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美好都去哪儿了(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微散文

有一次饭局上与朋友聊天,朋友突发感慨地说:如果能让我重新活回到童年,我宁愿一无所有。听后,我有点惊愕。这位朋友,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有房有车,生活安逸,为何会发出如此感慨?饭后,我细心一想,渐渐明白了。其实,我又何尝没有这样的想法呢?可岁月无情,又如何能让我们活回到童年?

周末,我从南城回金溪,抽空去看母亲。母亲给我的是满脸的寂然。母亲对我说,日子太难捱,心里空的慌。听后,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抚母亲,好像说什么都显多余。母亲坐在床的一头,我坐在床的另一头,母亲哭着说,我空落落地听。母亲说了好久,我坐了很久。父亲在的时候,母亲从来不这样,好像从来也没有对日子有过抱怨。记得那个时候,父亲常常会带着母亲,在节假日或是利用帮三哥购药的机会来县城小住几日,或在我家或在五弟家。那时候的母亲就像一个不需要想事的小孩,父亲去哪她就去哪,父亲说住几天她就住几天。我想,那个时候的母亲虽然谈不上过得很快乐,但至少是踏实的,没有忧愁的。自从父亲过逝之后,母亲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从前的那份踏实与安定,在母亲的脸上再也看不见了。母亲所有的美好也随父亲一同消逝在岁月的深处。

我原来那个母亲,那个安心过日子的母亲究竟去哪儿了呢?母亲不应该是与生活过不去的人啊?我记得母亲年轻的时候,常常是忙碌的。或是上山去砍柴火,或是去野外打猪草,或是在灶前烧火做饭,或是去河边浣洗衣物,或是与父亲一道去田间种菜。白天,儿女去上学,她在家忙碌,晚上一家人在家聊着家常,其乐融融。现在怎么这一切怎么都消失了呢?儿女一个个长大了,成家了,老伴也丢下她走了,日子过着过着突然间就多了许多的悲凉。原来那些的美好都去哪了呢?

父亲刚走的头一两年,母亲来县城的时候,为了宽解母亲的那份寂寞,我和五弟会带她去婶婶家玩,毕竟是妯娌,有许多的话说。婶婶是个热心肠的人,有什么话都能和母亲说。婶婶常常会劝慰母亲,说:老嫂子,想开一些,没事的时候就常来县城住一段时间,到我家也行。婶婶一生育有九个子女,子女又生了许多的孙子孙女。婶婶家常常是子孙满堂,热闹的很。母亲也是一个喜爱热闹的人,每次从婶婶家玩过回家,总会生出许多感慨说,婶子家多好,多热闹啊!是啊!那个时候的婶婶是多热闹,多美好啊!一大家子人,儿子媳妇,女儿女媳,孙子孙女,聊天的聊天,打牌的打牌,弄饭的弄饭。可这样的美好,也随着婶婶的离逝而渐渐的淡了。婶婶不在了,原来的那份热闹,突然间就少了。偶尔周末的时候,我还会去叔叔家看看,可再也难看到原来的那份热闹的场景。有时候,甚至只有叔叔一个人在家干坐着,客厅里相框里的婶婶一脸的安详,院内的柚子树也苍老了许多。婶婶走了,叔叔也成了一个人的日子。是谁偷走了叔叔家原来的那份美好?

近一个多月来,妻子一直在抚州照顾住院的岳父。胆结石手术,住院。其实这已不是岳父第一次住院。原来就因下楼梯摔到头和胃病在县中医院住过几次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岳父的身体渐渐的就不行了,就像一辆开了多年的汽车,总是毛病不断,不是这痛就是那疼。岳父家客厅里一角放的都是药,治胆的,治胃的,治关节的等等。有的是医生开的,有的是岳父看电视从外地买的。有中药、有西药。记得我和妻子刚结婚时,岳父的身体很好,很少见他进过医院。就是七十多岁的时候还在抚州打工,怎么一下子身体就垮了呢?岳父从小无父无母,靠帮别人打长工维持生活和结婚生子。五个子女也都成家立业,生活得还好。岳父的一生虽然过得清贫,但却也有着许多的美好。夫妻恩爱,子女争气。可过着过着,这日子咋就不是那么回事。子女一个个长大了,不在身边了,病痛却一天天多了。痛苦多了,美好却一天天少了。是谁拿走了岳父原来的那份美好呢?

我现在的生活境况是:我一个人在南城上班,妻子一个人在抚州医院里照顾住院的岳父,儿子一个人在外地求学。一家三口,就这样天各一方。原来儿子还小的时候,我们还觉着日子过得烦,过得累。每天忙忙碌碌,按时按点做饭,等着儿子放学回来,然后看着儿子吃饭,看着儿子上学。晚上陪着儿子一直复习到深夜。妻子盼着儿子有出息,儿子却嫌着母亲的那份喋喋不休的唠叨。现在儿子上大学走了,一切都停了下来,安静了下来,但心里却突然间空落落的,找不着根了。原来的那份家的热闹一下子突然间就没有了,我和妻子有时都感觉空的慌。有时候两个人在家,一个人做着家务,一个人看着电视,小区外小孩的嬉闹声不时传来,家就显得更加寂静了。

原来的那些美好都去哪了呢?谁能告诉我?

北京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为什么癫痫发作之后头会疼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