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全都是爱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未来之星
锦秀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人。在我心里。   我这辈子最不应该的事,就是认识了她。这是一个永远都不能平静的女人,而且不着边际,她所需要的刺激是我所不能接受的,而她带给我的却是一生的遗憾。   我和她的认识纯属胡扯。那时已经参加工作,因为家比较远,只有周末才能回去一次,有时甚至更久,平时就住在单位。同事中有一个西安的大男孩,也和我一样,碰巧我们住在同一个宿舍,关系就渐渐的好了起来。每天晚上,别的人都飞也似的下班了,整个单位就剩下我们俩个,闲来无事,就抱起单位的电话乱打。他有一个很上心的女朋友,在西安上大学,每次打电话到她们宿舍都是亲亲我我东拉西扯。有时,实在说累了就把电话塞进我手里,而那头电话也会塞到另一个女孩子的手里,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甜,像山间唱歌的溪流。然后我们也嘻嘻哈哈的说一些海阔天空的话,因为彼此根本不认识,所以也就畅所欲言,毫不顾忌。聊的久了,我也大胆起来,若无其事的邀请她做我的女朋友,想不到她很爽快的答应了,还是那种甜美的声音。   因为本来就很无聊,渐渐地觉出和她说话的乐趣来。此后夜里打电话就成了我们俩个主要的任务了,有时加班加点,倒还真觉得成了一种牵挂。没过多久,我们聊的亲密无间,她说要来看我,因为早就魂牵梦萦了,所以也就催着她来,她说了日期,心里便开始期盼了。   一个周末的下午,她如期而至。戴一副眼镜,黝黑的样子,嘴巴微翘,嘴唇分明,像是纸被折过的痕迹。个子高高的,肩膀窄一些,就显出她的腰部圆而实了。她笑着向我走来,没有一点陌生的样子,因为知道是她,我也愉快的迎了上去。因为是周末,单位里也没有什么人,她是和那个女孩一块来的,那小子早把她领到别处去了,宿舍里只有我和她。   我向来没有和女孩单独相处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倒很是大方,嘴上的话也一直说个不停,等说了很多无趣的话之后,她突然问我喜欢她吗?其实我心里早有了恋爱感觉,在她没来的时候,电话里聊的那么好,好的感觉早就根深蒂固了,现在竟然到此,我就努力的点点头。我向她说,她是第一个来看我的女孩子,我心里很是感激。她也很动情的看着我,忽然闭了眼,把嘴唇递给我,我这才看见她的颤动的胸脯,那一起一落的两个圆圈。因为空气是沉寂的,在那一刻只属于俩个人。我吻了她,并且把她拥在怀里。嘴对着嘴,一股柔软,温热的,不可思议的甜蜜瞬间窜进了我的骨髓,侵占了我的每一根神经。她的绵软的身体也瞬间融化在我的怀里。我从没有这样的感觉,心被挤压着,似乎就要爆了。我也深深地陶醉在这种感觉里,任她缠绵的舌头来回的穿梭。睁开眼,看着她无比深情的样子,就在那一刻,我决定做她的男人了。   直到她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种感觉总在我身体里留着,我真的是第一次完全的接受一个女孩子,想着她在我怀里的样子,真的是激烈的幸福。从此,我们还像以前那样打电话,但是更亲热了,她开始给我起了一个很煽情的名字:傻瓜。我想自己不傻啊!最起码我还知道在那一刻主动亲她,而且是深情的吻。   就这样,我们开始恋爱了,每个周末她都会来看我,因为她的学业只剩下半年了,学习的时间似乎少了一些。我带着她去商场,饭店,我上班,经济上不用发愁,她喜欢的东西,我都会买给她。刚开始也只是一些小饰品,后来要求慢慢的多了。