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西瓜情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武侠小说
摘要:每到六月我都和妻子一起贩瓜,那边产地有熟悉的朋友,这边是熟悉的顾客,生意如鱼得水。每每瓜季结束,妻子点着钞票眉开眼笑,那一段时间妻子也显得温柔体贴,我也从卖瓜买瓜中得出许多经验,不论干什么事情,不要担心失败,失败是成功之母,只要坚持不懈的努力都会走向成功走向辉煌。 六月的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火燎火燎的。城市大街上到中午几乎很难看见行人,大多数人都躺在空调下,假若没有空调整个城市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对于我们这些漂泊在这个城市的农民工来说,没有那个条件享受凉爽,早晨干完活,中午休息两个多小时,下午温度依然很高,工作却不能停下。每次去工地前,我总不忘买上一个西瓜,干活汗流满面时候,便稍微歇息片刻,吃上一个西瓜,即解暑又解渴,品尝着甜丝丝西瓜,蹲在一起谈笑风生,也曾不知不觉聊起过去那段酸甜苦辣贩卖西瓜的时光。   前些年,在我们村子里,有支农用三轮车队伍,平时车都在家里闲置放着,每每到六月收完麦子以后,有三轮车的就开始忙碌了,大家都不愿意错过这赚钱的好时节,三三两两约好,一起去三百里外的西瓜产地蒲城贩西瓜。   那年我也买了辆小小的三轮车,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生意,所以去找一个生产队的广学叔,让他带我一块去,广学叔挺爽快干脆:“叔带你去,叔毕竟种了多年西瓜,看瓜生熟一个准,明天我们就一起出发。”贩西瓜,不仅要求会和瓜农讨价还价,最主要的是要能认出瓜的生熟,这就要求拉西瓜要有一双"火眼金睛。”   第二天,天灰灰亮的时候,我和妻子,广学叔和他的老伴,我们四个人两辆三轮车就一起出发了。公路上,三轮车后冒起一股黑烟,柴油机发出哒哒的响声,我的心情就像开着宝马一样,几分愉悦激动,同时也夹杂着几分紧张,毕竟是第一次贩西瓜。清风徐徐吹过了脸面,感受到一丝丝凉爽,路边的树木庄稼很快被抛向身后,妻子紧紧挨在我身边,她的留海儿被风儿吹起,看上去有有着几分妩媚动人,有妻子在身边,一股幸福的温馨在内心轻轻的流淌。   七八个小时以后,我们来到了蒲城的一个小镇,街口用钢管焊接成一个弓形如牌楼的铁框,上面几个红色的大字特别耀眼,“中国西瓜第一镇。”全国各地的瓜果客商基本上都集中在这里,大汽车,小汽车,三轮车,瓜农的拖拉机,各种车辆有时候造成不断的交通拥挤,瓜农,客商,代办拥挤在饭馆街道,人声鼎沸热闹异常,就如同春节前的大集会一样,在小镇街中十字口形成一个流动市场,瓜农的西瓜装在拖拉机、三轮车上,停满了整个场地,瓜农们脸上都含着丰收的微笑。贩西瓜是一门很深的学问,我们在所谓市场上转了一圈,广学说这里瓜不能买,上面是好瓜,下面都是生瓜蛋水货,我们去瓜田里看看。   村外就是洛河滩地,我真没有想到西瓜田绿意盎然一眼望不到边,一排排西瓜如同列队士兵摆满了田野里,啊,真是绿色的世界,绿色的海洋,一辆辆大汽车也都开到地里装西瓜。路边不时有瓜农来挡车,广学叔下去以后,和一个瓜农一起去地里看西瓜,回来顺便带回来一个,切开后,感觉甜度,瓤口还可以。广学叔却实能说会道,和瓜农的生意很快就谈成了,瓜农叫来了一大帮子村民,瓜季就是这样,瓜农的乡里邻居都会互相帮忙,车开到地里以后,人们在车前站一排,一边剪,一边传,传到车上,用不了一个小时,我们的车装好了。   夕阳已经落下,天色暗淡下来,过完磅,付清了钱,我们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在路边找了一个小餐馆,简单吃了点饭,我们就回家出发了。   几千斤西瓜装在车上,挺沉重的,回来后一路几乎都是上坡路,车在路上慢悠悠,回到老家也就快半夜了。    不等到天亮,我和妻子又要起来,赶进城卖西瓜。   卖瓜的时候我和广学叔就不能一块了,各走各的路,开着三轮车,我的心情紧张万分,几千斤的西瓜到哪里去卖,我会切瓜吗?我会称瓜吗?