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第九个住处(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小说纵横

从客厅明亮的窗玻璃望出去,是市中专的操场和教学楼。每天早上,学生们跑操的黎明脚步,于6:30准时叫醒我。拉开窗帘,即可看到一色色身着校服跑动着的少男少女,一二一,一二一。从他们稚嫩的绒毛毕现的脸上,我会想起久违的学生时代。每个周一,准时十点钟,全校大集合。待大家安静下来后,麦克风传出年轻女教师标准的普通话,通报上周学校的各项事宜,大扫除的名次,某项活动的名次,然后是表彰,颁发流动红旗,强调或布置本周工作等。而在集合前,大喇叭会准时播放一首谭晶唱的歌,旋律铿锵优美,只是歌词听不真。时间长了,我才知道那首歌叫“八荣八耻”。

窗前一棵女贞树,绿叶轻轻摩挲着窗棱,发出细细簌簌的声音。树下时而有一、两个少男少女,或坐或站,或窃窃私语,或吃吃发笑。有溜溜的小风从树叶间穿过,在他们乌黑的发梢上抚弄一阵,然后地上就有个纸片动了一下。室外的动和室内的静,构筑出一副“岁月静好、现实安稳”的美好图景。

这是2006年6月,我家从市中医院后面的城中村搬到五原路家属楼后,我感受到的最初印象。老公这时在市区一家银行办公室上班,儿子在市一中上学。我呢,虽在远离市区的县城工作,但星期天、节假日、出公差等,在市里的时间还是蛮多的。这套我们买来的二手房,虽然外表很破旧,但里面三居室布局还是非常合理的,原主人把客厅窗户往下落了十几公分,窗子就显得大而明亮。从此我们在市区真正拥有自己的住房了。那个新鲜与快乐,冲淡了买房过程的奔波艰辛。每次一有空闲时间,我都要走到下边的涧河边去散步,那新修的涧河公园,长满国槐,雪松、绿竹,还有许多花----小时候在外国文学作品里才能看到的----风信子,铃兰、金盏菊、格桑花等,都让我喜出望外。

更大的惊喜是,我不期然就和市中专作了隔墙邻居。而市中专,曾经是让我那么遥不可及的啊。我想起10年前----1996年,有一次我和同事来三门峡参加自学考试。那时我在乡镇工作,我们中午从镇上坐班车,一路摇摇晃晃来到市里时,时间已是晚上七点。我们在黄河东路一带找旅社,一家一家问过去都是满员,最后在宏远市场附近才找到一个小旅社。房间条件很差,楼板踩上去,咯吱咯吱响。我们住在三楼,夜里起来上厕所,要跑到二楼。第二天一早去考试,考场就设在市中专。这天考古代汉语,本来还是我擅长的课程,但等我七拐八拐找到考场时,已经晚了15分钟。和守门人一番好说歹说,我气喘吁吁进入考场开始答题。记得有一道题目是:写出“赏心悦事谁家院”的上句。多么熟悉的句子,我一时竟想不起,直到下课铃响时,我才匆匆忙忙填上“良辰美景奈何天”。这门课最后只得了61分,勉强及格。下课后,我四下打量,牢牢记住了市中专这个名字。我想,我要是住在三门责,不,甚至住在它的郊区,何至于受这么大罪,着这么多急,最后考这么差。但那时我不可能调到这里,也没有什么理由来这里白住,连想都不敢想。谁知十年后,我竟然来到三门峡,并且住到市中专的隔墙。很长时间,我都沉浸在一种如梦似幻的惊喜中,絮絮叨叨给老公和儿子诉说当年的遭遇,如今的感慨。

刚住到五原路时,门前的路还没有铺柏油,周围还是一片荒凉。现在湖滨和谐家苑下面还是废品回收站、越海华府下面还是菜地、水湖窝子,阳光小学的下面还是城中村。我们6月住进,国庆节门前就开始修路,后来10路公交车开通,涧河两岸河堤路也全部打通了,湖滨区政府、区检察院、区法院都相继搬过来。五原西路又建起了阳光小学。接着市医院扩建,市第三小学的建成,这一带彻底繁华起来。

搬到五原路的惊喜,让我的思绪又延伸到1986年,我刚从村里来到县城时的情景。在我们那个小山村,上世纪80年代,村里女孩的最大愿望,就是到县城找一个婆家,过上城里人的日子。女伴们纷纷通过各种途径---或靠如花的颜值,或求人托关系,甚至委屈求全找一个残疾人,实现当上城里人的愿望。我羡慕这些进了城的女伴,但又不能象她们那样委屈自己。于是,时光荏苒,我象枝头那只红柿子,晚秋了还挂在枝头摇摇晃晃。直到五年后,我也来到县城,不是凭嫁,而是靠自己努力有了一份工作。结婚后我们住在老公单位的一间筒子楼里,十几户人家共用一个水管,上厕所要绕过大半个院子。但我是高兴的,因为我也是城里人了。

