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在父亲病重的日子里(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抒情散文

仿佛是命中注定,父亲的这次意外摔伤,是人生中难逃的劫难。

那是2011年的农历十月初一,照例是给已逝的亲人送纸钱的日子。

父亲一直是无神论者,对这些他一直没大重视过。

那天晚上,我恰巧没去娘家吃饭,母亲晚饭后有点困,父亲正在看央视11的空中剧院,看得上瘾。因离老家远,我们一般都是在路口给逝去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娘烧点纸。

那天,电视结束大概要晚上近10时,母亲累了,就说要不你在家看电视,我去路口烧纸吧。就这样,带着打好的纸出发了。

烧完了,又在另一条街上绕回来回的家,这样来回大概半个多小时,而父亲就在这段时间摔伤的。意外,总是很残酷地突如其来,令人始料未及。

等母亲回家,看到的是坐在沙发上头上顶着一个肿包、眼角有血丝的父亲。

母亲只是简单地处理了下,因天晚了,也没给任何人打电话,包括近在咫尺的我。

那晚父亲一定很疼很疼,一想起这,我心里愧疚不已,心如刀绞……

第二天中午回到家,看到父亲戴着帽子、围着口罩在健身器前健身,我笑着与父亲摆手。

把饭菜收拾好,父亲回来了,看着父亲把帽子压得有点低,就笑着说:“回家了还戴啊!”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去摘,父亲阻拦着,这时看到了父亲的眼角血痕,我的泪一下子涌出来,怎么了?爸……

这才知道,父亲昨晚的意外摔伤。下午就要去医院看病,父亲说没事,没事,吃了点药现在不疼了。我还坚持,父亲有点生气,大声说,反正我不去医院!让人笑话哩!

父亲有时固执的雷打不动,我也就没再坚持。

第二天到了班上,隐隐有点担心,就打电话给爱人,让他请中医院的朋友杨医生给父亲去家里瞧瞧。

他是中医,看了看,问了问父亲的感受,也说没大事,心脏脉气不好,喝点汤药调理下吧。就这样,喝了大概近二十副左右。肿也消了,也就没再理会。

大约停药十多天,有天父亲说有点头痛,我们说要不去市医院看看吧,也系统地检查下。

这样,在市医院里,做的检查中,其中有个头部CT查出父亲因摔伤引起的“慢性硬膜下血肿”。而且血肿面积很大,给出两种方案,一种手术,一种就是保守治疗,极力排斥手术的父亲,选择了第二种方案。

在市医院住了大概十多天,父亲病情有点加重,走路渐渐不稳,他认为是卧床输液的原因,坚持回家治疗。

在家里只是吃药,喝汤药,母亲每天就是尽其所能给父亲做他喜欢吃的东西。

其实这时父亲病情已是很重了,他一口咬定不头疼了,为了让我们相信,他还坚持不吃医生给开的口服药罗通定。

而那时在网上寻到一个中药方子,让市医院的谷医生看过说可行,我们也很盲目地乐观,父亲的病一定会被治好。

开始自己能慢慢走路,后来,两人搀扶,后来,自卧室来到客厅,短短的几米路程,竟如长途跋涉似的艰难的令人叹息。正好那是月初,也是年初,工作有点忙,也就没大上心父亲的病。

后来父亲左腿无力的迈不动步子,是先生背着他去的卫生间,眼神已有些迟缓,但说话还是很清楚的,我问医生,医生说不头疼,就是血肿稳定住了,再观察观察,忙过几天,1月7日,我拿着父亲的检查片子,直接去省立医院,挂号咨询了三位专家,得到的答复是同样的,要立即手术!保守很危险!

