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墓地里的礼物现代故事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5-6 分类:抒情散文

四喜的父母死于唐山大地震,成了孤儿的四喜来到了向阳村的叔叔家,那一年四喜18岁。向阳村位于大山深处,整个村子有200多户人家,分布在8个自然屯。

叔叔对四喜不错,可是婶婶不行。那年月,农民一年分的粮食只够半年吃,一个家庭平空多出一个半大小子,放在谁家都够受的。

叔叔带着四喜找了老村长夏茂伟:“这是我哥哥的一根独苗,说啥我也得把孩子拉扯大了呀。村长,您想想办法,给孩子弄个挣点工分的差事吧……”老村长夏茂伟真是个好人,他说:“咱们村集体养了40多只羊,老羊倌不经心,我早就想把他给撤了。你们要是同意,就让孩子给村里放羊吧!”

第二天,老村长带着四喜爷俩去了村头的饲养场。其实所谓的饲养场,就是一大溜羊圈外加一大圈铁丝网护栏,羊圈的旁边有两间土坯房。老羊倌一见有人接替自己,自然欢喜不已。土坯房里,棉被褥子、灶台水缸,过日子的基本用品样样不缺。老羊倌和四喜交代完养羊放羊的注意事项,四喜忽然给老村长提了一个出人意料的要求:“夏伯伯,您能给我配一把枪吗?”夏茂伟一愣:“你要枪干什么?”四喜说:“一个人放羊,我怕碰到野兽打不过,最好给我一把枪!”老村长一边笑一边说:“我活了半辈子还没打过枪呢,你放羊就想要把枪?”然后,他指着灶间的一把铁锹说:“你每天出去放羊可以把这把锹带着,真要碰着野狗啥的,防身足够了,平时你还可以用它挖点野菜啥的。”

从这天开始,四喜就成了向阳村的小羊倌。在叔叔的指导下,四喜很快学会了独立过日子的各种本领。

不久后的一天,一股肉香从四喜的小屋飘出。四喜的叔叔请来了老村长,原来四喜在放羊的地方捡到了一只野山鸡。

没几天,又有肉香从四喜的小屋飘出。四喜的叔叔又请来了老村长,原来四喜在放羊的地方捡到了一只野兔。

吃完兔肉,老村长夏茂伟有些疑惑地问:“四喜呀,你小子的运气怎么那么好,这山鸡野兔咋都死在你面前?我在这村里活了快50年了,我咋碰不见这么新鲜的死鸡死兔?”四喜说:“这山鸡野兔都是自己不小心碰到墓碑上撞死的,所以非常新鲜。”

一听说墓碑,老村长心里不禁“激灵”一下:“你小子到哪里放羊去了?”四喜没发现村长表情的变化,他有些自豪地说:“就是西岗子那片茔地啊!老羊倌告诉了我几个放羊的地方,可是那里的草长得都不好,而且草地边上也没有溪水。后来我就领着羊群去了西岗子茔地,那里的草长得特别好。”

一听四喜的话,老村长狠狠地皱起了眉头。原来,西岗子茔地是向阳村几百年来的唯一墓地,那里的死人可要比村里的活人多得多。平时除了谁家办丧事或者有个啥节令祭奠祖先外,村民们走路都要绕着那片茔地,也是因此那片地才林稀草密。

村里一直流传着很多那片茔地闹鬼的传说,不过都是一些有风没影的事儿,老村长想想也就没有必要告诉四喜了。

不管老村长信不信,反正四喜放羊隔三差五就能捡到野味,老村长也就乐得和四喜爷俩一饱口福。

可是,叫人万万想不到的是,不久,四喜竟然捡回了一台电视机!

那是啥年月啊,整个向阳村也没有一台电视机,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电视机是啥模样。

可是那电视机愣是叫四喜给捡回来了一台,捡的地点依旧是西岗子茔地。不过,那电视机不是撞在墓碑上的,而是静静地躺在一座坟前。四喜在唐山的时候见过电视机,一看就知道那是个真家伙。搬回家以后,接上电源,屏幕还真亮了,喇叭也响了,尽管图像总伴着雪花,声音也有些干扰。

村民们于是有了新去处。一到晚上,几十人就涌进四喜的土坯房。

大家都很开心,可是老村长夏茂伟却不开心,他知道这事可没那么简单。他悄悄地来到了乡派出所,把情况和所长说了。所长一拍桌子:“我们正在找这台电视机呢!”原来,乡里另外一个村子有一户人家,儿子在上海工作,是个工程师,最近给家里买了一台电视机,可是没看上一个月,电视机就被小偷给偷了,派出所正愁破案无门呢!

派出所来了两辆三轮摩托,把四喜和那台电视机带走了。不过过了两个小时,那两辆摩托又把四喜和电视机送回来了。所长对老村长夏茂伟说:“弄错了,人家失主说根本不是这样的电视机。对了,小羊倌在哪儿弄来的这台电视机啊,怎么连个牌子都没有呢?”

电视机会没有牌子?夏茂伟也愣了。虽然他以前没用过电视机,但是缝纫机、拖拉机、收音机、自行车这些珍贵东西都是有牌子的呀,堂堂的电视机咋会没有牌子呢?