1992年单位给职工盖了一栋集资楼,我们也分到了一套小三居。房子总价只要1万块。但我们手里只有2000元。于是夫妻俩分工,他回灵宝老家借钱,我回娘家借钱,千儿八百也要,三百二百也要。等到借够钱回到县城,老公的腿都跑成了瘸子。从此我们在县城有了自己的住房。稍事收拾,那年5月,我们第一个搬进新居。水磨石的地面,光滑明亮,两岁的儿子进到房间,高兴得象小狗一样在地上连打两个滚。刚站起来又滑倒,咚,摔了个仰板叉,他竟然没有哭。多年后,儿子在水磨石地板打滚那一幕,就成了我们住进新房温馨生活的佐料,不时拿出来抖一下。

作为一个进城不久的乡下人,一时还有些不习惯。走路不由得弓肩缩背,低头哈腰,小心谨慎,眼含胆怯。直到一年以后,我才能和别人一样坦然,进出单位大门如入无人之境。

这个80平米房子,让我十分满足了。比起在村里时的岁月,真是好太多了。我想,这就是我一辈子的居所了,住在这里我哪儿都不去。不料10年后,老公到市区上班,我们在市区又有了自己的房子。

从小山村到小县城,从小县城再到市区,生命也象家乡小河的涓涓细流,一路流进滔滔洛河,再流进滚滚黄河,再流进入海口。那种开阔和广阔,深度与厚度,在不断的拓展中发扬广大,奔流到海不复回。

2010年,我们在黄河公园的西大门,又拥有了自己的新居。小时候对黄河是多么神往啊,记得小学时学过一篇关于黄河的课文,现在还能记得第一句是“黄河发源于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曲……”但直到20多岁时才第一次见到黄河。上世纪90年代初,三门峡黄河公路大桥建成通车。一天,我来到三门峡,借住在朋友家。第二天一早,我骑上朋友的自行车,骑行十多里去看黄河大桥。那时我更想不到,多年以后我竟住到了黄河岸边,距离黄河大桥不到200米,每天与母亲河朝夕相处,倾听它的一呼一吸,潮起潮落。

每次,我沿着新修的北环路,转个弯,就走到黄河大桥时,都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的感觉。我想,山回路转,人生的每个愿望,都延迟10年后实现了。只不过愿望实现之日,你的渴望已不那么强烈而已。用老公写给我的一句诗来说,就是“当你把桂冠看得不那么重时/桂冠已悄然落到你头上”。

新居位于后川村,这里是三门峡的脊背。刚搬来时,周围还是鸡场、狗场,道路不通,十分荒凉。不久就开始建设黄河湿地公园了,几年以后一系列设施逐步健全。后来又有了9路12路公交车,生活逐渐方便起来。

最喜欢的还是黄河湿地公园,每天早上跑步,从西大门一直到东大门,20多里路程,十分过瘾。穿过公园我的家,这里幽静,宽阔,依山傍水随地形高低起伏而变,有沟,有梁,有洼,有高地。路分三条,最下面一条沿河而转,绕湖而行,花草树木,四季变化。冬天有白天鹅,天暖后大部分天鹅飞走了,留下几只不愿飞走的,悠悠然散步,在湖心岛觅食。各色锻炼的人,跑步的,散步的,扛着小红旗的,扎着马步练功的,皆怡然自乐;一条在半山腰上,登到最高处,可以凭栏远眺,黄河大桥,对岸,远处的中条山,山上的风力发电风叶等。还有一条就是北环路,向东通往火车站,向西通到山西。整个公园通透,悠远,层次分明。

屈指算来,平生已住过9个地方。从小时候的窑洞到后来的土坯房,从单位的筒子楼到县城的楼房,从市区的二手房再到如今的新居,住房水平不断提高。我想,如果不是改革开放,那么我也会象祖母、外祖母、母亲那样,从这个村子嫁到那个村子,一辈子生儿育女,烧锅燎灶。而现在,只要你愿意,想住到哪里都可以实现。我珍惜我的第九个住处,静享人生,品味美好。

哈尔滨的医院哪家能治癫痫病原发性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呢癫痫发作为什么双眼上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