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八一】穿着嫁衣的县城(散文·家园)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未来之星

一声响亮的鸟鸣,这个山坡上的县城醒了。

街道很静,微风吹拂,窗边的树叶柔柔地摇着头发,好像床上的小孩伸手揉揉小眼睛,侧一下身子;楼顶上的葡萄叶,花盆中的花,也轻轻地晃晃,好像县城那静静的湖面起了柔柔的波。风微微地抚摸你的脸,抚摸你光光的手臂,抚摸你的小腿,还有你的脚背,于是,你的背脊,你的胸膛,你的鼻孔,你的血管,你的五脏六肺,徜徉着的都是凉凉的爽。

四周的山,静静的,就像一只只可爱的熊熊,还没有起床,它们挨挤着,或头向着县城,或侧身于县城,都静静地卧着,下颌紧贴着地面,在大地那凉凉的地气中,舒适地享受早晨的静谧。它们的背上,是雾朦朦的天,灰黑灰黑的,在天和它们的背脊之间,是灰白灰白的云气,天和云气也像睡觉的熊熊一样,一动不动,静静地呆着。背负着县城的山,很静,除了那一声响亮的鸟鸣外,都好像还在睡梦中。四面山上的天空,还有那云气,像一顶顶静静的帷帐,罩着还在沉睡的熊熊。

鸟鸣声多了,高低起伏,远近唱和。喳喳的,零碎但清脆;一声一声的,悠扬,洪亮,悦耳;连绵的,像青藏高原那缭绕的高音;一切都在绿绿的香香的鸟鸣声中下了床,出了家门。路车沉稳地小跑着,在每一个站口发出一声清脆的鸣笛,上班的人,赶场的人,走上车,招呼着,说笑着;垃圾运输车,唱着那童音的歌走来,走远,歌声就像天上飞翔的白鸽,又像微微荡漾的湖波,更像此刻楼顶徐徐的凉风;洒水车也来了,一边唱着快乐的歌,一边噗噗地喷洒着街道,那长鼻子喷着的水,就像一个大波浪,波浪一个接一个,把街道上的灰尘和细小的垃圾都“波”进了下水道中。此刻,所有的声音,都合奏成了婚礼上那美妙的进行曲。

湖的上空,太阳突然跳了出来,县城所有的墙壁、玻璃、房顶都亮起来,亮得刺眼,就像一间暗暗的礼堂突然亮了灯,灯光中突然飘舞出一个美丽惊艳的新娘,新娘浑身的珠宝在灯光中闪烁……整个婚礼现场沸腾起来。

对面墙顶上做雨棚的琉璃瓦,对面顶楼的玻璃窗,把太阳送进了这面住户的房间,每间屋子都透亮起来,屋子里的心也敞亮起来,精神起来,准备赶赴新娘的礼堂。楼顶远望,那一片片屋顶的彩钢瓦,如同一面面斜放的镜子,反射着刀剑般的光芒,好像在阻止一双双偷窥新娘的眼睛;水泥的街道,街道上的水,人行道上的琉璃砖,也反射着黄亮亮的光;县城下那环绕的湖,也泛起了金黄的波光;远远近近的树叶,都绿起来,都亮起来;婚礼礼堂的内外都金碧辉煌起来,热闹起来。

远处山顶的天空白蒙蒙的,像站在远处的新娘那白蒙蒙的纱衣。山巅和山坳,一团一团的云,叠叠的,厚厚的,白亮耀眼,它们是新娘胸前纱衣上的花朵;层层叠叠的,像一圈一圈白色的波浪,那是新娘纱衣上的皱纹;长长的,从天空铺到了湖面,很柔很柔,那是新娘纱衣柔柔的裙摆……一群白鸽,在县城的上空,在湖泊的上空,一趟一趟地彩排着它们的集体舞,那鸽哨声,就像新娘婚礼现场那红红的西瓜瓤一样甜蜜、醉人的绵绵的轻音乐。

