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筐篼】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未来之星

世上有一种动物比冰还冷,这种冷是直接达到了你的脚心,你的骨髓,你的五脏六腑。

这就是蛇。

它吐蛇信子时的"嘶嘶、嘶嘶"声,它色彩斑斓发光的鳞片,它无脚无毛的身体,它行走怪异的步子,还有,它冰冷的眼神更是直透人心,让人不寒而栗……

我是如此地怕它,甚至只是想想都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小时候家住农村,特别是夏天,茂密的草丛里经常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你拨开草看,准会有一条鲜艳夺目的菜花蛇或者是绿晶晶的青竹蛇在里面爬动。有一次,帮妈妈收田里的稻草,当我抱起一把稻草时,感觉手冰凉冰凉的,一看,是抱住了一条蛇,正在仰起头摆动不已。我“啊”的一声,顿时昏了过去,三魂七魄都被吓飞,乃至于被人掐了半个小时人中才醒了过来。

晚上更害怕走夜路,有时候是树条或粗绳之类横在路中间,以为是蛇,总是吓得惊抓抓地叫,飞叉叉地跑。

长大后,对蛇的惧怕丝毫没有减少一分。有次边吃晚饭边看动物世界,看见电视里的眼镜蛇扁扁的头一伸,大嘴一张,直向我扑来,当时吓得就把手中的碗掉在了地上。

不止是我小女人怕蛇,好多大男人也怕它。

一次,有十多个男子围着一张大圆桌“炸金花”,每个人正全神贯注盯着庄家发牌时,突然,一条大青蛇从天而降落到了桌子上,鼓着眼睛,身子蠕动。一瞬间,吓得满桌的人四处逃散,一片喊爹叫妈声。有个坐在角落无法逃离的只好钻到了桌子下面,一动不敢动。幸好,那次是有人搞恶作剧,用的是塑料蛇,假的。待那个藏在桌下的人重新出来时,他蹲的地方已尿湿了一大团。

好像只有猫不怕蛇。我看过猫与蛇斗,猫把蛇玩得团团转,蛇最后被猫搞死了。因为猫的身体的伸缩性非常好,可粗可细可长可短,而蛇攻击其他生物时一般是缠住勒紧,当蛇缠住猫时,猫收缩身体然后猛的胀开,蛇就会骨头节节寸断而死。蛇毕竟不胜攻击性的动物,它猎取食物靠偷袭,而猫是靠攻击性的动物,所以蛇和猫明斗,当然会吃亏。

但,无论古今中外,蛇几乎都不是讨人喜爱的角色。在《圣经》里,它是引诱人堕落的罪归祸首;在伊索寓言中,蛇是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在中国的一些词语中,完全可以推知人们对它的憎恶。如,表现蛇之阴毒有:“毒若蛇蝎”、“心若蛇蝎”、“蛇蝎之心”、“蛇蝎美人”……

描写蛇捕捉猎物之凶残,一般是用“吞食”、“绞杀”这两个杀气腾腾、毛骨悚然的动词。因为蛇的捕食本领相当高强,能吞进比自己大许多倍的食物。我国古代早就有巴蛇吞象的传说,说巴地有能吞食大象的巨蛇,三年之后才吐出骨头。非洲有一种食蛋蛇,还没有人的手指粗,却可以吞进鸡蛋和鸭蛋,吃完蛋清和蛋黄后,还能吐出蛋壳;巴西草原的果色蛇,全身呈绿色,舌尖上长有果子形的圆舌粒,跟樱桃相似,小鸟误认为是果子,因啄食而丧生;东南亚和非洲鲁什马河流域的飞蛇,其肋骨具有较强的活动性,滑翔时能展开,使身体呈扁平状,故能从树枝高处跃入空中,陡峭地滑翔而下,有时快得像离弦的箭,能吞食飞行的小鸟;而非洲黑毒蛇爬行最快,可以高于每秒5米的速度向前冲刺,追赶逃跑的猎物。

蛇的记忆力也很好,也非常记仇,能准确地认出曾经伤害过它的人,多年以后还会伺机进行报复。蛇的同类受到侵犯时,有时也会群起而攻……

当然,最让人胆战心惊、汗不敢出的当属其丑陋的外形及可怖的表皮了:外形丑则丑矣,还拔凉拔凉的、软软的、腻腻的、滑滑的,简直就可以让人汗毛倒竖、胃液翻腾恶心得大吐三日!

