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天涯】白杏花,红杏花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武侠小说
“杏花白,杏花粉,杏花飞进千万家。”每年春天草长莺飞的时候,杏花就会裂开小嘴,把她最美丽的微笑绽放。农家小院简单得有些简陋,木篱笆成排结对整整齐齐地站立着,围成了环形的篱笆墙。一棵被砍伐后的树桩子上,发出了几枝羸弱的小绿树枝,淡淡的绿有些泛黄,就像是一个弱不禁风新生儿瑟瑟发抖的样子。   院子里来回奔跑的鸡鸭鹅像是在参加接力赛,忙个不停。突然,几声鸡叫打破了小院的沉寂。原来是一只老母鸡下了一枚蛋,正在“咯咯咯”炫耀呢!院子里一根细细的铁丝,一头连接着仓房的檩子,另一头连着一根水泥电线杆子。几件刚浆洗过旧衣衫在春风里摇摆着。几只紫燕用纤细的小脚牢牢地抓住了铁丝,就像是在五线谱上跳舞一样。离开一年了,返回了旧巢,喜悦的心情化作了相互的呢喃,唧唧咋咋的燕儿,好像在说:亲爱的,我们回来了,这是咱们的小家。鸟雀恋旧,都记得回到自己的家,杏花,你呢?杏花妈妈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头发蓬乱,用泛白的衣服角抿着沟壑纵横的脸上几滴清泪……   “杏花啊,杏花,你咋就走了呢?扔下妈妈一个人可怎么过啊?”山风凄凄吹过,一堆小坟茔被山风吹得尘土四处飞扬。杏花妈妈挎着一个小篮子,里面装着一些冥币。风掀起了她头上的黑蓝色围巾,露出消瘦的脸颊。脸上交错的皱纹,是年轮刻下的经纬线。深陷的眼窝,依稀可见年轻时的美丽。只是,那眼睛不再清亮,很混沌。额头上一道深深的伤疤清晰可见。杏花妈来到了杏花的坟前,弯腰蹲下,把篮子里几枚干瘪的苹果拿了出来,摆放在地上湖北治疗癫痫症哪家医院。“杏花啊,妈妈可怜的孩子,你过生日了,你出生的时候杏花正开,有算卦的瞎子说你命里犯桃花,妈妈还不信呢……”话音刚落,杏花妈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悲痛,大声哭了出来。抽噎的哭声里,杏花妈点燃了一打冥币,火光里,她的眼睛一亮……      壹      一个中午,杏花妈正坐在场院屋头忙着做针线,她的手很巧,做的小老虎头枕头就和真的一模一样。还有小被子,用各色的小布头拼接而成。三角形连接成了正方形,很是好看。她听到女儿的声音:“妈妈,妈妈,你看看啊,我考上市里的师范学校啦!”妈妈回头一看,只见杏花手里捏着一张录取通知书,人还没进院子,声音就传进来了。妈妈放下手里的针线,站起来迎了出去:“傻丫头,叫唤啥?”妈妈喜欢看杏花开心的样子,自打杏花爸爸外出务工不见了人影之后,杏花妈妈就很少露出笑容。只有看到女儿杏花,她才会开心。   “妈,我考上师范了,我听您的话,不去上高中,上师范学校,三年就毕业了,可以回到家里帮您。”杏花忙不迭地说着。   “好闺女,就你疼妈。”杏花妈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妈妈,你做的小被子可真好看啊,给我上学带走吧?”   “傻丫头,你嫂子这几天就要生了。我做的小被子都是给你小侄子用的,你可不能抢啊?”   “妈妈偏向,小侄子还没生,你就偏心他了。”杏花撒娇地说着妈妈。   “那当然,这可是妈妈的大孙子呢。本来你嫂子嫁到咱家也不容易,咱可不能再让我的大孙子受一点点屈。”杏花妈说着,收拾针线把它们装进了炕上的柜子里,走进家门。   西屋门吱嘎一下,哥哥走了出来:“妹、妹、你、真、、行!”一边说一边竖起了大拇指。哥哥听到了杏花的声音,从屋里迎出来。他比杏花大十岁,二十八了。上年秋天结的婚,哥哥天生口吃,说话越激动就结结巴巴越严重。这成了哥哥的缺陷,所以很大年纪了才找到了对象,和现在的嫂子结了婚。嫂子是邻村的,人很好,对婆婆和杏花都很好。一家人虽生活不富裕,却也和和睦睦的。   “哥,等我上完学就回来当老师,在咱村上工作,到时候俺侄子大了,我教他学习,多美啊!”杏花双手抱在胸前,仿佛看到了她梦想中幸福的画面。   “妹、妹,哥哥、嫂嫂子都、都等着、你、你、你啊!”哥哥越是激动说话越是费劲。杏花笑着说:“哥哥,哥,你的意思俺都懂,不用说了。”   杏花拉着哥哥的手:“哥,爸爸走后,家里的大梁你挑起来了,没有你扛着,我和妈妈就没了依靠。嫂子是个好女人,不嫌弃咱家穷,嫁到咱家,你要好好待嫂子,等我毕业了,就能帮家里了。”   “杏花,你放心吧,妈妈有我和你哥呢。”说话声中,嫂子从屋里走了出来。肚子盖住了脚,脸上的妊娠斑很多,星罗密布在脸的颧骨和鼻梁处。