我会吆喝吗?我不断的这样反问自己,我甚至有点后悔了,几千斤西瓜,几千元的本钱,要是陪了,几个月的血汗钱就打了水漂。开着车,过了城我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卖,顺着国道,浑浑噩噩向前行驶,一直过了黄河大桥,才猛然清醒,该卖瓜了。我把车停在山西铝厂边的一个路口,不一会上下班路过的工人,过来不断询问价格,真没有想到在这个路口也能卖瓜,我双手战战兢兢拿出秤杆,称完后别人要打个三角形的小口,我用自己笨拙的双手,拿起刀,半天那个三角形口拿不出来,算账时候,我在地下还要拿个小木棍,列个数学竖式算上半天,才得出答案,我恨自己笨成这样还能做生意吗?赔的连老婆都要卖了。   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过来卖瓜,不讨价,不看秤杆,零钱也不用找了,买完瓜就走了。我暗暗惊喜,这样主顾多有几个该多好。但是不一会儿时髦女人折回来了,将切好的瓜扔在我面前,很生气的说:“换瓜,两个都是生瓜”,我傻了,粉红色的瓜瓤,我去车里重新拿出两个西瓜,切开,依然还是生的。我头上的冷汗冒出来了,心中在不断埋怨广学叔,不是说你看瓜一个准吗?还拍着胸脯吹大话。“快点,我还等着有事”,时髦女人不断在催,我不敢再切了,只好乖乖给女人退了钱。爱人的脸色,一下子显得很难堪,我心里也像刀割一样难受。路过的工人,看见我们地下的西瓜,连问价人都没有了,顾客头也不回走了。不一会来了个清洁工的大爷,给了五元钱,把那些生瓜都给他了,总算不至于浪费掉,一车生瓜我该咋办,难道真当垃圾倒了,那样赔的更多,我越想心里越难受。   中午了,我开着车依然在附近村庄,走村串巷,村道路坑坑洼洼,我鼓足嗓子,大声一边吆喝一边开车,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每次卖一个西瓜,我小心翼翼在车里仔细挑拣,总算还好车里有一部分瓜还是熟的,时不时的有人拿出西瓜来对换,妻子没有在抱怨,我也不与别人吵闹,渐渐我从西瓜的花纹,色泽,摸在手里的感觉,也摸索出判断出西瓜生熟的一些窍门常识。   夜深了,我们在村口选择一片平坦的场地,将车停下来,铺一张篷布,以地为床,以天为房,静静的躺下来。夏天就是有这样的好处,到哪里都能歇息。一轮弯弯的月亮挂在天空,星星眨巴眨巴着眼睛,天空被它们装饰得五彩斑斓,不远处好像有一个池塘,能清晰听见青蛙呱呱的鸣叫,我没有心思欣赏乡村夜景,迷迷糊糊一会儿就进入梦乡。忽然间清醒了感觉浑身瘙痒,起来后,才发现什么时候身体上被蚊子亲吻出一道道红色的痕迹,妻子也醒来来驱赶蚊子,一个个蚊子牺牲在我们手里,我们手上沾满了鲜血,蚊子呀你太痴情了,你爱上我们是你的悲哀……   三天后西瓜终于卖完了,一算账赔了一千多,但是却总结出来许多宝贵的经验,回到家里休息一晚后,那天的清晨,又跟着广学叔一起出发了,这次我去的是大力县的黄河滩,黄河滩西瓜便宜,但是路全是坑坑洼洼,崎岖难行,这次广学叔也慎重多了,我们看了七八家西瓜都难达到我们的要求,大汽车装西瓜都是远方的客商,西瓜要求七八成熟就可以了,三轮车必须要熟透了的,因为第二天就要卖,终于我们又看好了一片西瓜,和瓜农谈好了价格,这次我们进行了分工,广学叔在前边在西瓜上用记号笔画个记号,我在后边捡瓜,他爱人和我妻子负责装瓜,这样保证过手每一个都是好瓜,做生意有句俗话:“先买入手,后卖出手。”西瓜装好后,开着三轮车往回赶,眼看就要到大路,前边好像有个泥水凹地带,偏旁是一口老井,广学叔加足了油门,我看到一个车轮都像是飞起来,差点翻车。我在后边胆怯了,越胆小,越容易出事,车开进泥水凹,任凭我怎么向前行,向后倒,车陷在泥水凹里出不来了,最后没有办法了,只好把西瓜全部卸下来,广学叔开车,我们几个站在泥水凹里,背对着车厢鼓足力气像前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车开出来了,我们浑身溅满了泥水,简直就如同一个泥菩萨,装好车我们立即向回赶路。   天公总是不作美,不一会儿天空黑压压一片,乌云眨眼间布满了天空,电闪雷鸣,大雨接着就瓢泼而下,妻子将篷布披在我们身上,但是雨水还是从缝隙中钻进来溅湿了衣裳,模糊了我的视线,浑身如同落汤鸡一样,我不由打了个冷颤……   回家了,天亮了,雨依然下着。