那时手机刚流行起来,淘汰那些笨重的,小巧的已经上市,有一种粉红色的上翻的机子她非常喜欢,看着她爱不释手的样子,我买给她了。然后就是衣服,她家里当时正有一些变故,全靠母亲一个人撑着,经济上自然紧一些。再说谈恋爱男孩子本应该主动,况且又得来这么容易。我尽量满足她。开始打扮起来,我也觉得越好看我脸上也就越光彩,带她出去也有沾沾自喜的意思。   渐渐的我们消费的项目越来越多,我的工资也不够花了。我就想方设法去搞钱,因为心里真的想跟她在一起,也觉得养她是我的职责,为此做了很多事,因为单位便利,生意上倒也闯出了一条路。钱不是问题。等她毕了业,暂时没有单位接收,又因为在市里打工,离我近一些,我们开始住在一起。那时候最开心了,脑子里一天到晚总想着自己的小家。她在酒店上班,有时白班,有时夜班,每次都会送她,然后再接回来,有点恋恋不舍的感觉。在我们的出租屋里是最幸福的时光了。因为在外面老吃饭,慢慢的也厌烦了,我买了锅碗瓢盆,开始动手给她做,研究菜系的品味,倒也能烧出山珍海味来。   “老婆!”我这样叫她。   “傻瓜!”她这样回答。   脸红红的,眼光柔和。   她也完全变成了女人味,一副当家主妇的样子,这是我所喜欢的,女人的美在这就占了很大一部分。但她还有更温柔的一面,做女人的妩媚全都在我怀里了。我们已毫无顾忌,欣赏彼此的身体。有时整夜黏在一起,她所给我的是完全放开的自己。然而怀孕了。   很神奇的事,在她的肚子里,生命又有了延续。想着会有一个小家伙,喊她妈,叫我爸,真的是兴奋异常,然而她却犹豫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光她不想就这样早早结束,她想再疯一些,把青春期的浪漫多玩几年。我不赞同了,既然有人急着面世,那一定是催着我们结婚,为人父母,我是很乐意的。她却反感了,一天到晚肚子的不舒服,翻江倒海的呕吐,两个月是期限,有人催的急,她也把我催的很急。我感觉到她没有为我着想的意思,打心里不想生下来。只是迫于孩子是我的,只能由我负责,我疑心她的爱的真诚,对我而言,也只是暂时的寄所。我疑心她交给我的,也只是肉体和心灵的百分之五十。我淡漠了。   孩子在她疼痛里灰飞烟灭了,连着一起的还有我爱她的心思也少去了一大半。但我还是无微不至,帮她恢复了身体,她的刺激又来,我们又和好如初。也许爱做的久了,倒也变成一种自由,她有些放任,不满足于我了。   “傻瓜,让我疯一次,我不能一辈子只爱一个人,也不能一辈子只有一个人来爱,我想尝尝被人争抢的滋味,尝尝喜欢变成爱,被他们爱的死去活来。”   我迷茫了,一个女人最要紧的就是安分守己,最关键的贞洁和身体,可能传统的思想给我,几千年来的封建主义早已根深蒂固,这一夫一妻制也让人多么羡慕。然而恋爱是自由的,她有选择的权力,我也有被抛弃的可能。我感觉到每天晚上陪我的身体,随时都会离我而去。果不其然,她的电话多起来,开始也只是一些短信,后来就长时间的占线了。我是看见她忙于应酬,有时又忧心忡忡,对傻瓜的亲热似乎也变成一种任务。终于,她被人爱了。终于,她也爱了别人。   她回来的少了,有时彻夜不归。都说距离产生美,我觉得我们的距离变成了仇恨。   “傻瓜,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让我好好想想,你要的,我都会给你,我要的,我也不想放弃。”   这是什么话,成何体统。我又算的一个什么,难道要做了被早市遗弃的萝卜,下贱的到了跟另一个人去拼抢。就像当街的疯狗,为了争一只母狗而自相残杀。我沉默了,就像风筝,我松开了手。   她的所有的物品打包带走,我想干干净净,因为我也要冷静,尽管床头她遗落的丝发还在纠缠着,但我没有牵挂了。只是不知道他会怎样对她,会不会像我,把温柔的全部,像我初次对她精雕细刻的呵护,全都暴露。