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春秋】一个紧张的早晨(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悬疑推理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不好,迟到了。看了一下电子手表,已是七点钟。我迅速穿上衣服,提起书包拔开门闩拉开后门向老屋跑去,

冬天的早晨,外面冷飕飕的。

灶屋的门是虚掩的,我轻轻推开门,发出吱呀、丁当的声音。母亲睡在里屋的床上,语气平和地说:“儿啊,昨晚有剩饭,吊在饭箩里,你自己烧着吃,不早了!”也许是早晨的寒冷,也许是母亲的话语,也许是七点钟,我瞬间兴奋了起来,紧张了起来,没有了一丝熬夜的疲倦。

我拿起一个草筐(加工好的,利于塞进灶膛的草把子)点着塞入灶笼里,回到灶上用水瓢舀一些水倒入外锅里洗一下。待锅没干的空档,我快速地刷完牙,洗了把热水脸——洗脸水也没来得及倒。我把剩饭倒入锅中,又到灶下添了一个草筐。锅中的热气上来了,我用锅铲快速地翻炒着,因热气不足,最后只好不停地搨(用力拖压)着,让饭和锅铁充分接触。白白的饭粒变得焦黄粉碎,还带着些薄薄的细细的锅巴。今天是我第一次自己烧早饭,洗锅,添柴,翻炒,我的动作似乎带着母亲的影子。饭如墨,锅如纸,锅铲如笔,我与锅灶交流起来,共同完成一道完美的答卷。

不到两分钟后,我用碗盛起锅中的饭,快速地吃起来。没有放一滴油,没有吃一口菜,觉得香香的,好吃得很,只听得筷子触击瓷碗的声音。其实饭在嘴里没有什么咀嚼就进入喉咙下了肚,最后把剩余的炒饭全部包进嘴里,嘴巴撑得不能动弹。我一边用力咀嚼一边把脚踩在门槛上系好鞋带,拎着书包,冲出灶屋门。小跑着,咀嚼着,扣着剩下的两粒上衣纽扣,把书包提上肩。一看手表,刚好七点十分。

来到水库埂上,太阳从东边山上露出了半边脸,看着西边的山峦。

我没有时间听太阳的催促,一路奔跑。肚子开始有点隐隐作痛,稍慢一会儿又加快了脚步。两旁的翠竹,来不及倾听雀鸣泉响,为我开道。翻过岭头,跑着跑着,路渐渐平坦些,我似乎忘了原来的紧张,放慢了步子,拿出《初中英语词汇》背起单词来。八里的山路,只有我一个人。我着急,又有一丝安慰,令我安慰的是没有路人或同学说我睡懒觉。

终于到了学校,操场上、走廊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只听到几间教室里转出读书声:狗——头——猫——脸……山不在高——有……阳光照在学校后门口的过道和台阶上,照在我的身上,暖融融的,感觉自己站在舞台上,灯光聚然亮起,发现自己扣错了一粒扣子,下面观众一齐投来嘲笑的目光。

回想起来,这是我上学期间第一次烧早饭——给自己吃,也是最后一次。三十二年前的这次上学经历,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脑海里不仅记住了“统筹”这个词语,还难以挥去母亲那声平和的话语。

2019年10月26日星期六

癫痫发作全身强直会有危险吗昆明专科癫痫治疗医院重庆治疗癫痫费用是多少?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