换掉潮湿的衣服我躺在自己炕上,难以入睡,卖西瓜天气越炎热西瓜越卖的快,这样雨天,只能呆在家里了,我的心情再一次沉重起来,雨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断断续续下了一个星期,天气才渐渐好转,太阳公公终于露出笑脸。但是我车里的西瓜有一股难闻的刺鼻的味道,有些熟透了的西瓜已经烂掉了,只好挑拣出来扔掉。带着沉重的心情,开着车去城卖瓜,我没有想到雨季过后,西瓜价格大跌,这一次卖瓜再一次赔了几百,我的心在流泪……   我不想再贩瓜了,心灰意冷,还是踏踏实实干点活,我不适合做这样的生意,妻子和母亲不断劝我,别泄气,广学叔也过来劝说:“男子汉,我不一样也赔了,没有点敢于担当的勇气”在大家的鼓励下,我在一次树立起信心,又总结出一条卖瓜的经验,还需要提前观测天气预报。   我们开着车,再一次出发了,我没有想到半路上车抛锚了,只好让广学叔帮我把车拖到修理部,车修好后,赶到大力后,天色也晚了,看来今晚我们又要露宿田野了。忽然听到身边有人喊我的名字,不对呀,陌生的村庄,这有谁还能认识我呢?是不是和我同名,转过身,我呆了,是他,十年前打工认识的一个朋友,那时候没有手机电话,离开的时候我们相互留了地址,后来写有地址的纸片也弄丢了,那时候我想和他可能永远不会再见面,只可能会成为记忆中一个朋友。真没有想到能在这遇到他,放佛如同他乡遇故知,握住他的双手竟然感动的眼泪差点流出来,出门在外有朋友就不一样多了,他把我们迎到他家里,他父母妻子都很热情,给我们做饭吃,那一晚我们自然而然借宿在他家,第二天他父亲又带着我们一起去看瓜,我们顺利的装好了西瓜,我也真正体会到人常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的含义了。   这次,我和妻子卖瓜没再去山西,我选择了古城一个早市,早早起来占了一个好地点,靠近一家小区门口,古人云:天时地利人和,都要占齐全。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心态完全成熟了,我不再紧张了。我摆好了一张桌子,切开一个西瓜,过来问的人,我都让先品尝一小块,断断续续的不断有人来买瓜,车里的瓜在慢慢的减少。什么时候,我的刀法已经熟练起来,过来一个老大爷,买一个要切开带走,我称完西瓜,西瓜放在桌子上,迅速的一刀一刀切开,没有一块落地,老大爷看的瞠目结舌,“小伙子,慢点别把手切了。”什么时候算账我再用小木棍了,过来一对夫妻买瓜,我手脚利索的过完称,几斤几两几元几角我能快速从脑子里算出来,女人让他男人算账,男人思考了好长时间,她嬉笑他男人说:“你看看你,还名牌大学毕业呢?半天帐都算不出来,还不如人家卖瓜的。”什么时候,我懂得怎样去拉拢顾客了,路过一个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孩子哭闹着,我拿出一小片西瓜给了孩子,孩子喜笑颜开不闹了,中年妇女感激地看着我,给孩子说:“谢谢叔叔”,回来时候她顺便买了个西瓜。一位老大娘要买两个西瓜抱不动,我让妻子给她送到她家楼上去,我笨拙的嘴,渐渐的也变得能言善辩,为了卖瓜,大哥大嫂大娘大爷我叫的挺亲热,当初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变化,我更没有想到的是,一会儿人们都拿出编织袋,我一车西瓜,几个小时被哄抢光了。   那几年,每到六月我都和妻子一起贩瓜,那边产地有熟悉的朋友,这边是熟悉的顾客,生意如鱼得水。每每瓜季结束,妻子点着钞票眉开眼笑,那一段时间妻子也显得温柔体贴,我也从卖瓜买瓜中得出许多经验,不论干什么事情,不要担心失败,失败是成功之母,只要坚持不懈的努力都会走向成功走向辉煌。   哈尔滨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青少年癫痫病该如何治疗?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个较权威山东看癫痫最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