还有,蛇的行走也让人胆战心惊。蛇的行走千姿百态,一般的蛇都能弯蜒运动,爬行时,蛇体在地面上作水平波状弯曲。但有些蛇是履带式运动。蛇没有胸骨,它的肋骨可以前后自由移动,肋骨与腹鳞之间有肋皮肌相连。当肋皮肌收缩时,肋骨便向前移动,这就带动宽大的腹鳞依次竖立,即稍稍翘起,翘起的腹鳞就像踩着地面那样,但这时只是腹鳞动而蛇身没有动,接着肋皮肌放松,腹鳞的后缘就施力于粗糙的地面,靠反作用把蛇体推向前方,这种运动方式产生的效果是使蛇身直线向前爬行,就像坦克那样;还有一种是伸缩运动,蛇身前部抬起,尽力前伸,接触到支持的物体时,蛇身后部即跟着缩向前去,然后再抬起身体前部向前伸,得到支持物,后部再缩向前去,这样交替伸缩,蛇就能不断地向前爬行。如果蛇受到惊动时,蛇身会很快地连续伸缩,加快爬行的速度,给人以跳跃的感觉。

另外,在画面上看到许多群蛇聚集在一起交配,腥味阵阵,阴风飕飕,真是看得人头皮发麻,心慌发堵……

蛇所有的这些表象,给人是丑陋的、狰狞的、可怕的,故而蛇在人们眼中就成了阴险、凶恶、狠毒的东西。

这些年,唯一喜欢的就是冯至写过的一首以蛇抒爱的诗,最有名的正是这句,“我的寂寞是一条长蛇,静静的没有言语”。有时候我用这句话来表达自己独处时的心情。

其实,从文化源流上说,在中国古代传说中,蛇通常是灵异魔力的象征。在中国远古神话中,诸神的手臂、耳朵或其他一些部位经常盘绕着某种蛇形,这恐怕也是东方文化的一个共同特征。例如,印度最高的创造神梵天的坐骑就是一条巨大的蟒蛇。

《易经》曰:“尺蠖之屈,以求信(神)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对我们祖先来说,蛇是一种令人敬畏的神秘符咒。古代许多文献中,都有关于蛇的记述。根据《山海经》的描绘:疆良口里叼蛇,蓐收左耳露蛇,雨师妾手中耍蛇,神于儿身缠两蛇,洞庭怪神头上顶蛇等等。

古代传说中许多赫赫有名的天神还是人与蛇的混合体。汉代艺术作品中,伏曦与女娲是人首蛇身,共工是赤发人面蛇身,其手下相柳也是九首人面蛇身。此外,还有不少神同样是人首蛇身。

在原始部落中,以蛇作为图腾的氏族也很普遍。据摩尔根《古代社会》中的记载,在美洲印第安人里面,就有9个部落中有蛇氏族,有的甚至以响尾蛇作为氏族的图腾。在澳洲的一些原始部落中也是这样,特别是华伦姆格人,还要举行一种蛇图腾崇拜的仪式。参加这种仪式的人,用各种颜料涂抹全身,打扮成蛇的样子,模仿蛇的活动姿态扭动身体,且歌且舞,歌唱蛇的历史和威力,以祈求蛇神赐福保佑。可以说,在一切动物崇拜里面,对蛇的崇拜是最广泛的,在大多数原始氏族的宗教信仰中,蛇曾经占据一个突出的地位。

马达加斯加岛上的土著萨克拉瓦族,把蛇看做是具有神秘力量的动物,认为人是蛇的化身,对蛇非常崇敬。在阿尔及利亚,水蛇被奉为家的保护者,往往被供养起来。非洲的土著直到现在,在他们的盾上还画着蛇的图形,相信它有特殊的魔力。我国台湾省的少数民族派花族在刀鞘上、食具上都刻上蛇的花纹,他们对一种叫做“龟壳花蛇”的毒蛇极其崇敬,不敢杀害,甚至在房子里另辟小室给它居住,小室内外的装饰及用具都雕刻了蛇样花纹。北美土著爱斯基摩人,有在身上黥刻蛇形斑纹的习惯。非洲有些土著用蛇皮镶在盾上,以为这样就会得到蛇的神力保护。

印度对蛇的崇拜已经有了五千多年的历史。出于对蛇的尊敬,还盖起了不少宏大的庙宇。在村落附近,在神树下,在水井和水塘旁,都可以看到刻在石头上的蛇的图像。对印度人来说,有意或无意杀死一条蛇都是犯下弥天大罪。南方一带还会为被打死的蛇办丧事,将其遗体用绣有图案的丝绸盖上,放在檀香木劈柴上火化。

