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看着成长的奥运明星(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武侠小说

办完事出来,我走在街上。绿油油的行道树上,“喳喳喳”的叫声传来,是一群喜鹊。喜鹊叫,亲戚到。难道今天有亲戚来?正想着,突然斜对面传来一声:“朱叔叔,你好!”循声望去,一个高挑年轻漂亮的女子正朝我微笑呢。

“这不是李季吗?什么时候回来的?长得让我差点认不出来了。”我高兴地与她打招呼。她告诉我,放假,这次回来主要是看看她的爸爸妈妈。聊了一会,她告辞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时光深处的记忆一下子活跃起来。

一九九零年春,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大地一片金黄。我调入曲靖地区体委所属的地区体校工作。这一决定,解决了我与妻子分居两地的局面,同时,成就了我看着邻家女孩的成长,见证了她从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到奥运体育明星这一成长过程的点点滴滴。

来曲靖工作,我住在地区机关幼儿园。我住的这一栋楼房,有一家人,男主人叫李永军,女主人叫侯云,他们有一个女儿,叫李季。小家伙长得细高瘦弱,圆圆的脸蛋,给人的感觉很腼腆。每当她妈妈拉着她的手从幼儿园走出来,见到我,小家伙眯笑眯笑的,张口喊道:“朱叔叔好!”有时,我把她拉过来,刮她鼻子一下,今天在幼儿园听老师的话不?“听!”脆生生的回答不乏怯意。她妈妈说,就是不爱睡午觉。做活动时,玩得太高兴的时候,就会流鼻血,只好滴些冷水在头上,再用冷水洗一洗鼻子,才止住。我说,孩子还是要多活动,多锻炼才行,常流鼻血也许是身体抵抗力差的缘故。

那时我们都很年轻,精力旺盛,都好玩,下班后常聚在一起活动。当时,侯云与我妻子是同事,又住在一栋楼里,每到晚上我们就聚在一起玩扑克。小李季呢,常被她的父母领来我家玩。有一次李季在我家沙发上坐着看米老鼠与唐老鸭,边看边模仿动作,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大人继续玩扑克。突然李季叫了起来。哎呀,小家伙流鼻血了。侯云说,给我一些冷水。我赶忙舀了一瓢水递给她。侯云洒些水在李季的头上,并叫李季捧些冷水洗洗鼻腔。很快,血就止住了。我说,我们体校游泳队的队员,很少会有流鼻血的。要不要去啊,学习游泳,难说经常在水里活动,会治好她流鼻血这一毛病。侯云笑了笑,当时并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

我在体校工作,他们听我讲过体校的学生非常辛苦,非常人能忍受。这些学生冬练三九夏训三伏,基本上没有休息的时间,更没有多少精力学习。很少有人愿意把孩子送到体校。事实也是如此,练成体育人才的毕竟是少数,很多人庸庸碌碌,由于没有多少文化知识,工作都很难找。李季的父母压根就没有这个打算,我也就没有再提此事。

九二年九月的一个下午,曲靖,秋雨绵绵,大街小巷,到处是打伞或穿着雨衣的人们。小学门口,挤满了打伞的家长,仿佛是伞的海洋,看不到人影子。在农业局开车的李永军,见班主任拉着李季走出来,鼻孔里塞满了白色的纸巾。李季又流鼻血了。李永军心疼了。他从车上取下一瓶水,给女儿止住血。这一次,他把女儿抱上车,并未回家,而是直接开车送到市体校,找到游泳教练马志梅,很坚决地把女儿交给马教练。李永军决定的原由很简单,就是想试一试,看能不能通过游泳来治好女儿常流鼻血这个毛病,同时也想通过游泳这样的体育运动锻炼,增强女儿的体质,保证她更好地投入学习,考入理想的中学。