村民们又热热闹闹地看电视去了,可是老村长的心里却无论如何也热闹不起来。他知道这些东西肯定和西岗子茔地有关。

想不明白的老村长夏茂伟去了几十里外的明净寺,他想请教自己的老朋友慧能长老。

明净寺位于深山峡谷之中,早些年香火很旺,可是僧人们大多在“文化大革命”浩劫中失散了,寺中只有年过七旬的慧能长老在此聊度余生。

慧能听了夏茂伟的叙说,也不禁啧啧称奇。最后,他喃喃地说:“有果必有因,非亲眼所见,不敢妄下断语。”

第二天一早,四喜扛着铁锹赶着羊群向西岗子茔地慢慢地走去,老村长夏茂伟和慧能长老远远地慢慢地跟着。

到了西岗子茔地,四喜把羊群散开,然后他像将军视察自己的领地一样在偌大的一片茔地转起圈来。他东瞅瞅,西看看,这座坟上的杂草高了,他就把草拔掉;那座坟被风吹平了,他就用铁锹铲土把坟垫长春老年癫痫病专科医院高一些。四喜在那里忙着,可是看傻了夏茂伟和慧能。此时的慧能长老已经眼含热泪:“道教讲道德,儒教讲品德,佛教讲功德。什么是功德?这就是功德!”

而此时的老村长夏茂伟也一字一顿地说:“我也明白了……”

当天,老村长找来村里的几个干部:“你们下去问问各家,湖北治疗癫痫有效的医院最近有没有上西岗子茔地祭祖烧过电视机的?”

当晚,有人回话:“前屯杀猪匠老赵前些日子他爹死去三周年,忌日那天他烧了纸钱、纸马,还有一台用纸做的电视机。”

老村长夏茂伟彻底明白了,但是他不敢把其中的真相和缘由告诉任何人,包括四喜的叔叔。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

谁也想不到的是,向阳村平静的日子在第二年的开春再济南癫痫病医院哪里权威次被四喜打破了——四喜居然从西岗子茔地领回一个漂亮媳妇!和那台电视机一样,也是四喜捡来的!

听到消息的老村长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饲养场。他看到了那个女子,十七八的样子,脸庞很媚气,冷眼一看,和村里王富贵家的王二丫颇有几分相像。要知道,王二丫可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大美人啊!

老村长夏茂伟冷下脸来,问那女子:“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女子似乎听懂了,但是没有回答。

四喜赶紧开口:“夏伯伯,是这么回事儿——我在西岗子放羊呢,这姑娘赶路走到那里晕倒了。我喂了她水和干粮,她才活过来。我和她说了半天的话,才知道她是个哑巴。”

夏茂伟点点头,转而又问:“那村里的人怎么说你带回来一个媳妇?”

此时的四喜脸红了:“我救了她以后,她表示感谢,抱了我……还亲了我……我要不把她当媳妇,那人家还咋活啊?”

老村长一声叹息。他知道自己根本处理不了这件事,于是就马不停蹄地去了明净寺。慧能听了夏茂伟带来的消息,也不禁叹息起来:“鬼魂也有瞎胡闹的时候,知恩图报也该讲求个方式不是?阴阳相交,这不是要害人家孩子吗?不过,还好,还好……”

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风雨大作。老村长夏茂伟带着民兵连长去了饲养场,他有些怒吼吼地对四喜说:“下这么大的雨,羊圈你看好了吗?”四喜满脸委屈:“天刚阴我就把羊归圈了。”四喜还想说什么,老村长又吼了一声:“你再去羊圈检查一下!”

四喜赶紧冒雨出门了。夏茂伟和民兵连长不由分说,一人拽起四喜“媳妇”的一只胳膊就把她拖到了雨中。奇怪的事情在瞬间发生了:那女子被雨一淋,就像纸扎的风筝掉进水缸一样,除了骨架,其他的衣服连同胳膊腿一起顺水流走了!而那骨架,也不过是几根高粱秆!

除了老村长,民兵连长以及还没有走远目睹了这一切的四喜一下子都傻了。夏茂伟告诉民兵连长:“给我看好四喜,别叫他出什么意外。”说完,他冒雨去了王富贵家。

夏茂伟一脚踢开了王富贵家的屋门,他问王富贵:“你家最近这段时间搞没搞什么封建迷信活动?”王富贵不敢隐瞒:“我家二丫自幼身体就不好,总是病病歪歪的,找了多家大夫都看不好。后来孩子她娘找了一个跳大神的半仙,她给孩子弄了一个纸扎的替身,把替身在祖坟前烧了,孩子的病就好了……”

…………

雨过天晴,四喜又赶着羊群去放羊了。没走多远,他忽然看到了自己的“媳妇”在路的前方向他招手。他赶紧跑过去,到了近前才看清那人不是自己的媳妇,而是王二丫。

四喜问:“二丫妹妹,你在这里干啥呢?”

二丫说:“这些天我在梦里总是看见你,所以就来看看你。”

四喜不由拉起了二丫的手:“那你就和我一起去放羊吧!”

二丫说:“好啊……小孩癫痫症状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