嫂子个子不高,再加上临近了预产期,看上去身子显得很笨重,走路姿势像个胖胖的小鸭子,拽拽的。杏花拉过嫂子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嫂子的肚子:“嫂子,这里就有俺的小侄子吗?真神奇!”   “都要做姑姑了,还调皮。”妈妈拉过杏花,生怕杏花一不小心碰到她的大孙子似的。   报到的日子来到了。这天早晨,杏花背着包默默地走出了家门。   “妈,我走了,去学校,你放心啊,哥,你好好照顾嫂子,等我放假就回来抱抱小侄子啊!”杏花和妈妈哥哥嫂子一一道别。她的眼眶里流着泪水,离家的感觉总是酸酸的。   山风吹着,只是那声音不再是悦耳动听的歌声,而变成了低沉的音乐。杏花一遍遍摊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看着上面的字迹,眼泪簌簌滴落在上面。嫂子的预产期已经过了,可是小侄子还在嫂子的肚子里纹丝不动,怎么办呀?妈妈夜里唉声叹气的,这些杏花都听到了。白天她还看到嫂子那带着求助的眼神,哥哥无助的表情,这些表情都深深地烙在了杏花的心坎上。结果,孩子生下来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要是有钱人家,早就让嫂子去县城医院检查了……唉,这该怎么办?自己就这样离开家去求学……   山谷里,几朵小花不自主地摇晃着身子,粉红的,鹅黄的。八月份的山里,野果子四处飘香,深紫色的野果子挂在低矮的枝桠上,等待人们采摘。她喜欢野葡萄一串串的晶莹剔透,还有吃到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她放下包,准备采一些在列车上吃。这时,天下起了霏霏细雨,淅淅沥沥地,初秋的小雨不是很冷,但是有些微微的凉了。杏花收起野果,背上了包。在公路口招了一辆便车来到县城,买票登上了去市里的列车。      贰      杏花妈妈用手里的树枝条拨弄着忽明忽暗的火苗,在火光里,她仿佛看到了女儿杏花那花一般的小圆脸,还有比花还要灿烂的笑容,如果杏花在身边多好啊!还记得那天儿媳妇生下一个大孙子,全家人都乐坏了,可是,孩子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看着哥哥趴在监护室的窗户上眼巴巴地望着孩子的表情。再想想为了给侄子治病,妈妈借了好多外债。杏花的心翻滚着巨浪。临近开学的日子,杏花妈妈给杏花带了一些学费,以为杏花是上学了,没想到……   大山外的世界是全新的,没有山里棱角分明奇形怪状的大石头,只有仪态万千的雕塑。没有清新的山泉,只有唱着歌曲的喷泉。   杏花临走前,要来了同学玉如姐姐的地址。玉如的姐姐玉秀在市里打工,她走出大山很多年了,好多人都羡慕得眼睛红呢。   “玉秀姐,”杏花唯唯诺诺的和玉秀说话。   “这孩子,你不是考学了吗?来这里干啥?”玉秀没想到杏花会来找她。   “姐姐,我要打工,您帮我找份工作吧?小侄子刚生下来就有病,哥哥嫂子愁死了,妈妈四处借钱,我哪里还有心情上学啊?我是偷着出来打工的,我要帮哥哥和妈妈,不能给他们增加负担了。”杏花乞求着。   玉秀带着杏花在附近的几家饭店转了一天,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饭店做服务员。杏花很珍惜这份工作,山里人勤快实在,饭店的老板和老板娘都很喜欢杏花,时常用夸奖她鼓励店里的其他服务员。   杏花打工的饭店叫相思餐馆,不知道是酒香不怕巷子深,还是饭店的名字招来顾客的青睐,总之饭店生意很火爆。   老板娘名字叫香子,和饭店的名字谐音。杏花感觉老板娘一定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否则也不会给饭店起这名字。   香子看杏花有了好几秒钟的走神,城市的美女姹紫嫣红,她每天阅人无数,可眼前的小姑娘让她耳目一新,就像绿叶上的一滴露珠,晶莹剔透,有股清新和淡雅的韵味,说不出的一种朴实之美在她的眼前萦绕。   十七岁,这么小的孩子就只身出来打工,小姑娘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香子轻轻伸出手,柔声说:“你叫杏花,很好听的名字。”“嗯。”杏花有点紧张,黑龙江去哪治疗癫痫病好脸蛋因为拘谨而变得绯红,犹如五月盛开的桃花。   香子笑了,“杏花,你长得真好看。叫我阿姨吧!”   “阿姨,”杏花怯怯地笑了,一声阿姨拉近了她们之间的距离。   香子颔首点头:“你的工作就是早上六点到店,招呼客人吃早点,上午帮着择菜,中午是最忙的时候,哪里需要你你就托呲酯用来治疗癫痫有效果吗去哪里。”   