世上的事就这么充满了机缘。李永军没有意料到,我更没有想到,那个细雨纷飞的下午,他这一单纯的选择,十二年后,会让自己的女儿李季成为雅典奥运会游泳项目中女子4×100米自由泳比赛的银牌得主之一,为云南夺得宝贵的一块银牌。这也是云南选手获得的历史上第一枚奥运会游泳奖牌,意义非凡,异常珍贵。当时,闻知这一喜讯,我作为曲靖体校的一名工作者,自然倍感骄傲和自豪,更何况她是我的小邻居,是我看着长大的。李季这一成长过程,个中滋味,其他人是无法体会的。

李季到曲靖体校后,辛苦的日子就开始了,一家人从此走上了与体育的不解之缘。同时李季的母亲侯云心疼流泪的日子也开始了。教练马志梅的训练,是很严格的。我亲眼看到,李季在游泳馆里,一圈,两圈,三圈,十圈……永无休止。水里的她,眼睛里是乞求的目光,多么希望马教练喊一声:“停!”然而,听到的是:“再来!”在旁边看着的侯云,心疼得流出眼泪,为了不影响女儿,她悄然走出游泳馆,在外抹泪。

有一次,我开会回来,在校园检查卫生。一棵树下,侯云在哭。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女儿最近要期末考试,其他的同学都在复习迎考,而自己的女儿却在这儿大强度地训练,忍不住流泪。我说,做家长,有时要狠狠心。以后,你还是让她爸爸来接吧。不然交给教练,住体校,放学后你们送她到游泳馆,其他的交给教练员就行了。李永军与侯云咬了咬牙,同意了。就这样,李季,小小的年纪就离开父母的怀抱,进入封闭的环境,在艰苦的条件下,进行着残酷的训练。对她这样一个小小的女孩来说,每天持久的训练无疑将是一段充满挑战和磨砺的漫长过程。这一家人硬是坚持着,挺了下来。这让我对他们充满了敬佩,从他们身上,我感悟到,艰苦磨砺才能铸就辉煌。

“水感好、身体轻、手掌宽大,头脑灵活、心理素质好,游泳天赋非常高。”游泳教练马志梅对我说。从接收李季的那天开始,马志梅就非常看好这名身体瘦弱的小女孩,也常在我面前夸她,说,朱副校长,你的学生、你的小邻居真的很优秀。当时学校分管训练的领导更是到处夸她。

说来也真有些奇怪,令李永军与侯云颇感意外的奇迹真的发生了。女儿李季在体校参加训练游泳一段时间以后,常流鼻血的怪毛病全然不见了踪影,并且,马志梅还发现,李季逐渐展现出极高的游泳天分。随着训练的日积月累,李季的游泳技术比体校同龄的孩子高出很多,不断在曲靖地区及云南省内的各种青少年比赛中崭露头角,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为家乡曲靖和我们体校获得了荣誉。

一九九七年春季,春城昆明,春风和煦,明媚的阳光铺在这座美丽的城市上,生机盎然。春雨过后,蓝蓝的天,朵朵白云像棉花团似的低空转悠。火红的太阳射出一片晴朗,带来满城的温暖,带给人们满心的舒畅。昆明海埂训练中心像刚洗过似的,清爽,干净。满载着欢乐的一辆大巴车缓缓驶入,车停稳后,身着“云南曲靖”字样运动服的小运动员李季和她的队友们嬉闹着从车上跳了下来。

全省游泳比赛在这儿举行。在这次比赛中,李季的出色表现引起了云南省游泳队教练李雯的注意,也由此改写了李季的人生。

比赛后,李雯专程从昆明来到曲靖,与体育局和体校、教练以及李季的家长商量,她选中了李季,让她去省体工队训练。天赐良机,曲靖体育局和体校领导、教练马志梅听了很高兴,立马同意,向上输送优秀体育苗子正是我们基层体校的任务和成绩。然而,李季的父母不同意。说孩子太小,不忍心她离得太远。再说了,到了省体工队,文化学习几乎打了水漂,万一李季将来出不了游泳成绩,那时又没有文化知识,岂不害了自己的孩子!事实上也是,当时李季正在念小学五年级,年龄还太小,又是一个女孩子,小小的年龄远离父母,把她一个人放到省体校,万一控制不好,练不出来成绩又耽误了她的学业,该如何是好?再说了,李季此时正处在小学升初中的关键阶段,哪个家长不想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一个好的初中学习呢?李永军、侯云始终坚持无论如何要让女儿李季进入初中后才能考虑这件事。看到领导、教练后来也沉默了,家长又不肯,李雯只好失望而返。