就连现在一些山区,人与蛇也在和睦相处。福建平和县三坪村,人称"蛇村"。村周围森林里长有一种黑色蛇,经常会进入"寻常百姓家"。村里男女老少都视此蛇为保佑家居平安的吉祥神物。这里的蛇不仅进屋入舍,还会上床蜷伏在人的脚旁,与人同眠。

其实,蛇对人类益处非常之多,它捕杀啮齿动物如兔鼠等,和其他害虫,帮助人类抑制它们的泛滥。另外,蛇不仅是美味佳肴,而且还是颇为珍贵的中药材。蛇头、蛇眼、蛇蜕、蛇胆、蛇肝、蛇膏、蛇毒等均可入药。蛇肉具有强壮神经、延年益寿之功效,可治疗病后体弱、风痹麻木、关节疼痛等症。蛇胆具有祛风、清热、化痰、明目的功效,主治小儿疳积、痔疮肿痛……

有时候想想,其实蛇并不是想象中的恐怖。现时生活中,有些人应该比蛇更冷、更毒吧?蛇,只是自然万物中神奇的生灵而已。它也有自己美丽的时刻,你可曾看到过,蛇在草尖上的曼舞,在天空中滑翔的翩翩,在水面浮游的灵动,在沙漠中痕迹的奇妙……

上帝创造它时,它身体的温度注定了是冷血动物,它无从选择。它也想与自然界中的人类作朋友,只是丑陋恐怖的外表让人望而止步。它也不全是像人们所说的凶残,一般情况下,都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一般不主动攻击。有时候是过分逼近蛇体,它感觉受到了威胁,或无意踩到它身体时,它才咬人。

蛇也会做好事,古书上曾记有“隋侯见伤蛇而医之、活之。蛇愈而去,衔夜光珠以报”的佳话,现实生活中也有蟒蛇“龙龙”救人,家蟒在洪水里救了小孩,家蟒在洪水为人带路,海南蟒蛇抓小偷照顾小孩等事件。南美一些地方的蟒蛇还可以驯养成家蟒,负责守家和“照看”幼儿。印尼佛罗勒斯岛上居民饲养的无毒蛇能随同主人一起下地干活。种子入土后,它便守在地里,驱赶啄食种子的野鸟;树上的果子成熟了,家蛇便爬上枝头,甩动尾巴,将成熟的果子打下。一些国家还利用毒蛇来守卫金库。他们除了使用现代化的装置外,再放进一两条剧毒蛇,使盗金者望而生畏……

它虽然瞪着一双大眼,但蛇眼没有上下活动的眼睑,也没有瞬膜。所以蛇从出生那一天就从不闭上眼睛,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总是睁着一对圆圆的眼睛,我想这是很多人怕它的原因之一。在世间的纷扰中浸淫得久了,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隐藏,面对蛇眼冷峻地瞪视,有几个人能不惊慌!

真所谓:蛇不语,君何惶?

让我最难忘、最震撼的是亲眼目睹蛇脱皮的过程。

整个过程,我紧张又好奇,看见蛇不断地抽搐着,就像人在中毒时卷缩着身体在地上做垂死的颤抖,每使劲挣扎一下,就看见一圈皮从身体剥落出来,前前后后竟用了好长时间,当最后一层皮完全脱离身体时,蛇像刚经过难产的女人,头疲软地搭在一旁,身体静静地动也不动。这一切,我能感觉得到蛇是痛苦的,虽然它没有面部表情,但所表现出来的动作我能感同身受。

忽然想起了巴尔扎克的一句名言:“只有超人的天才,才会像蛇一样自我更新”,这也许是蛇给人带来的正面鼓励。每当蛇身上旧皮令己难受时,就会毫无眷恋地把旧皮蜕掉。其过程需要它忍着撕裂的剧痛才能将旧皮一点点完全蜕去。可短痛之后却迎来新生,长出新皮的蛇浑身清爽,展现出如朝阳般蓬勃的生命力,更如行云流水一样游走在广袤的大地!

想想我们自己,人在尘世中生活,难免“旧皮”滋生。不知不觉中,它禁锢了人的新生命的成长,成为活出精彩见证的枷锁。是否每隔一段时间,也需清理一下陈旧的理念、过时的经验、消极的意志、恶劣的习惯等“旧皮”呢?

让我们从蛇的身上,学其蜕皮之大智慧与大意志,抛却各种“旧皮”,来展现一个全新的自己!

天津去哪个医院看癫痫更有用陕西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最高西宁小孩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