新娘的纱衣变薄了,新娘纱衣中的彩妆若隐若现起来。一座一座蓝色的山高高地直立着,它们是高大威猛的新郎,它们脖子和腰上那一圈一圈的白色,是新娘被纱衣裹着的手臂;一位位新娘穿着纱衣飞到了空中,新娘与新娘间那大片大片的蔚蓝,是新娘们的舞台,是舞台后的蔚蓝的幕布。新娘们挽着新郎的手臂,缓缓舞到了湖中,湖水蓝蓝的,蓝蓝的湖水中是一位位穿着纱衣的新娘,是新娘挽着的高大威猛的新郎,他们在慢曲中,慢慢移动着脚步,慢慢扭转着腰姿。

天空蔚蓝起来,湖泊蔚蓝起来,蓝得很纯,纯得迷人,纯得让人敬畏!没有船来回奔跑,没有人在湖泊中洗手洗脚,都怕惊扰了这静静的蓝。新娘和新郎们走进了洞房吗?所有的观众和宾客也跟着去闹洞房了吗?中午的县城好静啊!静静的山,静静的街道,静静的路,静静的铺面,静静的山野,静静的坡地……

蓝蓝的天,蓝蓝的湖,也是静静的;还有静静的太阳,发着白亮亮的光,白亮亮的光照着静静的湖,照着静静的山,照着静静的县城。县城周围,山挤着山,山连着山,山叠着山,站在县城的任何一个地方,都看不到山的尽头。它们是来县城参加婚礼的宾朋吗?它们静静地站着,伸着脖子,昂着头,远望着,希望看到群山中这娇小的新娘?看吧,那些山峰,多像一个个小孩,他们被一座一座宽大的肩膀托举着,睁大着眼睛静静地盯着县城。

蓝蓝的湖,是由大渡河和流沙河编织而成的腰带,它们缠在县城的腰间。不,它是新娘绿色连衣裙的腰带,这条腰带缠出了新娘苗条的腰姿,美丽的姿容。阳光下,县城散成相连的三片,就像美丽的三匹锦绣,在中午的阳光下发着迷人的光。那黄色的,蓝色的,白色的,红色的,是楼房,是墙壁,是房顶,光色相映,熠熠生辉。一圈一圈,一环一环,一片一片的绿色,是公路,是街道,是道旁树,是大大小小的公园,是一块一块的庄稼地。它们和天空的太阳,和蔚蓝的天空,和蔚蓝的湖泊,还有四周那些蔚蓝色的高山一起,构成了新娘自然天成的美丽新装。

傍晚,太阳下山了。拥着徐徐的凉风出门吧,去赶赴新娘举办的晚会。天空仍然是纯洁的蔚蓝,四周的山与山之间,冒出一朵一朵洁白耀眼的云,这些云厚厚的,像一座座汉白玉雕塑凝固在山间。像宫殿的翘檐,新娘的宫殿该是怎样的宏伟壮丽?像皇冠高高冒出的顶,洁白皇冠下的那张脸,该是怎样的高洁?像银簪,银簪挽着的那头黑发,是不是像湖面的波纹一样柔软绵长?像一群群白羊,悠闲地低头,那低着的头是在啃草?那羊群身边的新娘,该是这洁白的羊一样善良?哦,新娘就在湖山的那一面吗?那快点走,下县城,过湖泊,翻过湖山……慢了,赶不上新娘的晚会了。

县城是山城,楼房也像“坡改梯”一样,一排楼房,就是一层“梯田”,整座县城有多少梯,不知道这个要举办晚会的新娘是否数清?县城的山顶,是一条大道,这条大道顺着山势,像一条河流往县城的两翼蜿蜒下去,蜿蜒出一个又一个长长的“之”,有多少个“之”,也只有去问问即将举办晚会的新娘。大道从山顶蜿蜒到湖边,蜿蜒成了一个弯弯曲曲的圈。