后来,省体育局领导下来看训练时提起这件事,李雯教练只是暂时忍痛割爱,内心始终难以牵挂李季,一天比一天更加纠结。对于一个优秀的具有独到眼光的教练员来说,发现一棵苗子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呀。第二年春节过后,学校接到电话,李雯教练下来了,她心里一直装着李季。李雯再次踏进曲靖体校游泳馆和李季家,满心的期待。她举一反三,反复游说,经过一番耐心细致的工作后,真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打消了李季父母的主要顾虑,虽然依依不舍,但还是同意让李季到昆明接受更为专业和全面的游泳训练。

于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李季终于走在从业余训练进入正轨训练的路上。

这一选择,一个奥运体育明星的起步开始了。

后来,我们去看望李季时,李雯教练在游泳馆里,指着水里正在游泳的的女孩李季,笑着对我们说:“水感好、技术佳、头脑聪明,天赋非常好。”李雯也说了一些她身上的不足。她说,“我正盯住李季在身体耐力和力量上的弱点,在研究的基础上,专门写了详细的有针对性的训练计划,对症下药,对她进行耐力训练。吃饭的时候,李雯悄悄对我们说:“我都不敢与李季的家长说。我一直在暗暗加大李季的训练强度,从严训练,总是以更高标准要求来对待这个女孩。嘻嘻嘻,好多日子里,在承受不住的时候,李季也有过情绪,哭过,也期望我能手下留情,但每次我都装作没有瞧见。”

我们听了也心疼,只能笑笑,还能说些什么呢?教练自有教练的考虑,自有一套她制定的、完整的、科学严谨的训练计划,岂容旁人干涉!

把女儿送到省体校后,李永军与侯云也去昆明看过女儿好多次。每一回,侯云也只能以泪抹面,狠狠心走了。这样的镜头,不知重复地上演过多少次!

随着年龄的增长,李季已经出落成为一个大姑娘了,亭亭玉立的个子,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她特别爱玩,爱拍照,爱臭美、爱赶时髦,更有一个令教练李雯担心害怕的坏毛病:爱吃零食。为此,李雯始终盯住她和限制她的零食,怕她长胖,影响成绩。然而,李季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她控制不住自己。看到李季还时不时躲着吃零食,李雯生气了,对她采取了更加严格的零食管制措施。这下李季不得了,说我不让自己长胖的前提下吃点可不可以。“不可以!”教练的回答让李季彻底失望。从此,看到别人吃零食,她只能把口水往肚里咽。她的父母来看她,再也不敢买她喜欢吃的零食了。

这就是李季,可怜的李季,勇敢的李季,既然选择进入省体校,走上体育训练这条路子,就注定有所失去,特别是失去很多同龄女孩子应该享受的权利和快乐。她只能远离和舍弃“爱玩,爱拍照,爱臭美、爱赶时髦”等爱好,其实,这些爱好正是每一个小女孩从娘肚子里带来的天性。李季的母亲侯云有一次对我说,其实,自打李季从进入游泳池的第一天开始,她再也没有享受过同龄女孩应有的玩乐和轻松心情。春夏秋冬,四节轮回,不管风吹雨淋、天寒地冻,还是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李季的生活就如驴推磨一般,转来转去,总也离不开那盘磨。从太阳升起,到太阳落下,走的都是一个固定模式,都是按照枯燥寂寞难耐的三点一线“训练——学习——比赛”这样的机械方式进行。每天除了水里还是水里,一周七天时间里,大强度的专业训练再加上简单的文化学习就占去了六天。星期天是她惟一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不过在这一天,疲乏得要命的李季只想躺在床上睡大觉,可她却不得不起来洗洗自己穿脏了的衣服。所谓的娱乐,她最多也就是和队友们聊聊天、上上网,与家里父母打打电话,她再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参加其他娱乐了。

