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醉美山乡(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星空

听说姚集有个新农村示范点,要打造成“木兰花乡”,我们决定去看看。

时值初夏,阴天有风,感觉比较凉爽。出了城区,路边绿树成荫,田间庄稼葱郁,远观近看皆是绿色,白色的小野菊正当时,这儿一片,那儿一丛,像无边绿毯上的白色花朵。沿公路多有房屋,皆是两层小楼,白墙红瓦。门前偶有桔树、桃树,栀子树最多,大朵大朵的白花缀在枝头,像停栖着满树的白蝴蝶,虽然倩影一闪而过,可好闻的甜香却钻进了车厢,久久在鼻端萦绕,像美人娉婷而去,留一缕香风让人怀想。正是夹竹桃盛开的季节,红红白白的花儿,伴我们一路到姚集。

姚集是位于大别山余脉的一个小镇。车在姚集镇的某一个路口左转,驶上一条并不平坦的土路,沿途可见白色的小野菊。爬上一个小山坡,苗圃出现在眼前,树苗不高,但面积很大,绵延到另一个山坡后面,直到看不见。一些工人正在挖沟整地种草,还有一些工人在不远处建房子。

这就是正在建设的新农村示范点——杜堂村葛家湾。

我们在村口停了车,缓步进村。沿途所见房屋、草坪,皆不同于我记忆中的乡村。房屋虽说只是在原基础上进行了立面改造,但暗红的木雕格子窗棂,青砖的立面镶嵌,青色的琉璃瓦,繁复古典的雨窗和飞檐,点缀在粉墙中,透出古香古色的味道。是江南古民居风格。我有误入江南之感。只是,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小桥流水,只有一口池水还算清澈的小池塘。没有小桥流水的江南,雅致大大地打了折扣。屋前空地上植有草坪,草叶齐整葱郁,很可爱的模样。我正好穿的凉拖,一时兴起,脱了鞋赤足轻轻踏上去,一种久违的轻痒自脚心传来,还带着一股清凉,正是年少时下田插秧赤脚踩在遍生野草的田埂上的感觉。想起小时候,倘若赤脚在村子里走路,断不敢走有草的地方,怕里面藏着虫子、懒蛤蟆,甚至是蛇。

绿树环抱的村子很安静,除了偶有工人走过,我只在两户人家门口看到有人。一户是改造好的新房子里,奶奶洗衣服,孩子坐在旁边的儿童车里玩。另一户是正在改造的房子前,两个中年妇女站在一棵高大的枫香树下小声聊天。没有记忆中乡村里的草狗狂吠着迎接我们,几只在门前草地上觅食的鸡抬头看我们一眼,竟没有四散跑开,复低头寻食,一副淡定的模样。一户宽大的宅院前遍植美人蕉和蜀葵,花期正好,嫩黄与粉红交相辉映,在微风里轻轻晃动,像在低唱一首甜美的歌。恰有丝丝小雨轻坠,像串串音符飘落。

往村后走,越过村子背靠的绿树葱茏的山坡,沿两边开满白色野花的沙石小路缓行,迎面而来的是一大池清水,娴静地卧在两座小村之间。终于看到水了,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水面有浅浅的波纹在荡漾,似微风在轻轻地吹,又像大手捧着水在柔柔地晃,很柔很柔,柔到一滴水都不曾溅出。太阳适时地钻出云层,水面闪出柔和的清幽光泽,像一匹在风中轻扬的美丽绸缎。临水处,有一棵枫香树。远远看去,树干粗壮,树冠高大。起初,我们仅仅惊叹于它的高大,因为村子里每家门前或屋旁都种植有枫香树,分三叶和五叶两种,树龄几十年不等,多一人环抱不过来。走近看,我们才发现,这树不同于其他的树。树身需两人合抱,树枝虬结,粗大的树根凸出于地面,树冠近乎有一半凌空覆在水面上,不是弱柳照水,胜似弱柳照水。陪同的当地人说,他爷爷小时候这树就很大了。说话之人,四五十岁年纪。这样算来,这树的年龄超过百年了。他还说,这树生长的位置好,傍水依山,得了天地精华,是整个村子的风水。我看向对面的小村,只七八户人家,皆是白墙黛瓦,绿树掩映下,果然秀美精致。树下杂草中散落着两件石制品,一个黄石磙,一个青石臼,少说都有几十年。石磙,我小时候常见,拖在牛后面碾场,把稻子从稻杆上脱下来。石臼倒不熟悉,听说是用来粜米的。无论熟悉与不熟悉,它们已经从我们的生活中远去,渐渐走入了历史,被岁月尘封,跟葛家村的过去一起。

没有沿原路返回,我们围着村子绕了一圈,发现很多地方还在建设之中。接待的老师遥指着一处山头说,那里是我们的花苗圃,占地面积1600亩,拟把葛家村打造成“木兰花乡”。

1600亩花苗圃。花儿盛开的时候,这里还不成了花的海洋!我的眼前出现了江夏的薰衣草花田,大片大片的紫,如梦似幻;还有东西湖的郁金香,红黄白三色斑杂,鲜艳夺目……“木兰花乡”花开时节,该用一个怎样惊艳的词来形容呢?一句诗跳进我的脑海: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动京城,可能会有点夸张,但“唯有木兰花乡美,花开时节动武汉”应该不过份吧!

期待着“木兰花乡”的花卉早日吐露芳华,为这里的灵山秀水涂抹亮丽的色彩。期待着某个慵懒的黄昏,沐浴着醉人的花香,沿着池边小路缓行,与野草野花亲近,看水草小鱼痴缠,同古老枫树交谈,在山上林间漫步,借葛家村的灵气,写一篇绝妙佳文,或吟一首月白风清好诗。

卡马西平有哪些副作用黑龙江专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靠谱西安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