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如何读红楼贴着人读红楼外一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5-6 分类:抒情散文

作者 孟庆德 素约

贴着人读红楼

孟庆德

有人曾说,读《红楼梦》,随时随地,无论从哪一页开始,都能读进去。

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我也是这感觉,鲁迅读书有随便翻翻,我读《红楼梦》,往往就是这读法。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有一句唱,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诸葛亮是个爱书的,《三国演义》说刘琦就利用他的爱书把他骗到了小楼上,孔明先生若是散淡到曹雪芹之后,或许也会喜欢《红楼梦》。

《红楼梦》似乎就是给散淡逍遥自在闲适的人准备的,有闲,便要消闲,自《红楼梦》出,中国人多了个玩具。

鲁迅说,倘要骗人,随便翻翻这方法很可以冒充博雅,闲谈之余会被以为书看得很多,殊不知只是随手翻翻,并没有本本细看。在《红楼梦》这里,不小心我也有了鲁迅“随便翻翻”的效果,翻了,或就《红楼梦》本身,或借《红楼梦》之题,有时也要谈论发挥几句,时日多了,话似乎多了些,使人以为我真读了《红楼梦》似的,其实我有时的随便翻翻,只是为了玩,为得书中文字的享受,若说通读,回想一下,顶多不超过两遍,这样的遍数,大概应属没有发言权的。

这样读“红楼”,大概也是一种方法吧,而这样读“红楼”的,可能是多数。当然,这多数应该也都是通读过的,读出了喜欢,才有了经常的随便翻翻,翻的时候心中也就会有前后的照应,不时地会有新的发现,生出新的想法。

看《红楼梦》的眼光当然有许多种,鲁迅就说过,在《红楼梦》这里,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鲁迅这段话并非泛说,是具体有所指的。2005人文版《鲁迅全集》有注:

“关于《红楼梦》的命意,旧时有各种看法。清代张新之在《石头记读法》中说,《红楼梦》‘全书无儿童癫痫病病发的原因是什么非《易》道也’。清代梁恭辰在《北东园笔录》中说,‘《红楼梦》一书,诲淫之甚者也。’清代花月痴人在《红楼幻梦序》中说:‘《红楼梦》何书也?余答曰:情书也。’蔡元培在《石头记索隐》中说:‘作者持民族主义甚挚,书中本事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清代‘索隐派’的张维屏在《国朝诗人征略二编》中说它写‘故相明珠家事’,王梦阮、沈瓶庵在《〈红楼梦〉索隐》中则说它写‘清世祖与董小宛事’。”

结合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以及有关《红楼梦》的谈论看,鲁迅不仅于《红楼梦》本身,就是各种《红楼梦》的“续”、“补”以及许多有关《红楼梦》的评论文章也都了然于胸,不然也不会在为他人作短短一篇小引时便能信手排比,涉笔成趣,这种读法,是我这个只会随便翻翻的做不到的。但是,就像鲁迅的毛笔字自成一体却“无心作书家”(郭沫若语),虽然“红学”一词清代早有,鲁迅似乎也没想往“老年人癫痫病能治好吗红学”里钻。

《红楼梦》并不真就是一个玩具,汪曾祺的老师沈从文说小说得贴着人写,我以为,读“红楼”也当贴着人读。早年读到过一句话,说若是站在上帝身边往下看,人都是值得同情的。鲁迅在《〈绛洞花主〉小引》中说:“在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证成多所爱者,当大苦恼,因为世上,不幸人多。”《红楼梦》之所以不再“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应与作者的情怀有关系,我总认为,《红楼梦》是中国古代难得的一部、甚至是唯一一部对人郑州治疗癫痫医院好吗、对生命最具悲悯意味的书。

结构——解构——重构

素约

说到如何读红,我想推荐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后记采访。其中有三点印象深刻:

1、记者问:什么是你的创作初衷? 马尔克斯:我要为我童年时代所经受的全部体验寻找一个完美无缺的文学归宿。

2、全书到处可以看出,影射着不少至亲好友,而这种影射,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发现。

3、我提出拉伯雷的名字,只是扔了一块香蕉皮;后来,不少评论家果然都踩上了。

我相信伟大的作家之间,必有共通之处。虽说作品出来癫痫症状表现要分为几种之后,一千位读者有一千种读法,但论作品本义,作家亲口解说自己的作品,总好过各位读者评论家的评述。

所以我认为《红楼梦》也许有影射,但不想去深究,因为我非至亲好友,更怕踩上香蕉皮,只当作一部完美无缺的文学作品来读。当然《红楼梦》因为种种原因,并非无缺,但这丝毫影响不了它成为中国最伟大的小说之一。

如何读?金圣叹说:大凡读书,先要晓得作书之人是何心胸。如《史记》,须是太史公一肚皮宿怨发挥出来,所以他于《游侠》、《货殖传》特地着精神,乃至其馀诸记传中,凡遇挥金杀人之事,他便啧啧赏叹不置。

那么《红楼梦》呢?

凡例中作者自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

作者为闺阁列传,他是如何表现这一主题的?如何寻找?

我的方法一:结构——解构——重构。结构主义批评的文本解读方法:这是一种以文本结构分析为核心的理论和方法体系。其中我最主要运用“有机整体性”,即在有一个整体观的基础上,把人物、事件等作品要素拆成零件,然后重新排列组合,寻找作者设置的每个细节之间存在的某种联系,也即谋篇布局。这个方法类似悬疑电影的解构,所有细节的设置,都是指向一个隐藏的事件密码。我要做的是破解这个密码,这个密码指的是文本上的谋篇布局,而不是去历史的故纸堆里捕风捉影。

方法二:作者承袭并发扬“香草美人”的象征手法,展现闺阁之美。比如以牡丹喻宝钗之庄重富贵,以绿竹喻黛玉之清幽等。我是爱花之人,读红,也便是在享受着这份自然之美,仿佛置身人花两艳的大观园。我的方法就简单说以上两个。

最后要说的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看家本领,以此为支撑,读活红楼,便是人书大幸。不说了,做红楼梦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