一层层“梯田”,没有办法像阅兵的队伍一样整齐,每层“梯田”的一幢幢楼,总是错位的,总是高低起伏的,它们画出的“梯田”线,也总是弯弯曲曲的。“梯田”与“梯田”之间,总有不少的峭壁,有自然形成的悬崖,有水泥钢筋凝固而成的堡坎,峭壁上爬满了绿得发亮的爬山虎,就像新娘那瀑布似的秀发。秀发中,冒出几丛旱芦苇,还有几丛花,白色的,红色的,紫色的,这是一个怎样的新娘?“梯田”与“梯田”之间,还有一片一片六七十度的斜坡,这些斜坡,或是一片果园,或是贯穿两三级“梯田”的公园。这些公园像海子一样分布在这些“梯田”间。

走着走着,你会发现同一层“梯田”断裂了,断裂处除了公园,就是菜地,高高的玉米,柔柔的葱苗,薄薄的莴笋,苗条的辣椒,胖胖的茄子,还有绿绿的梨子,绿绿的苹果……

街道,蜿蜒的“之”,一层层“梯田”,“梯田”中的公园、菜地,都是新娘嫁衣上的图案,充满着清香味的图案。

哦,这是一个怎样的新娘?这是一个还没有被水泥的鱼腥味侵染的充满着泥土清香的农村姑娘。

如果你没有急事,可放慢脚步,或者停留几天,你可以一个“之”一个“之”地走,你可以一层“梯田”一层“梯田”去慢下,你可以一个公园一个公园去散步,可以慢慢去嗅梨儿的味道,慢慢去品苹果的酸甜,去看柔柔的葱苗和薄薄的莴笋慢慢长大……甚至,你还可以穿过山顶的大道,走进靠山那排楼房的巷子,登十来级水泥梯,立刻就走入了县城后面的山地,这才是真正的“坡改梯”,一梯一梯地,向山顶叠去。站一会,走几步,就可以走进那藏在山地果树林中的小瓦房,去看看那地里圈养的鸡,去尝尝那百年老树上的黑桃,顺便去那地中摘买点西红柿、辣椒、茄子、四季豆,如果喜欢丝瓜、南瓜、玉米棒子,也可以买的……至于葡萄,不用走那么远,走在大道边的人行道上,随便问一家人,他们的楼顶上就是葡萄,青青的,紫黑紫黑的,水灵灵的,发着光。如果你有无人机,那好,你能在视频中看到这个新娘的全貌;如果你有体力登上周边更高的山,也行,你能亲眼目睹这个新娘浑身的绿装,她的秀发是绿的,她的裙子也是绿的。真的,你慢慢走,慢慢看,你肯定会喜欢上这位满身泥土香的新娘。

不过,今天没有时间了,要去参加新娘的晚会呢。那不要走大道,不要去绕那一个又一个的“之”,不少楼房之间都有水泥阶梯,他们把一层一层“梯田”串联在一起,你只要对着山下湖泊的方向,找着这些窄窄的阶梯走,准能很快到达湖边。你是远来的客人,那好,对这些窄窄的,东串西串的梯子不熟悉,不要紧,你沿着大道走,走不了多远,就能看到一条宽宽的梯道。梯道分作两边,中间是一个一个花瓶状的钢圈,两三米高,光圈中是茂盛的三角梅,紫色的,红色的,蓝色的,还有黄色的和白色的。三角梅下面,是红绿叶片的灌木。这条梯道,从山顶的大道,一直通向湖边。阶梯是灰白的大理石板铺砌。走不了多远,梯道上就有一个瞭望的平台,平台上有木质的凉椅,你可以俯瞰远湖,可以回望山巅,也可以坐坐,吹吹凉风……

