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时光】雪中情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小说作家
无破坏:无 阅读:1939发表时间:2018-01-22 08:52:19    早起,窗外已是一片白亮的光,又下雪了。其实,夜半时窗外那细细碎碎的声音已经惊醒了我,寒冬越发近了。微笑着站在落地窗前向外望去,天空虽然灰蒙蒙,那一片素洁,纵使清寒,依然明亮了我的眼。我期待的明净,如约而至。与雪的邂逅,太过平常。心底欣喜,喜欢那亮眼的洁白,仿佛回到最初的童真时代。喜欢这纯净中的一份淡然。雪花跟大地在互诉衷肠,悄悄然的,便洒落一地幽情。这样的时刻,往往会忘记阳光,只想着那雪会停留得久一些。   经常奔忙在大都市的人,缺少的就是如何静下心来去品味一份雅淡。这个清晨,放纵一下自己,什么都不做,只为赏雪。将身体滤空后,再装入这一片纯白,便再无污秽。雪的纯粹,雪的宁静,渗透了我的思想和血液,繁杂的红尘在渐渐遁迹,任雪花,扑簌簌地清洗我的灵魂。   远远看到一对情侣携手在雪中浪漫共行的身影,我也有了去踏雪的欲望。想起网络上的一句话:下雪的时候,一定要约自己爱的人出去走走,因为走着走着,两个人就白头了……这样的时刻,在雪地里浅浅地走,就会印出深深的痕印。远方,是一个无解的方程,生命始终以自己的方式绽放。回望这些年走过的日子,无论风霜雨雪,或是顺流或是逆境,我与夫君的手一直不曾松开过。我们的脚印相叠,虽也绕绕弯弯,但终是走出了一条阔深的道路来。   心里正念着他,夫君从娘那边回来。见我站在窗前看着飘雪愣神的样,嘴角牵起一丝笑意,柔声地说:“走吧,陪你看雪去。前一阵娘住院,真是辛苦你了,好久没有陪你出去走走了。”   “嗯!”我轻声应合。将头靠在他的肩上,无需说话,他已然领悟。为他披上大衣,将手伸进他的臂弯,迈着松快的步子出门了。   生活不可能每天都如此轻松愉悦,但这个清晨,我会好好享受这静美时光。是的,前段时间娘住院,忙前跑后的,每晚守夜时也不敢松懈,每一根神经随时都警醒着。那十来天里,我如同在打一场艰难的战役。娘出院那天,天空也是飘着雪,踏出医院大门时,一阵凛风吹来,只觉得透骨的冷,推着轮椅脚下有些打滑,加之精神倦怠,几乎瘫软在地。此时,因了心境的转换,这雪便有了飘逸的美感。   我们缓慢地走着,思绪随雪花飘飞,落到了那个古老的四合院里,挂在了那棵老榆树上。想那时,树上三两个乌灰的鸟窝挂于枝条上,这样的季节里,冬鸟依然清脆地鸣唱,时不时会在雪河南治疗癫痫病到哪家医院比较好地上扑腾跳跃,雪地里就有了几行清淅的小脚印。那时节,我会和兄弟们一起堆雪人、爬犁,还在家门口的空地上旋转陀螺。就那样转着转着,我渐渐长大了。九岁那年的冬天,我染上了猩红热,不得不停学在家休养。当时父亲已经被下放到农村,听说我得了重疾,急忙请假回来照顾我。为了不传染给哥哥和小弟,父亲将我抱进他和母亲的小套房中。在父母的精心照顾下,我的病症有了好转。   因为不能出门,我就爬在窗台上看外面的雪景。我看到二哥哥在下过雪的院落里给我堆雪人,看到院里孩子们在冰滩上打陀螺,还听到那棵老榆树上的鸟叫声。遇到晴好的日子,父亲就帮我穿戴齐整,将我放在他宽大的肩头上,带我出去晒太阳。   那一年的冬天,大雪一场接一场下个不停,天气冷得厉害,家里的冬碳快烧完了,刚满12岁的二哥哥第一次跟随父亲去水溪沟煤矿上拉冬碳。临行之前,母亲给他们准备了厚厚的棉衣、毡筒靴和皮帽子,天未亮,他们就赶着小汉中市有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吗毛驴车出门哈尔滨哪里的医院能治好癫痫了。十多公里的路,天黑就能赶回来,不曾想,那天的雪都出来赶集一样,把上矿区的路给封堵了。那一夜,父亲没能赶回来。母亲整夜未眠,不时地将炉灶添上一把木柴,一锅的生姜水凉了热,热了凉。桌上那盏小油灯一直亮着,直到天光渗进屋内。第二天下午,父亲与二哥拉着碳回来了。至今我仍记得,父亲将脖子上的围巾扯成两截,围在二哥的一双脚上。而父亲的双耳、双手,已冻得乌青。   就是那样寒冷的冬日,在一次次飞雪后的早晨,冬鸟清脆的叫声,孵出一簇簇燃烧的炉火,在我们的心头闪闪发亮,继而温暖了童年整个冬天。   对面传来孩子们奔跑时的嬉戏声,那些过往被倏然打断。心头涌起阵阵温热,眼里翻转着咸咸的泪水。旧时空里的人渐已走远,我还在继续前行,将雪地里的脚印延展到未可知的远方。只想这千万树雪花,在蕴积能量,能怒放出绚烂的春花来。   雪,下得更加尽兴,好像一床白色的羊毛毯。希望它无限延伸,我们便可以用脚印一生去织缀。   夜里,翻出前两年所作的初雪散文诗准备发到朋友圈,却发现,竟然已署上了别人的名字。这个世界居然还有如此蠢笨之人,痴心妄想活在别人的故事里,可笑!偷,可以。但是窃不走我雪地里的故事和情怀!偷了我的文字,无妨,那个讲故事的人始终是我。我的身影,我对逝去亲人的眷恋,拿得走吗?到底,我宽恕了那窃贼,雪入我心,白净明亮。在他的名字下,却是乌黑一片。我心,纯然如雪,我对雪的痴恋,我对雪的倾诉,只属于我!   又是一个清晨,雪停了,太阳露出了久违的笑脸。楼台前的水泥地面,积雪已经化成道道水痕。以另一种方式告诉我,她曾经来过。依然醒目!树荫下的墙脚边,没有被雪覆盖的草儿们又探出了脑袋,没多会儿,院子里便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雀声。   雪来过,又走了,一首诗篇有了新的韵脚。雪,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没有寒意,唯余温暖。我以指尖触摸着冬的心弦,听到她如一股清泉般汩汩地流淌,继而一曲雪中情在心中奔涌…… 共 208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成年的癫痫药物治疗要注意哪些呢-->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