杏花连连点头。饭店不是很大,除了这个老板娘,就有一个厨师,厨师是大连人,慢慢地,人们忘记了他的名字,就用小大连代替他的名字。   开始几天,相思餐馆生意爆满,杏花忙得像个陀螺,到了晚上腿像灌了铅,饭店打烊她都懒得抬腿了。   “喂,我捎你一段吧,顺路。”不知什么时候,小大连推着自行车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   来了好几天,杏花一次也没有和小大连说过话。也不知道他的情况,只是听老板娘轻描淡写地说过他原来打过仗,进过拘留所,不爱说话,成天板着个脸,像受了寒潮的袭击。不过人挺憨厚的,虽然沉默寡言。   小大连厨艺非常高,有几个拿手好菜,吸引了不少的食客。每天把大勺掂得当当响,一身肥肉,相貌甚至有点丑陋,穿一身厨师服装,人高马大的,在众多的主顾面前颇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   其实杏花一点也不喜欢小大连,除了他外表的冷漠,她还感觉他心里像隐瞒了什么心事。他们之间彷佛有一道天堑难以逾越。每天杏花默默摘菜,小大连忙着配盘,仿佛陌生人一样。有的时候杏花遇到不懂的事情想问问他,一看小大连阴沉的脸,话到了喉咙便活生生咽了下去。杏花干完属于她的活,正准备离开时。小大连对她说:“等会儿,我骑车送你。”   “不用的,我住的地方不远,自己就可以,谢谢你。”杏花拒绝了小大连的盛情。   “怕啥?我又不是人贩子。”小大连的语气可以听得出来,很生气。杏花抹不开脸,就坐到了小大连的车子上。   刚走了不到一里路,自行车车胎放炮了,偏偏杏花跳下来的时候崴了脚。   小大连看杏花痛苦的样子,想了想,把自行车往路边一扔,索性背起了杏花,要去医院看看。   杏花说什么也不让,可是怎么也挣脱不了小大连铁钳般的大手。“别动,再动明天就不能上班了。”   几句话,杏花便像温顺的小羔羊不说话了,她可不想失去这个难得的工作。   那晚,杏花趴在小大连的背上,看到了汗水慢慢浸湿了他的衣服,他还关切地一遍一遍地问疼不疼,杏花突然想哭,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她,她觉得小大连这个男人很不错,和外表的表现一点也不一样,冷酷的外表下有一颗善良热情的心。   好在杏花的脚只是崴了一下,有些发肿,医生给开了些跌打损伤的药。一瘸一拐的杏花没有请假,接着上班。小大连没事就帮着杏花忙活,老板娘香子看在眼里,虽然不做声,眼睛里飘过一丝不为人察觉的云。   店里不时有一些路过的司机来打尖喝酒,也有人会喝多了对店里的老板娘动手动脚。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形,杏花吓得脸通红,急忙跑开。   “服务员,再来一瓶老白干。”一个浑身油味和旱烟味道近五十岁的男人眯着眼睛,有些半醉地说道。   杏花听到急忙从柜台里拿出一瓶老白干走过去。   “这小丫头,像水葱呢!”男人趁着杏花往酒桌上放酒的空档,去摸杏花的手。杏花心里一紧张,手里的酒瓶子掉在了地上,只听得砰地一声,酒瓶碎了。   老板娘闻声从后厨走过来:“杏花,咋那么不小心呢,这大哥可是咱家常客啊,财神爷呢!”   杏花被老板娘说的,越发不知道该咋办了。   小大连敲了半天大勺,也没人来端菜,他走到了前厅看到这场面,打起了圆场。   “大哥,和小孩子一样干啥呢。这妹子刚出来做事,不懂事,大哥喝酒,不要打扰了喝酒的雅兴啊,我敬大哥一杯就当赔罪了。”小大连说完,倒上一杯酒,一仰头,干了个干净。那位醉酒的大哥看到这样,也不好意思再纠缠了。      叁      “杏花,你去给阿姨买一瓶陈醋,就要转弯那个店的啊,别人家的都是假冒的,咱家不用。”香子吩咐杏花去买调料,她换下工作服出去了。   “老弟,这杏花是个单纯的妹子,你可不能打人家的主意啊!”看杏花走了,香子对小大连敞开了话。   “姐,你说啥呢?我不是那样的人,就是看这孩子可怜,才帮她的,没有非分之想。”小大连解释着。   “我也希望你没有啥想法,你来的时候,你的远方姐姐也告诉我了,你以前在饭店干活因为讲哥们义气帮人家打仗被劳教两年,老婆不跟你过了,出来后你背井离乡,来到我这小店。我知道你的手艺好,给俺的小店带来很多生意。这情归情,钱归钱。杏花这孩子我看着就心疼,谁都别想伤到她。”老板娘说完就出去了。小大连一个人点着了兜里的烟,默默地吸了起来…… 共 704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