇聚成小溪不知奔向何处。一两句闷雷响起,恍惚弦断。可有人,临窗把盏,听雨歇雨落,俨如梦呓?这无法触摸的冷寂的雨。萌芽与结果,隔着天与地。待明天,是否把沙漠哭出一片绿洲? 

雨静时,天还是那样的阴郁,街道似哭过的脸,薄凉蚀骨。季节的心情骤变,藏进箱子里的冬又伸出敏锐触角,枝头上的嫩蕊只得稍息待命。 

春在哪里,因了昨夜那场雨,三分在枝头,三分在田野,还有四分留给蛙声鸟语和蝉鸣。 

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不同的癫痫发作症状有哪些区别呢治疗癫痫病著名的医院有哪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