李季,多少个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国庆节、元旦都是在泳池里度过的。她与家人只能用电话化解思念之情。多少次,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实在太想了,父母就来到她身边。她看看,又折回去训练。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正如我想的一样,艰苦磨砺铸就辉煌的时刻。李季出色的表现,引起了国家游泳队的注意。二零零三年,李季在全国锦标赛上表现出色,获得200米自由泳的第4名,她在同年十一月被选入国家队,当时这个队里有罗雪娟、徐妍玮等众多国家级知名体育明星,李季就有了与这些姐姐们学习交流的机会。

二零零四年初,李季所在的国家队在广州集训时,她训练很刻苦,自觉,甚至一度练到了腰肌劳损的程度。一天晚上,李季拿上手机,偷偷跑出住处,来到室外。二月份的广州,早晚温差很大。李季不停地跺着脚,口里冒着热气。她与家人在通电话。

而此时曲靖的气候暖融融的。李永军、侯云听了电话后,心疼得如针戳,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落下了眼泪。在电话里,李永军心哗地一下软了,对李季说:“女儿呀,实在坚持不下去,你就回来吧。爸爸妈妈只希望你好好的!”可是,令父母刮目相看的事发生了,他们的女儿长大了,懂事了,学会了坚强,忍受。李季在电话里坚定地说:“爸爸妈妈,这种机会四年才有一次呀,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坚持下去。我不会让自己失望的,也不会让你们失望。”

二零零四年希腊雅典奥运会上,喜讯传来,轰动家乡!李季没有让祖国、教练、队友、学校和家人失望。希腊雅典奥运会上,李季原本是被中国游泳队列为女子200米自由泳项目的第一替补。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赛前的状态非常出色,表现喜人,李季在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预赛中出人意料地被中国游泳队安排出场参赛。机会往往是给有准备的人,辉煌的时刻来到了,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年纪轻轻的她毫不怯场,不负重望地游出了较好的成绩,与队友们一道,帮助中国游泳队顺利闯过预赛,接着,又以出色的表现,与队友们一道,通过了半决赛,从而使中国游泳队顺利进入决赛。最终,中国队获得该项目的亚军,李季胸前挂上了银光闪闪的奥运银牌。

此时,李季刚刚十八岁,进入花季般的年龄。

从曲靖滇东红土地里走出来土生土长的运动员李季,圆了自己的奥运梦,圆了自己的体育明星梦,为祖国和家乡母校争得了荣誉,迎来了自己运动员生涯最辉煌的时刻。

二零零四年金秋十月,滇东大地铺满金黄,到处是丰收的景象。在家乡曲靖人民的期盼中,李季怀揣着她的丰收,踏上了回家乡的路子。她的丰收,也是云南人民的丰收,曲靖人民的丰收。特别是对于曲靖体育人来说,那种喜悦之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李季的游泳银牌,填补了云南在这个项目上的历史空白。

李季回到曲靖,乌蒙山红土地上的家乡人民热烈隆重欢迎了李季,用最热情的温暖怀抱拥抱了她,把最真诚的祝福送给了她,把最美丽的鲜花戴在了她身上,并重奖了她。

几年后一次聚会,我与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我给李永军、侯云敬酒,我说:“没有星爹、星妈,哪来的明星女儿?”

坐在我身边的李季“咯咯咯”地笑着说道:“朱叔叔,我当年选择进体校学游泳,可没有想到要做明星噶!”

“是啊,你爸爸妈妈没有想到,我也没有想到!来,朱叔叔敬你一杯,为你无怨无悔的付出,为你爸爸妈妈勇敢的选择,干杯!”

我们一饮而尽。

看着开心笑着的两鬓有些斑白的父母,李季眼角滚出了泪水。

这一刻,我分明从她的泪水里读出:有她泳池十多年来默默训练的艰辛和常人难以想象的付出;有包含着她对父母的感激之情;有倾注着教练多年来辛勤指导的心血和辛酸的汗水;有承载着祖国和家乡人民对她的殷切希望和祝福。

李季,我的小邻居,你是好样的!

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黑龙江癫痫病到哪看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有什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