这条梯道很美,不知道是不是新娘拖地长裙上的一条彩带?这条梯道有两千多级阶梯呢。走到湖边,湖水静静的,只有发丝样的波纹,没有船,你到不了对面的山头了。湖中,一个圆圆的碧玉映入眼帘,月亮已经到了头顶,只是还不很亮。站在湖边,回首望县城,路灯已经亮了,灯光像浓浓的金黄色墨水,把山脚到山顶的“之”画得格外耀眼,耀眼得让你惊讶,惊讶中张大着嘴巴,久久说不出话来。“之”的每个笔画之间,那些玉米地,那些果树林,还有那些菜地,渐渐模糊起来。

还在你惊讶或者犹豫之间,街灯也亮了,一个一个窗口的灯也亮了。你仰望山坡,红色的,白色的,黄色的,各种灯光密密地挤在山间。你怀疑这是县城,你只会相信那是满山的豌豆,这些豌豆盛开着大量的洁白花朵,洁白中杂着蓝色、紫色、红色的花。远处的山黑越越的,分辨不出它们的模样;头上的月亮了,但是雾蒙蒙的;湖面也黑越越的,只有对面公司的霓虹灯在湖面画出的一条彩虹在微微动荡。

走吧,往政府大楼那边走,政府大楼在山上呢。找吧,政府大楼下边有一个观景台,这里能看到县城正面的全景;最重要的,是观景台到海边有一条一米多宽的栈道,这是木质的栈道,也是一个一个“之”构成的。看,那些“之”上的灯全亮着,白光从树影中冒出来,若隐若现。

走在树荫的栈道,就像夜晚走在教室外的走廊,静静的。在这“之”字的栈道上,你出汗了,不要紧,过了几个弯,就有一座亭子,亭子和栈道一样,在白色的灯光中,在树荫中,变得有点模糊起来。你可以坐在亭子的木椅上歇歇,要不了几分钟,你身上的汗就没有了。不过,你不要太得意忘形,要仔细一点,也要小心一点。小心你刚坐下,身边就发出了声音,原来是一对小青年在这里呢。

汗没有了,朦胧的灯光中,别人也看不出你的慌张或者尴尬,悄悄地沿着栈道继续往上走。等你走到政府大楼边的观景台,头上的月亮藏进了云里。远处的山不见了,湖和山一样漆黑一团。这时,你再看县城,那密密的灯光,或一线一线弯弯曲曲,或一点一点高高低低,是不是织女正在湖中沐浴,把她的银河彩衣铺在了山上?是不是嫦娥感动于这泥土清香的新娘,特别赠送给新娘的彩纱?

照了相,继续往上走,政府大楼边是一个大公园,走进公园,你听到了广场舞的音响声;走进灯光球场,你看到了大大小小的小伙子,一群一群占据着篮球架,奔跑,跳跃,吼叫,欢呼。在灯光球场的周围,有乒乓台,还有其他的健身器材,老人,中年人,青少年,小孩子,都欢闹着,他们在这个树影和灯光编织的灯笼里尽情地挥洒着汗水。公园的路边,顺着弯弯曲曲的停车标示,停满了车,公交车已经收班了,只有出租车在这些路上鸣着晃着灯跑过。

原来,新娘把她的新婚晚会搬到了县城里。

晚会结束了,蝉鸣消失了,大道,公园,静谧了。只有那“之”上的灯,那一层一层“梯田”上的灯,还静静地亮着,如果不是这些灯,你会想起小时的家,小时农村那个家,那个家的夜晚,静静的,你睡得沉沉的,连家人中谁打鼾了都不知道。

这位新娘,是四川汉源的新县城,旧县城早就在深深的湖底中睡着了。这个县城,就是一位穿着嫁衣的新娘,是一位看一眼就会被迷住的八月的新娘。

不走了,新娘和新郎睡了,我们也睡吧,让窗外的蟋蟀声伴我们到天明,伴我们到十月,那时再看雪花中的新娘……

2019/8/11

广东哪家癫痫医院好癫痫持续状态怎么治疗哈尔滨治癫痫病什么医院好秦皇岛怎样找到好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