然而多余了,我冰冷的床铺再也没有了她的温柔,而那些习惯的日子又渐渐的变成了一种痛苦,但我想恨,又恨得于心不忍,觉得没有意思,不值得。   然而,她的人又回来了,像是被雨淋湿的麻雀,而我的屋檐下又成了她的寄所。我没有感觉,但还是去配合完成了一些事,似乎又回到了开始,然而激情不再。   女人的撒娇可以软化石头,我觉得我的无能就在这里,没心没肺。明知已经做了别人的身体,却又来换我的肉,我的嘴唇和心又统统的交出。想起有一次,天正下着雨,我去接她,在路边的站台上,她远远的走,猛然冲过来,用嘴封住了我的嘴,从舌头里挤出一颗糖来,顶进我的嘴里。然而这次,即便是吐出蜂蜜,也不觉得再有滋味了。但我还是舍不得,毕竟我爱过的第一个女人的身体全在这里,她的窸窸窣窣早已进入到了我的骨髓里,我拔不出来了。   而她的柔软还在,娇声娇气的甜蜜成了我做俘虏的武器。我们又和好如初。她的工作换到了商场,她的夜晚全属于我了。   然而心里的隔阂还在,感觉我成了疯狗。她倒更妩媚了,身体游刃有余。我们又去商场,东西一个接一个的回来,我想今天就这样,搂在怀里就是我的,我又责任,至于明天,她不说,我也不问。因为担心的事又在她的肚子里,这一次又姗姗来迟。   “二王子。”这是她终于慈悲为怀,而附在她子宫上的也是她的肉。很动情的把肚子展示给我,我们的孩子,怎么都是不适时宜。我想这一次老实了,呕吐之后,便有幸福。如果就此打住,她所生下来的,母子或者母女,我都心甘情愿做一个合格的父亲,体贴的丈夫。因为自始至终我都把她当成我的女人,更何况现在,她的肚子已经又有了孕相。   “结婚吧!如果你愿意。”   她不说话,嘴在我嘴里,她的身体还是那么温柔,手让我幸福。天还没有亮,屋子里的灯光照着她的影子映在墙壁上,我看见一个起伏的轮廓,偶尔翻过身去,身体的缝隙露出一缕光,胯下乌黑的毛,把毛茸茸的影子投在墙上。   “二王子”不声不响的消失了。谈不上死,不值得纪念。因为她又爱上了别人,我还来不及考虑,毁尸灭迹的事交给了医院,那些白衣天使却无辜的做了我永世的仇人。连着一起恨的还有她的销声匿迹,真的人间蒸发了。我不知道她有多大的勇气自己一个人离去,难道是为了爱,难道我的爱一定要被另一个爱所覆盖。觉得残忍,觉得冷漠,她的温柔没有了,从我心里拖出来的是一双血淋淋的手,但我抓不住她,只能挖自己的肉。疼的时候我会想起,哪一个地方又曾经被她抚摸。我灌了酒,酒醉之后真的成了疯狗。我咬的是自己,心里还在想着以前的事。   电话响了,来至于广州,声音还如山间的溪流,却是哭腔。这是半年以后的事,她被人抛弃了。正赶上暑期高峰,三千多里的路,我一直站了过去。因为心急如焚,我贱的把中国跑遍了。广州的宾馆是疯狂和浪漫的代名词。她在一个天桥下接了我,还是原来的样子,已经瘦了很多。但她没有猛冲上来,把嘴贴在我嘴上。她有的却是垂头丧气的神情,眼睛却没有歉意。她的第一个男人正站在这里,尽管伤痕累累,却还是胸怀坦荡的迎了上去。   我们的广州,记不清是哪一家宾馆,一夜无眠。半年来的思念,愤怒,悔恨,眼泪,血,精,情,全泼在床单上了。只知道很热,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眼泪?不知道明天她会不会跟我回去,做我的女人?我没想那些,她不说,我也没问。反正月明星稀,天黑跟天亮又有什么区别。   我留了钱,可能还有身体里的遗憾,我还留了一些东西,不知道她还有没有意思,想起来,是感慨,是留恋,还是爱。我不知道,但她没有再回来。 武汉治羊癫疯哪个好天津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呢昆明最佳癫痫病治疗医院黑龙江癫痫那里治疗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