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仲春的雪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9-11 分类:小说纵横

惊蛰刚过,着实暖和了四五天,让人觉得花红柳绿、莺歌燕舞的时节急着就要来了。可是好景不长,寒冬的余威似乎还在胁迫着春天的脚步,二月十六中午突然降温,先前的那份暖意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冒冒失失的与人撞了个满怀,又蹑手蹑脚的缩了回去。顿时让人觉得,料峭春寒意犹未尽,告别这乍暖还寒的天气还有待时日。

天公也跟着作怪:在这暖意欲进、寒气未退之时下起雪来。

雪,先是稀松的飘着几片,渐渐地大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变成了漫天飞屑。它到来的毕竟不是时候,无论怎样,雪总是积不起来,化作了春水一洼又一洼。

雪,还在弥漫。狂躁的充斥在天地间,想把这玉龙飞舞的势头造的更大些。它象是在用自己最后一点虔诚向大地献媚,让春天慢些苏醒,留住属于自己的季节;或许它还想让那些爱雪的痴人颔首驻足,为之弹唱吟哦。然而,无论怎样,一切努力都显得力不从心,大地没有为之动容,更没有人为之停下匆匆的步履。

看着这场春雪,我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境,也许我根本就来不及去想,雪已经落地为水,真是“落也匆匆,没(mo)也匆匆”,滑头极了,让人无法琢磨。难道雪也有自己的“中庸之道”吗?或许它在做“逗你玩”式的调侃。但无论怎样它只能无尽的填入这一洼洼的水中。雪,离开了那寒彻透骨的严冬,雪,还有什么雪的味道?

我爱雪,却仅钟情于冬天的雪。在朔风中亲眼目睹“燕山雪花大如席”的胜景;一觉醒来感受“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意境;待晴日欣赏“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风光,总是心旷神怡。置身在那惟余莽莽的世界里,感觉很纯粹、很清冽、很开阔。雪,还是在属于它自己的季节酣畅淋漓的下一场的好。

记得老舍先生在《济南的冬天》中有过一段对雪的描述:

……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好象日本看护妇。山尖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银川癫痫病治疗最好医院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黑龙江中亚医院招聘影像科主治医师两名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象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

那的确是一番别致的景色:小小的雪,显得袅袅婷婷,恰似小家碧玉。而我觉得,这雪软绵绵的,多少失去了一些它应有的性格。假如说济南的冬雪还有几分秀气可“怜”,那么如今的这场雪让人如何感受呢?只能让人哀了!失去了应有的刚猛与雄健,仅留下了怎样治愈儿童额叶癫痫病那只能短暂留存的“雪”的躯体,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劝天公不要再矫揉造作,无情的让雪去做春天的小丑。还是言归郑州医治癫痫病医院哪里比较正规?正传,赶快来一场毛毛细雨,让它“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吧。

上一篇:九月痴
下一篇:整经筒子架介绍

本文标题:仲春的雪

本文链接:http://zw.azlla.com/xszh/99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