病痛的折磨,令父亲也很虚弱,他说要不再去市医院吧。

第二天,感觉父亲坐着已是很艰难,我呼叫了市里的120,一路上呼啸着,很快地去了市医院。

谷大夫检查了父亲的体征,说肌体已是二级,转院吧,直接去脑科,保守看来是不行了。刚在这儿办理了手续,余额已是不多,谷大夫就说我们帮你办理退款手续,你下午或明天抽时间来直接退款就行。

马不停蹄救护车又呼啸着去开发区脑科医院,市中心离我们渐行渐远。

很快地办理了住院手续,重新做CT。结果显示,血肿面积已发生变化,过去是1.4*28,现在是1.1*35了,医生建议手术,若不施行,将是很危险。本来,来到脑科医院,已知手术将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医生让我们家属商量时,心里还是很忐忑的。由于全家当时商议是保守治疗,手术风险未卜,二姐尚在郑州没回来,打电话给二姐,报告父亲病情,最后她说若实在是别无选择,就手术吧,和大姐商量,也是这样。只是由于父亲体质较弱,我们不可能乐观看到父亲术后情况,但是时间紧迫,由不得我们进行太多的思索,行与不行,做与不做,只能单选。

医生拿出几页纸,无非是术中不能百分百保证成功,要我们为我们的选择签字,写下书面承诺,反反复复的咨询医生,对医院手术概率、父亲身体耐受度、年龄区间的问询,让我的心里稍稍有点底。想想父亲病卧在床的痛苦,牙一咬紧,泪光中,颤抖着签下了第一个字。又一想,若真的不成功,我将和老父一起走,黄泉路上照顾他,这样一想,又很快地签完了所有的字,准备好资料,医生说我们尽量安排今天下午手术。

回到病房,看到父亲已输液,旁边还有监护仪在时刻监测父亲的血压、心率等。

在下午四时多,有个医生说给父亲剃头,我知道,手术将要开始了。

整个过程,父亲都在昏睡,在医生通知我们推病人进手术室时,父亲醒了,抬起头,看看我们,竟笑了。那时是2012年1月12日17时。在漫长的等待中,心里无数次地设想了种种后果,越是等待,这种不良念头越是汹涌不已。

终于18时40分,手术室门推开,我看到了父亲,及头右侧长长的引流管,父亲睁着眼睛,医生对我们微笑,手术很成功。

做完手术的父亲精神还好,我们推他进我们的病房,还是有监护仪在时刻监护父亲术后的身体体征,可能是中指被夹得不舒服,他不断地推出,我就不断地再给他夹上,反反复复的,让他有点厌烦了。我看了看输液单,天哪,八大袋子液体呢。麻药劲儿过后,父亲头部伤口可能开始痛,他下意识地用手捉,怕他动伤口,我就用手捉住,父亲不断地说,放开,后来近乎有点请求。大姐、大姐夫、我们三人轮流照看父亲,我让他们先睡,自己一点儿也不困,自己心中反复地念佛祈祷。室内除了此起彼伏的鼾声,就是父亲在小声地说话,反复地说手术过程,特别是头盖骨钻孔时,感觉他在旋转,很快地速度,我的泪不停地打转,百感交集,若真得能代受,老天让我去受好了。有时说累了,也休息会儿,反复地在被子上划字,仿佛呓语,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医生叮嘱说二小时翻一次身,二小时后才可少量饮水,开始要流食。费力地推着父亲沉重的身体,握住父亲的脚踝帮他屈起放下,帮他按摩有点凉的身体,唉,此时独立翻身已成为一种奢望。还好,父亲小便正常,不象我们邻床的病人导尿。

查房的医生要父亲抬腿,抬手臂,父亲很配合,也很高兴,仿佛很得意地笑着举得很高,很单纯的目光注视着医生,反复地说感谢医生让他的腿能抬起。让父亲用吸管喝口水,一点点,父亲也很配合。

只是我一直很奇怪地是,父亲竟变个人似的,声音含糊地说我把他什么东西搞丢了,很生气的样子,让我束手无策,我那茫然的样子,更激怒了他,他大声地责问我,我开始还洗白自己,反复地,后来,听医生说这种表现是术后反映,我很害怕和父亲争辩对父亲身体恢复有障碍,索性就一直他说什么,我就认可什么,不再争辩了,到现在我还记得,父亲一再地叮嘱让我和拉我下水的人划清界线类的话,他脑中记忆的是不是难忘的年轻时代,那火红岁月中常用的词句。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大概二天左右,后来吃的东西也多点了,喝得水也多点了,逐渐地能吃点流食,再后来能吃菜饭的,过了差不多半月时间,父亲开始用我们扶着走路,坚强的父亲后来就甩开我们独立行走,过了差不多半月时间,医生看到父亲恢复的挺好的,就让父亲出院了。

长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靠谱?陕西西安癫痫病医院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些常见的继发性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